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專題:6,000元出租送外賣賬戶 榨取七成工資 
黑工集團操控難民戶戶送

更新時間 (HKT): 2021.03.19 02:00

疫情持續,「叫外賣」成為港人日常,同時造就大批「步兵」、「車手」外送員湧現,惟近日有黑工集團殺入外賣平台「戶戶送」(Deliveroo),有外送員的賬戶被炒高至6,000元出租予「無證難民」,在黑工加入下,本地外賣員收入暴減,黑工集團更安排「駁腳姐」協助難民把外賣送上樓到客人住所,十分周到,但面對層層剝削,黑工有近七成收入遭集團侵蝕。有黑工外送員剖白:「因貧窮才會冒險送外賣賺錢!」

記者:黃麗英 江子堯 盧藹雯

戶戶送外賣生意興旺,送餐專員今年初增至7,000人,不但失業大軍加入,黑工集團亦分一杯羹。本報發現,有黑工集團招攬大批持「行街紙」的難民做外送員,記者連日追蹤,發現灣仔區有不少戶戶送外籍外送員是踩單車送餐,在晚巿黃金時段,每小時至少20人密密送。記者接觸到一名由印度來港五年的難民外賣員,只持有「行街紙」的他稱住在港島,因沒身份證無法找正職,解釋因貧窮才違法送外賣賺錢。

包劏房床位 須日做12小時

另一名印度難民外送員Inder稱,兩年前以月租4,000元向「判頭」租用電單車外送員賬戶,早期以單車送外賣,後來單車被偷轉做步兵,日做12小時,每日最多送30張單,月入高達30,000多元,但其實黑工要向幕後操控的黑工集團支付包括租賬戶、「駁腳姐」等費用,加上租金等開支,只剩三分一工資落袋。他說租住的床位劏房,一屋四人都是外送員。

這批難民黑工外送員主要聚集廈門街、盧押道及莊士敦道一帶,多以單車開工。據知,黑工集團亦分多個「山頭」,有「判頭」先收集戶戶送外送員賬戶再招攬難民;亦有判頭會落場送外賣,順道帶新人入行,據知部份判頭還為難民租劏房床位,其中一名巴基斯坦裔判頭手下有10多名難民送餐,每日中午12時至3時、晚巿6時至9時最旺場,午膳定單集中商廈,晚市則集中區內服務式住宅。

無證難「上樓」菲傭受聘駁腳

有外送員指,賬戶租金最高達6,000元;若一個四人家庭全部申請戶戶送外送員賬戶後租出,月入可達20,000多元。據知,電單車手賬戶最搶手,但難民無身份證及車牌只能以單車送餐。由於黑工無身份證無法上樓送餐,集團安排「駁腳姐」代勞,將外賣轉上樓。這批「駁腳姐」主要在灣仔利東街及莊士敦道一帶出沒,據知「駁腳姐」多是菲傭,駐守囍匯及嘉薈軒兩個住宅樓宇附近,每當黑工接到該兩屋苑定單,便聯絡她在大廈外交收。記者直擊所見,他們甚有默契,交收過程迅速,「駁腳姐」接過食物直入大廈,向保安出示身份證登記上樓。觀察所得,「駁腳姐」相當旺場,甚至要奔跑趕單,以晚上6至8時繁忙時段,每小時送五至八個外賣,以每單最多收15元「駁腳費」計,時薪高達120元。

本報就事件向入境處查證,處方於周三在灣仔拘捕一名涉嫌從事非法工作的持行街紙人士,及一名涉嫌協助及教唆者,不排除更多人被捕。

就有指黑工於集團租用戶戶送外賣員賬戶,戶戶送回應稱,所有送餐專員必須擁有香港可合法工作權,送餐專員若發現違法行為,應主動向戶戶送團隊舉報。戶戶送強調,公司允許送餐專員賬戶持有人委任其「替代人」,惟他們有責任確保委任人符合與戶戶送合作的要求,包括其在香港的合法工作權。公司團隊會於不同地區進行定期的工作證明文件審查,一旦發現任何送餐專員不具在港工作的資格,會終止其賬戶。

大律師陸偉雄指持「行街紙」人士在港工作即是「黑工」,涉嫌違反逗留條件,最高可判罰款50,000元及監禁兩年,租出賬戶人士亦干犯協助及教唆他人違反逗留條件。另外,持「行街紙」人士若留有案底,亦會喪失申請酷刑聲請資格,斷送留港資格。他補充,戶戶送與送餐專員因並非僱傭關係,故沒違法,除非有人「放蛇」證明戶戶送直接聘用黑工,否則即使有員工曾向戶戶送舉報,但亦不能直接證明戶戶送知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