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嶼山䃟頭古村欠諮詢「被規劃」 村民批用途錯配威脅封村

更新時間 (HKT): 2021.03.21 00:10

大嶼山的沙螺灣村近年屢現「封村」、佔地建行車徑等問題,城規會年初就《沙螺灣及䃟頭發展審批地區草圖》刊憲,表明要阻止該區出現「雜亂無章、影響自然環境」的發展項目;事件牽連兩公里外的䃟頭村同被納入草圖,原本已有保育鄉村計劃的村民,形容䃟頭在政府「零諮詢」的情況下「被規劃」,又批評當局將面積有限、可建屋的「鄉村式發展」地帶劃在農田、危險斜坡等地方,做法荒謬,威脅如政府拒聆聽意見,惟有效法沙螺灣封村。有研究團體指現時城規體制僵化,公眾意見已對當局來說「無關痛癢」。

記者 丘庭亮

「被規劃」源於鄰村違例發展

自2013年起,與機場一水之隔的沙螺灣村多次有村民建閘「封村」,又擅自擴闊公家路、開墾農地、山坡等。城規會年初就《沙螺灣及䃟頭發展審批地區草圖》刊憲,雖未有點名批評沙螺灣村,但就在文件內多次提到規劃是為了「對付違例發展和不適當地改變用途的情況」。

除了沙螺灣村,在2公里外,屬東澳古道「第一站」的䃟頭村,同被納入發展審批地區草圖,規劃署亦已為分區計劃大綱草圖擬稿,暫時䃟頭村約八成半土地被劃作綠化地帶,亦有部份計劃劃作農地、鄉村式發展地帶等。

䃟頭村村長:當局單方面規劃致用途錯置

䃟頭村村長謝擎天指,城規會刊憲發展審批地區草圖前,不論他本人、大澳鄉事委員會或離島區議會均沒有獲知會,對於當局不諮詢就進行規劃感詫異,「我哋乜都唔知,(政府)淨係放上網」,是有心的村民在網上東翻西找發現規劃草圖才「如夢初醒」。

謝指當局單方面規劃,結果造成用途錯置,例如將村內部份常耕農地劃作興建村屋的「鄉村式發展」地帶,「而家已經耕緊田,點解政府要劃呢個位呢?其實真係好荒謬。」而農地旁一個斜坡曾經發生兩次山泥傾瀉,60年代更曾有村民走避不及喪生,卻同被納作鄉村式發展,「村仲有平坦土地,無需要叫我哋喺斜坡度起丁屋,係推我哋去死。」按城規會文件,䃟頭被劃作鄉村式發展的範圍只夠興建43座村屋,相等於未來10年估計需求的三成。

本有保育之意惟被打亂計劃 村長:無可奈何下要攬炒

沙螺灣村過去屢有破壞土地的事件,有400年歷史的䃟頭村雖然不少村民已遷出市區,但他們就有主動保育村落的計劃,去年聯絡科技大學與長春社接洽,籌備歷史重建和保育復耕,傳承鄉村文化;年初村民亦全票通過「在不過度發展情況下,持續保留村內特色自然環境」的做法。

今次「被規劃」打亂原來的計劃,謝擎天表示,如果政府堅持不聽意見,惟有作進一步行動,威脅將不再開放東澳古道中途經的私人土地,「本來希望用文明方法去同政府協商,如果真係唔得,無可奈何之下就要做一啲攬炒嘅行為,做激烈啲嘅抗爭。」

長春社憂錯劃有生態價值地方作發展

長春社公共事務經理吳希文指,以往政府在刊憲發展審批地區草圖凍結土地前不作知會屬慣常做法,以避免有人事先破壞綠化地製造既定事實,令土地不能受到恰當保護;惟政府這次未有向環團或村民索取意見,便極速細劃土地用途,做法就較少見,「制定詳細內容應該要事前同環保團體或其他團體攞足意見先,我哋事前亦無同當局溝通過,都擔心有生態價值地方被劃做發展。」

本土研究社批城規體制僵化

本土研究社成員陳劍青則批評現時城規體制僵化,認為規劃草圖不代表一切,應再進一步思考活化策略,例如如何推動農地復興、令鄉村生活環境得以改善等,「而家政府基本上係無呢啲策略」;又指公眾意見只佔城規決策中一個「無關痛癢」的位置,牽涉到香港城規體制不民主的情況,造成土地用途錯置的結果。

規劃署:現階段只是臨時圖則

規劃署回覆查詢時表示,為避免出現在法定草圖生效前被人加快發展與環境不協調的「現有用途」,因此所有發展審批地區草圖在刊憲後才會正式諮詢公眾;至於分區計劃大綱圖,署方指現階段只是臨時圖則,稱加快擬備圖則是希望盡早訂定合適土地用途和供公眾咨詢,現正諮詢鄉事委員會、區議會及相關持份者。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