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紳成政改後第一個Condom(潘小濤)

更新時間 (HKT): 2021.03.19 02:00

全國人大「完善」香港選舉制度後,意味着北京已可完全直接控制香港。兩名中共御用學者暗批香港建制派,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田飛龍指建制派為「忠誠的廢物」,香港中文大學(深圳)人文社科代行院長鄭永年則指香港缺少「有能力的愛國者」,現時有「假忠誠」的愛國者。沒有利用價值的廢物必被拋棄,新界鄉紳似乎察覺自己已被Condom(用完即棄)!

鄉議局主席劉業強周三在鄉議局例會後表示,鄉議局成員關注改組選委會五大組別的建議中未有提及鄉議局代表,但稱他們堅決支持人大決定,「希望在國家安排下,我哋喺任何一個位置都會貢獻國家,支持香港的發展」。目前選委會1,200席中,鄉議會在第四界別有26席,改組後的選委會五大界別則沒列明鄉議會所佔議席。

每年大年初二皆到車公廟為香港求籤的劉業強,不知有否為自己及新界鄉紳求籤了,而無論如何都應有心理準備隨時要為國家作出更大犧牲,原有的特權(在選委會還是立法會的當然議席)或會被收回,日後國家若有需要,他們手上的丁權有可能作廢,農地也可能被徵收。

分管香港事務的國務院副總理韓正,本月初在兩會期間分別接見港區全國政協委員及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時,兩度提及香港房屋問題,認為香港根深柢固的房屋問題至今「沒有解決辦法也無法形成共識」,但必須着手徹底解決。如何解決?無非就是增加土地供應,但填海的遠水不能救近火,最快捷最讓人看到政府正着手解決問題的就是收回新界農地及丁地。只要鄉紳乖乖交出土地(收購價如何是另一回事),何愁不能增加土地供應?北京會這麼做嗎?以前或不會,但今時今日的可能性大大提高,這從強推香港政改可見一斑。

北京強推香港政改,目的是從制度上完全控制香港,而受影響最大的並非市民,而是商界、左派政團、鄉議局等原制度既得利益者。香港本來只得區議會有直選,立法會則半數議席直選產生,而行政、司法等建制鮮有民意代表。可以說,收走港人投票權只是令市民對政策的影響力由極低降至極極低,並沒實質影響(當然,這是對港人政治權利的剝奪,甚至是全面走向直選的幻滅),但對建制派則是致命打擊。

以前北京透過聽話及馴服的建制派作中間人,間接掌握香港,其好處就是名義上仍實行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令港人及國際社會相信這裏馬照跑、舞照跳,壞處就是中間人多是無能及貪婪之輩,北京的旨意未必能完全落實,有時甚至被建制派曲解去保護及竊取利益,北京只能啞巴吃黃連。

直接管治不須廢物中間人

為免過度依賴那些「忠誠的廢物」,北京以前在確保行政長官是自己友後,也跟隨既定遊戲規則爭逐香港民意。因此,以前西環會直接控制某些政黨及社團,並派出契仔契女參選,但前年反送中特別是區議會選舉後,中共明白到港人的價值觀跟他們南轅北轍,於是放棄爭取香港民心,決心自行改變遊戲規則,一切以我為尊強行改變香港制度,以方便他們直接控制香港。這就是香港被政改的根本原因。香港政制被動大手術後,香港民意固然被摒除於行政立法等機構,但原本那些在體制內甚具影響力及話語權的商界及建制組織,也會被禮貌地「攆走」!

以前北京要爭取香港人心,還會被迫自我克制不直接管治香港,才需假手於中間人、代理人,一大批「買辦」政治人物應運而起。由於利益龐大,入行門檻極低(只需講幾句肉麻說話表忠,狠批泛民及香港人反中亂港就可上位),其人數迅速增長,但也良莠不齊,「忠誠的廢物」日漸增多!當北京直接及完全控制香港後,還需中間人嗎?發展商自己直接賣樓了,還需地產代理?原本用來籠絡建制派的着數利益,改為養活自己的黨員幹部和國企,不是更好嗎?!鄉紳先被Condom,只是第一個,接着必定陸續有來。

諷刺的是,明知新制度將成自己的政治墳墓,建制派還要為它大力鼓掌、全力支持!為自己掘墓蓋棺仍興高采烈,史上最偉大神奇之事,不愧是「忠誠的廢物」!

潘小濤

資深傳媒人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