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一張齊整合照

更新時間 (HKT): 2021.03.18 02:00
戴耀廷

【送暖高牆】牆內被囚手足為香港付出沉重代價;牆外的讀者來信,愧疚未能分擔他們經歷的艱苦,惟願與手足同心同行,齊上齊落;亦有讀者來信,分享跟47子過去相遇和合作的點滴,感謝對方為社區帶來生氣,希望早日如常再服務社區,並藉書信彼此互撐,讓永不氣餒、永不言敗不只是口號,更是熱愛香港的同路人之共同見證;也有區議員來信,期盼牆內的同事重獲自由後,可拍一張久違的合照。

(讀者電郵請發送到letterstoprison@appledaily.com,或來函將軍澳工業邨駿盈街8號《蘋果日報》編輯部)

望你憑信仰挺過艱苦

戴教授:

你好!

感謝你的付出,感受你需面對的一切艱苦卻未能分擔,只能為你和你家人祈禱,希望你盡量保重身體,憑着信仰能夠挺過這段日子。

Ada See

縱歷低潮,初心不變

手足們:

在這場運動裏,我們經歷了無數低潮,如今你我雖相隔,初心卻不變。

是的,世界並沒有因此變得美好,但我確信,看過人間的美好與灰暗後,我們的心已被眼淚潤澤了。

我們是美好的:)

想念你們的木子

感激你為「圍城」帶來生氣

親愛的K:

雖然我不是嘉湖的街坊,也不是住在天水圍的居民,但一直有留意你們幾位議員的社區工作。還記得以往多由不務正業的人士佔多數的議會,基本上就是每年搞搞嘉年華,大時大節辦幾場歌舞表演,還「附送」一些四不像的燈飾,細看資料,原來動輒也就數百萬,而那些都是我們辛苦工作繳納的稅款一部份。

卻說天水圍在多年前給人的感覺,就是個「圍城」,尤其當大量公共屋邨相繼落成後,也有點讓人透不過氣來,社區設施、交通等配套亦缺乏。過往在天水圍會迷路的我,也多虧了智能手機的發明,才避免了「蕩失路」的尷尬。

我還記得因工作緣故,要去一個名為「天秀墟」的地方,說來真是迂迴曲折,當時交通仍未有那麼方便,而且「天秀墟」真的位處邊陲,實在不好找,甫到現場時,更「大開眼界」,當中可謂要甚麼、沒甚麼,真是不知哪位天才說要來取代天水圍河邊的「天光墟」,更有檔主跟我分享,不知道政府為何要邀請他們「入局」,真是一肚氣。

儘管如此,其實天水圍也有很多值得人發掘的地方。例如佔地廣闊的天水圍公園、連接多個屋邨的河畔長跑徑、新北江商場美食等等,我相信也深得街坊們的喜愛。特別是濕地公園,畢竟香港能讓人棲息的地方已是買少見少,更遑論是候鳥們。有一次,也是乘工作之便,帶了一班小朋友參觀濕地公園,其實我和他們一樣興奮,因為當時我也是第一次到此一遊。接觸大自然讓人感覺舒適,而且能夠近距離觀看不同種類的候鳥,實在非常難得。

上述都是一些我從小到大,對天水圍的印象。話說回來,想寫信給你打氣的原因,除了很欣賞你們幾位年輕人為天水圍區帶來的生氣外,也是因為「我地有筆」專頁分享你在成為議員前的事迹。年僅廿五的你,原來曾已是業主、老闆,只因世道如此,決定投身社區,改善街坊們多年以來求助無門的苦況,除了敬佩,更是感謝。要放棄辛苦經營回來的事業,殊不簡單,而且家庭的負擔也不足為外人道,若不是非一般的能耐和堅持,相信也難以繼續下去。

其實最想說的不是加油,而是街坊們對你們幾個年輕人為社區帶來的不同,是有目共睹,他們也衷心期望你能早日可以如常服務社區。

支持者K上

撐落去,煲底見

致47人:

撐你呀!

雖然好攰,但我會撐落去㗎,

希望你都可以撐落去。煲底見呀!!!

Thanks

Gary TANG

不畏暴政,一齊前行

致200名在囚手足:

時窮節乃見,一一垂丹青,各位手足為香港不惜犧牲付出個人沉重代價,港人已親眼目睹會銘記心中,雖未到驚天地泣鬼神,但在國際上已受到極大關注。

各位手足,港人與你們同心齊上齊落維護香港,永不畏艱、永不畏難、永不氣餒、永不言敗與不畏暴政一齊勇往向前行。願天庇佑各位身心康泰!願榮光重歸香港!

熱愛香港同路人

Daniel Lau

我哋三個同齡當選

Ben:

記唔記得我同你及區諾軒,同期出道,同期當選,甚至係同年齡當選?

記得有一日,你笑住同我講:「我哋三個仲未影過一張合照喎!」我笑咗一笑,然後就走咗,唔係因為我「寸」或者「高傲」,而係本身我就係有性格障礙,我就係驚同其他人混熟、永遠會對「同行」充滿戒心,假面具總係掛喺臉上。但阿Ben你永遠對我伸出善意嘅手,約我下午茶;搬去馬鞍山後又探訪我辦事處,想多個朋友,我係知道嘅。

近日睇親47人案嘅新聞,我同辦事處同事好多時都會忍唔住喊,入面有好多我哋嘅朋友;Ben,我哋之後一定要好好坐低,仲要影一張咁多年嚟都影唔到嘅合照,除此之外,承諾終生請你哋食下午茶,因為身為香港人嘅我,是欠你哋嘅。

沙田區議員麥仔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