香港土改:打土豪分農地(劉細良)

更新時間 (HKT): 2021.03.15 02:00

人大通過中央直接控制香港的新政治體制,突出黨的全面管治權,是改變九七後「管治者同盟」這間接管治方式,表面看是清剿「唔聽話」的反對派,但實際上同時將公務員、商界及建制派的角色貶抑,由中共直接管治香港。張曉明表示,香港主要政治問題並非民主化與否,而是涉及「奪權與反奪權、顛覆與反顛覆、滲透與反滲透」的較量,中央沒有退讓的餘地。究竟這個所謂奪權陰謀,屬真屬假?現在塵埃落定,清楚看到的是中共借戴耀廷空想的攬炒十部曲變成「顏色革命、奪權陰謀」,以此實現中共的真奪權行動。如今奪權行動展現了,大家如果認為只是打擊攬炒派、本土派及港獨勢力,實在低估了中共的全盤計劃。

當大家議論紛紛之際, 廉署「芒草」行動拘捕涉及套丁24人,包括十八鄉鄉事委員會主席程振明、「村屋大王」王光榮父子,指他們懷疑貪污詐騙,事件觸動鄉事龐大套丁利益網絡,若果追查下去牽連甚廣,恐怕人人自危,鄉事勢力至今仍不願對事件置評。

弱化商界 直接治港

中共在政治上如此大動作,當然不會只是為了對付反對派,因為用國安法及宣誓DQ已經足夠,如此費勁去全面收回管治權,尤其是在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的全面改動,目標是令香港商界不能再扮演關鍵少數造王角色,後着部署便是「香港土改」。北京全方位出擊狂攻之後,需要鞏固陣地,首先是如何令香港人主動接受北京直接管治模式?當中必定要處理香港深層次矛盾,解決近十多年政治矛盾的社會基礎,那就是歷董建華、梁振英均無功而還的「香港土改」。今天大家聚焦人大政改草案,其實在兩會期間國務院副總理韓正曾參加港區全國人大小組會議,他下達的指令是要着力解決香港的房屋問題,「即使難度很大,但總要有解決開始的時候」。他明確表示中央承諾處理香港貧富懸殊問題及房屋問題。

我沒有水晶球,但只要思考過去曾出現過的建議,因「地產黨」及「AO黨」反對而無疾而終的那些議程,便會見香港土改政策端倪。

一、宣佈不再容許私人發展商囤積的農地轉屋地申請,並引用《收回土地條例》將地產商手上之農地,由政府以「農地市價」作估值收回,徵用作興建公營房屋,AO黨一直指地產商會用司法覆核方式拖延,所以不是「政策選項」,如今中央雷霆壓頂,《人民日報》早前亦已警告過:「為公共利益計,為解決民生計,地產商是時候釋放最大善意,而不應只打自己算盤、囤積居奇、賺盡最後一個銅板,甚麼才是對香港未來負責?」

二、套丁案其實涉及新界丁屋政策,鄉紳及地產黨利益勾結集團,2012年當時出任發展局局長林鄭月娥曾提出,「丁權無限,土地有限」,新界原居民不能永享丁權,構思要在2029年為丁屋「截龍」。今天對付套丁鄉紳,是為取消丁屋政策開路。

三、重推一手樓空置稅:兩年前政府提出立法會《2019年差餉(修訂)條例草案》,向發展商囤積的一手樓徵收空置稅,最後委員會拖到條bill死咗,之後林鄭亦唔再提交,因為怕了地產黨。如今選委會中央鐵票大增,未來特首不用再買地產商怕了。

四、囤地稅:土改最後一招,設立土地囤積稅,若發展商購入土地超出一定時間不開發,政府可徵以重稅。

劉細良

時事評論員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