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歲女童虐殺案 親父出庭自辯多次啞口無言 承認曾勸妻「殺咗佢都冇用」

更新時間 (HKT): 2021.03.22 17:20

5歲女童疑遭虐待致死,8歲胞兄亦受虐,兩童的親父及繼母被控謀殺等罪受審。兩童的親父今出庭自辯,指妻子會「打手板」或以藤條打兩童,見她「過火」才出聲制止。他其後留意到女童右膝後方傷口被一層灰黑色皮膚覆蓋,遂與繼母剪走該皮層,以便料理傷口。親父作供提及女兒傷口及妻子教導兩童的方法時,數度沈默,承認曾勸妻子「殺咗佢都冇用」;而提到女兒逝世當日,他稱「嗰陣佢仲識應我」,及後不住哽咽拭淚,法官一度休庭。

本案30歲首被告為女童Z及男童X的親父,同齡次被告則是兩童的繼母,他們均否認謀殺Z。57歲第三被告是次被告的母親,她否認四項虐兒罪。案發於2017年8月至2018年1月。

首被告今出庭自辯,透露離婚3年後認識現任妻子、亦即次被告。其後次被告帶同親生女Y搬進首被告的家中同住。惟妻子與首被告的家人就教育小朋友出現分歧,例如妻子想糾正女童Z學習上的問題,「想教返好Z」,首被告的母親卻不認同妻子的教法。其後雙方關係轉差,最終首被告偕妻子連同Z、其胞兄X及Y搬走。

首被告當時從事地盤工作,並兼任數份兼職,每月會支付約1.2萬元家用。首被告指家用僅能應付基本開支,若孩子生病或有其他支出,「依個數字搞唔掂」。

「小事會罰企、罰抄⋯⋯講咗幾次都唔聽就用藤條打」

據承認事實顯示,首被告及次被告曾向X及Z施以體罰,首被告曾支持次被告打兩童。首被告解釋,妻子的情緒起伏較大,語言上表示支持可令她冷靜,以及讓她傾訴不滿。

辯方指,次被告曾透過微信向首被告抱怨兩童不受教,故向他們施以體罰。首被告解釋,他會安撫對方「返嚟等我處理」,回家再問兩童有否不聽話及箇中原因,並判斷對方是初犯或重犯,從而以不同方式處置,「小事會罰企、罰抄⋯⋯講咗幾次都唔聽就用藤條打」。

若兩童與妻子僵持不下或「拗頸」,首被告便會與帶兩童下樓談天,首被告亦承諾兩童不會將對話告訴妻子。他認為妻子並非兩童生母,孩子或有抗拒心態,首被告望透過對話開解他們,兩童亦坦言並非不喜歡繼母。首被告認為他們「有少少鬥氣」,兩童傾談後亦會向繼母道歉並得到原諒。

首被告又指,妻子通常只會打兩童的手掌、或以藤條打他們;若見妻子「過火」,他會出聲制止。他坦言曾覺得妻子懲罰方式並不適當,對方聽罷首被告的勸說後會住手,待他回家處理,首被告承認曾「接手」打或體罰兩童。

其後妻子認為Z學習進度滯後,但老師僅稱會留意此事,卻並未提供解決方法,首被告決定讓她在家學習,讓她追回進度以升讀小學。他強調曾替Z申請讀小學,Z被派往胞兄X的學校。

「唔係想佢科科攞A、好多課外活動,只係想佢做好本份」

辯方指示陪審團檢視呈現Z傷勢的照片,問首被告有否留意Z身上的潰瘍及傷口。他承認留意到Z臉上及右膝後方的大傷口,有天他發現後者被「灰灰地、黑黑地」的皮膚覆蓋,遂與妻子「剪走」該皮層,好讓他們洗傷口及塗藥膏。

辯方直問造成傷口的原因,首被告沈默一會後稱不知道。他指或許是自己以藤條打Z後,她感痕癢抓破結焦,導致「傷口連埋一齊」。他害怕被人告發虐兒,故沒有帶女兒求醫。

辯方又問首被告,有否在Z死前一天玩「飛高高」及「扮超人」。首被告輕聲承認「有玩」,但不知道Z有否撞到天花板。首被告又謂及後叫Z「慢慢行」,辯方問他原因,他再度沈默,其後稱「佢對腳有水腫,行下可消水腫」。

翌日,妻子表示Z不舒服,餵Z吃麥皮,但Z感到疲累想睡覺。此時首被告語帶哽咽,說話斷續,「嗰陣佢仲識應我」,但Z再睡著後意識模糊,他決定報警。語畢,首被告庭上拭淚,法官黃崇厚隨即宣佈休庭一會。

再開庭後,辯方讀出首被告與次被告的微信對話,顯示他曾問妻子「啲小朋友點解冇嘢食」。首被告庭上再次沈默,及後承認曾如此說。首被告又曾勸妻子「你而家打死佢都冇用,佢改變都需要時間」,又指「殺咗佢都冇用」。首被告其後解釋,只希望Z聽話,「唔係想佢科科攞A、好多課外活動,只係想佢做好本份,例如自己刷牙洗面,同埋朝早識叫人」。

認曾讓子女捱餓 又指妻子「打佢哋時有分寸唔會過火」

代表兩童繼母的大狀羅志霖問首被告,與妻子是否曾讓兩童挨餓,首被告稱只是偶爾讓他們挨餓。羅指首被告及妻子管教孩童時有默契,即首被告打兩童時妻子不會直接干預,而是以手勢及面部表情示意首被告停手。首被告同意,又指「太太打佢哋時有分寸,唔會過火」。羅指首被告不用保護妻子,只需實話實說,首被告回答他也是說實話。

其後首被告承認曾讓兩童瞓睡袋,只因他們不願意洗澡。羅讀出妻子發給首被告的訊息,「唔好再打啦,過完年要睇醫生」;首被告解釋妻子曾思疑Z頸皮厚會影響她的智商,遂吩咐首被告不要再打Z,因新年或需帶Z求醫。

代表繼母母親、第三被告的大狀潘志明指,第三被告經常晚上9時半後才放工回家,很少看見女兒及女婿打子女。第三被告曾勸諭兩人不要打小朋友,又指「教小朋友需要耐性」。她亦曾阻止首被告打兩童,例如首被告曾以藤條打X時,她曾伸腳阻止對方,他其後道歉「唔好意思外母大人」。另外X被罰抄時,第三被告曾勸首被告讓X睡覺,首被告指「今次婆婆幫你求情,你抄完瞓啦」。首被告同意大狀的說法。聆訊明續。

【案件編號:HCCC28/20】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