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吳被控坐地拒捕 辯方揭警口供最初稱「踎」質疑有人提醒改說法

更新時間 (HKT): 2021.03.19 15:00

前年6.12在金鐘腹部中彈的退休漢「老吳」吳應武,被指去年1月在旺角坐在行人路上不願離開,而被警員以非法集結罪名拘捕,及後指他放軟全身拒捕。老吳被控抗拒警務人員罪一案續審,辯方指警員錄第三份口供才稱被告「坐」在地上而非「踎」,質疑有人提醒警員修改說法,警員否認,解釋「可能事隔一段時間記憶模糊咗」。

警員22266梁國華(譯音)繼續接受辯方大律師潘熙盤問。梁同意,當時第一眼見到被告,被告正坐優之良品的門口,兩人相距半米,至於被告當時的表情、狀態已不記得,當時沒有為意被告是打開眼或是合上眼,被告亦沒有解釋在現場的原因。梁又稱一名中年女士坐在被告隔離,「當時好似係想叫被告一齊離開」,辯方稱「嗱嗱嗱,你唔好估呀,講你知嘅嘢就得。」梁承認聽不到該女士的說話。

辯方問,是否同意當時被告是半攤在地下,梁肯定地回應:「佢係坐喺哋下。」辯方指,為何在他的記事冊及首份證人供詞,均指被告「踎」在地下?梁稱「可能字眼上用錯咗,佢係坐喺地下」。辯方稱「坐」是梁第三份口供的講法,梁否認是有人提醒他叫他改成「坐」,解釋是「可能事隔一段時間記憶模糊咗」,惟仍堅持被告當時是「坐喺度」。

辯方指出,當梁見到兩人時,其實警察防線已越過兩人,其他同事並沒有處理兩人。梁回應稱:「同事可能專注喺防線上面」,辯方立即回應:「欸欸欸,你唔好講『可能』,事實就係冇處理到佢哋,你唔好估個原因。」

梁稱,在第三次警告後兩分鐘,就決定拘捕被告,並同意是因為被告「冇反應、又唔睬人」,故決定拘捕,而拘捕是他一人的決定 ,並沒有徵詢在場上司的意見。梁同意,拘捕當時沒有警誡,但他否認此做法不妥,因當時有上司訓示,「當一個公眾活動有拘捕行動,毋須由拘捕人士作出警誡,係交由之後嘅刑偵同事處理。」

辯方:非法集結需3人或以上 案發時僅被告1人坐地

辯方大狀向警員讀出《公安條例》 第18條所訂定之非法集結罪的條件,指罪行元素需要三個人結集在一起破壞社會安寧,但當時只得兩個人坐在地上,警告後更是只餘被告一人,而被告坐在地上並無做任何動作、無講任何說話,「唔係事後孔明,唔係話你惡意針對被告,但諗返你其實冇足夠理據拉佢㗎喎。」梁回應稱,因上司曾對上述範圍發出關於非法集結的警告,故有理由相信被告涉及其中,「所以拘捕咗佢先。」

而向被告上手扣一事,辯方亦列印出警方網頁中使用手銬的指引並讀出內容。梁稱,當時上手扣是為了防止被告逃走,「當時睇落仲有逃跑嘅能力」,並揚言在警隊中所有訓練都是反手鎖上手扣,「我無見過其他鎖法,唔可以鎖係前面。」辯方向警員指出,當時情況落手扣沒有必要;即使決定上手扣,亦不一定反手上扣,雙手放前面上鎖亦可以。梁均不同意。

被告趴地遭警盾壓及腳踢 慘叫兼表情痛苦

辯方亦就被告傷勢盤問,指被告被捕後在警署拘留室拍的相片,顯示他右邊面有損傷。梁稱案發時並無留意他面上是否已有傷勢。辯方再播放案件片段,顯示有警員向記者「180度咁噴緊胡椒噴霧」,傳媒攝影機材沾滿胡椒噴霧的同時,鏡頭拍下警員用盾壓住趴在地上的被告、並有警員用力踢被告一下,片段傳來「呀呀呀」的慘叫聲;其後有人㩒住被告雙腳,該警員一度跪在被告大腿位置,當時已經「頭貼地」的被告被多名警員秤起、跪在地上後,雙眼閉目。辯方指:「我估你唔會反對我咁形容呢個畫面,被告表情痛楚。」梁稱不反對此說法。

辯方指出,梁沒有在任何階段以抗拒警員罪名拘捕被告、亦沒有向任何同袍講過被告有抗拒警員。梁並不知道被告是否因身體不適而逗留在現場,而被告是否因為無力而沒有伸手出來,會否因被㩒感痛苦而踢腳,被抬上車放軟身體,是無力、痛楚或故意,警員統統不知道。梁均同意。

被告吳應武(59歲)否認去年1月19日在旺角「潮流特區」外抗拒警員22266。案件由裁判官劉淑嫻審理。辯方庭上透露,被告早前曾患骨癌及羊癇症;前年則患肺癌及哮喘,需定時服用多種藥物,或需較長時間休息。審訊繼續。

【案件編號:WKCC2375/20】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