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餉2021︱文青救深水埗 士紳化大南街咖啡店租值升兩成 成逆市奇葩

更新時間 (HKT): 2021.03.22 11:46

「一邊嘆幾十蚊杯嘅咖啡,一邊望住阿婆執紙皮」到底有幾chill?武肺肆虐,出國賞櫻夢碎,被稱為「New Brooklyn」的深水埗大南街一帶,Cafe疫境「開花」成打卡熱點,多間地舖租值維持不變,更有咖咖店租值逆市上升近20%。有咖啡店老闆說,過去一年間該處的咖啡店由不足10間急增至30間,「疫情冇得出國去旅遊,多咗人發掘本地遊,一啲老區或者唔起眼嘅地方,而家啲人反而覺得好特別」;然而疫情也重挫生意,高峯期一日賣400杯咖啡的他說,現時生意只及平日七成。

大南街、基隆街、汝州街及黃竹街是布行林立的老區,但近年佈滿年輕人足迹,少男少女手執一杯拉花Latte,坐在長椅「手機先飲」,成區內新「景象」。記者本月走訪南昌街至界限街內的該四條街道,發現該處至少有15間新裝修的咖啡店,即使是平日下午也不乏顧客,部份新開的咖啡店更大排長龍。《蘋果》抽查該帶6間咖啡店地舖租值,發現4間租值維持不變, 只有1間下跌約一成,另一間咖咖店租值由25萬元上升至30萬元,升幅近20%,成「疫市」奇葩。

該處炙手可熱的咖啡店之一,是擁有綠色旋轉鐵樓梯的Colour Brown x PHVLO HATCH,高峯試過每日賣出300至400杯咖啡,「時代唔同咗,以前鍾意去茶餐廳飲奶茶、食件三文治,而家鍾意嚟cafe坐吓,飲杯咖啡、食件cheesecake」,Colour Brown老闆李健明說,沒想過業主保留下來的舊樓梯,竟成鎮店打卡位。

Colour Brown全線共有5間分店,包括今年初在中環娛樂行開張、300方呎只做外賣的分店。李健明自2005年在西貢開設首間咖啡店,2015年搬舖至佐敦官涌街。直至2018年底計劃開深水埗分店,「深水埗就好似男士嘅迪士尼,行極都唔厭」,經社企介紹,前年9月與本地時裝品牌PHVLO HATCH一同進駐黃竹街這店樓舖位至今。

李說,黃竹街店樓高兩層,包括地下約1,000平方呎及約3,000方呎的閣樓,租金5位數字。選址黃竹街是喜歡它人流不多較清靜,「租亦都平啲,守嘅話都容易啲」。他說,附近一帶都主要是布行或製衣原材料集中地,而他的店舖上手也是布行,當年進駐時投資數百萬元翻新,「算係一個香港老區,舖位都係唐樓,比較舊啲」。

深水埗所謂士紳化成型,減少了庶民味,李表示,近兩年不少布行退場,皮革等手作小店進駐後,開始吸引年輕人來該區。疫情爆發後,附近裝潢型格和新潮的咖啡店更如雨後春筍,由2018年不足10間,過去一年多增至約30間,「疫情冇得出國去旅遊,多咗人發掘本地遊,除了去郊外,一啲老區或者唔起眼嘅地方,而家啲人反而覺得好特別」。他說,除咖啡店外,近期也有特色小店在附近開張,相信是這區租金較易入場。

不過李說,當有突然的抗疫措施或確診數字急升時,生意額會即時受影響。去年初疫情爆發初期鬧口罩荒,不少人留家避疫,那時生意急跌四至五成;去年春季,「啲手作人就出嚟附近布行搵造口罩嘅原材料」,人流回升又帶旺生意。政府今年初率先在深水埗劃出指定區域,要求區域內大廈有一宗或以上確診個案,即強制檢測,生意銳減六至七成,成最重一擊,「真係好難頂。仲要啱啱係農曆年之前,氣氛都幾差」。

他說,其咖啡店沒有做晚市,故政府禁晚市堂食等不算大太影響,但就有減少店內桌子數量,亦沒有做外賣App生意。原計劃在閣樓舉辦的展覽和分享會等也因疫情取消。現時生意未回復正常,僅及平日的七至八成,「始終冇話強制唔畀營業,唔係個個都真係留晒喺屋企。出到嚟自然想搵地方坐吓、飲咖啡輕鬆吓」。

而簽約時業主已提供較合理租金,故疫情下仍維持在原有租金,未有加租或減租,「呢段時間要一齊捱。就算減都明白唔會減到好多,點樣做好自己先緊要」。他稱,雖然附近咖啡店急增,但仍是良性競爭,「一講起飲咖啡,未必會諗起我間舖,但都會諗起深水埗呢一帶」。

記者 李詠希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