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論:誠信蕩然 愛國者搞壞香港(古立)

更新時間 (HKT): 2021.03.17 02:00

《經濟學人》雜誌新近議論中央銀行功能,指出基本職責乃在穩定物價、促進經濟、鞏固滙價、推動平權環保,而其成效取決於誠信——行事運作須透明而獨立自主(Credibility depends, however, on the perception that central banks can indeed act independently)。履新年餘的金管局總裁余偉文提供了個反面教材,令人質疑金管局尚能獨立自主否?

經濟自由與否 語言偽術難掩

余偉文揚言北京頒下國安法後,經他作過近70場分享,令一萬五千名國際金融界人士相信「香港司法系統及普通法法制並無改變,司法獨立繼續維持。」國際金融才俊果是對國安法的顧慮全消抑或余偉文只是下巴輕輕?雖有七名人士打科興疫苗後離世,他向記者爆料:「早前拉姐夫衫尾去打科興疫苗,至今仍然相當健康」,而臉有得色,好一副愛國者模樣。

終審庭可不見得像余偉文那般對國安法信心滿滿。五位大法官審理過黎智英的保釋申請,其判詞指出,國安法乃中央為香港「親自立法」,故此終審庭「缺乏司法管轄權」。司法獨立是否「繼續維持」,無需多說。判詞又指出,雖猶未定罪,法官須憑其自由心證而非事實舉證確定嫌疑人「不會繼續實施危害國家安全行為」,否則不許保釋。普通法下疑點歸於被告的無罪推定是以一筆勾銷。司法系統及普通法法制是否有變,不辯自明。掹衫尾打科興的余偉文下巴輕、誠信破產,無關宏旨,責在維繫港元聯繫滙率的金管局的運作能否獨立自主可事關每一個香港人的荷包。

金管局尚能獨立自主否?中國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沒有給大家留下多少想像空間。他斬釘截鐵指出:內地銀行業和保險業系統都不會執行美國的法律法規;美國的制裁對香港的金融機構,包括中資和外資機構,並無約束力。即使余偉文轄下的金融機構尚迫使林鄭現鈔支薪、褫奪警務處長鄧炳強的信用卡,然而郭主席金口已開,拿香港的金融機構跟大陸的一般地看待,一眾被美國制裁的高官看來解困可期。

香港與大陸混為一體非但沒有如余偉文所言消除國際金融才俊對國安法的顧慮,四分一個世紀持續推許香港為舉世首屈一指的自由經濟體後,美國的傳統基金依郭樹清主席的指示,列香港為大陸的一部份,排名跌落第107位。陳茂波以傳統基金此舉反映其政治偏見,去信《華爾街日報》加以駁斥,稱香港的金融、貿易、營商環境依然自由,而公共財政穩健;優勢猶在,降格無理。《華爾街日報》回應指出,滙豐、渣甸、太古一一依隨大陸機構表態撐國安法,國泰且審查員工的面書帖文;經濟自由與否,豈是陳茂波玩弄語言偽術所能掩飾得來?

專家推薦科興 疑為政治正確

誠信破產當然又不止於余偉文、陳茂波此兩名財金高官。哪怕世衞猶未放行,此可無礙十二位專家組成的委員會推薦香港人接種科興疫苗,認為打好過唔打,從港大到中大的醫學專家教授——包括委員會成員——可紛紛捨科興而接種輝瑞的復必泰。專家們受的是標榜「以事實為本」(evidence-based medicine)的西方醫學訓練。打科興的人接連身故,未有解剖結果,專家卻眾口一詞,七人的死因完全與疫苗無關。聽其言而觀其行,能不令人懷疑,這些專家們不都像余偉文、陳茂波那樣為了政治正確而推薦科興?

從金融技術官僚到醫學專家一一誠信泯滅,究其根本,政治先行有以致之。此又事有必至:北大人三申五令,只許愛國者治港。常言有道,愛是盲目的;也就是不顧事實的。那麼余偉文、陳茂波又怎能承認國安法破壞法制以至金融體制、專家們又怎能質疑國產疫苗的成效?社會上下不顧事實而盲目愛國,人人假大空,誠信蕩然,香港固然自由開放不再,更不可能多元繁榮發展。朱鎔基一語成讖,香港是給愛國者搞壞了的。

古立

周一至周六刊出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