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冠軍騎師陳柏鴻向舊愛追討物業一半業權

更新時間 (HKT): 2021.03.22 18:42
原告陳柏鴻

外號「草蜢」的1986年冠軍騎師陳柏鴻,早前入稟高等法院向前同居女友追討二人於1985年聯名持有的旺角物業一半業權,案件今於高等法院開審。鄭出庭作供,大談當年收入,並聲言買樓供樓的款項全由他支付,女方未付分毫,又指與女方拍拖並且同居期間,對她已婚一事全不知情。舊愛則指因當時沒有工作和收入證明,要向陳借名辦理按揭,才會將陳的名字加入樓契,實質上買樓訂金、律師費以及每月供款均全部由她本人負責。

現年60歲的原告陳柏鴻,1997年任練馬師期間捲入非法賭博指控,協助廉署調查,後遭馬會吊銷練馬師牌照。女被告為姜麗娜。

試過全年收入未計打賞逾20萬

陳柏鴻今在庭上作供,由1976年16歲時在英籍練馬師施萬賦(Gorden Smyth)旗下馬房任職見習騎師說起,大談收入計算方法。他指當年每月收入除了月薪約200元外,另外還有獎金,但並非按月收取。獎金一半由馬會保管,待成為正式騎師後才發還,但被「師傅」即練馬師收起的另一半,師傅有權不發還分毫。而陳在1983年成為正式騎師後,確未獲發還留於施萬賦的一半獎金。

陳又透露,19歲那年他仍是見習騎師時,認識被告姜麗娜,兩年後成為情侶。他於1982年每月斥資數百元,在沙田第一城租用單位同居。被問到月薪200元如何夠錢租樓,陳表示騎師會獲不同馬主打賞,有時馬主贏馬,到馬房探望馬匹,也會給予「貼士」,但皆非固定時間和金額。他透露在1976至1983年間,他收取的打賞就約有8萬多元。翌年他搬往沙田愉田苑單位。

1983年至1984年間,其時他的全年收入未計打賞約為20多萬元。及至1986年,他贏得女皇杯並獲冠軍騎師頭銜,屬香港最高榮譽。惟1992年他轉職練馬師,至1997年因被廉署懷疑與非法賭博有關而被調查,「騎師就唔可以賭博,但我當時崗位係練馬師,係可以賭博嘅,佢哋唔知」,最後廉署沒有起訴他,但馬會卻吊銷其練馬師牌照。

他續稱,休息兩年後,便到兄長的公司幫忙打理業務,離職後搞茶餐廳和電腦開發生意,2005至2006年間在澳門任職練馬師。

陳透露,1984年母親與被告聯名購入火炭怡翠花園單位連車位,翌年三人遷入。陳指物業和所有律師費雜費等全由他支付,惟被告方出示被告銀行存摺,指當年買樓支付訂金限期前,被告分多次在戶口提取款項,合共7.62萬元,正好是訂金的三分一,亦是被告用以支付她佔三分一業權的訂金使費。陳不同意,反指「咁橋你就當係,咁你唔好計埋佢拎嗰600蚊?買樓都要畀貼士嘅咩?」

陳亦否認被告一方所指,當初三人同意每月供樓6,000元由陳支付,被告則負責交差餉及水電雜費。

被告指曾遭原告毆打

陳透露,與被告相識至同居,及至後來也從不知道被告已婚,對她1984年2月正式離婚並不知情,雖然曾有懷疑,但也沒問過被告。

他說後來發現被告偷竊他5萬元,由於擔心她會惹麻煩,故沒有報警,惟被告後來反指他與其他女人有染,二人為此爭拗。被告一方指陳曾毆打被告,被告威脅報警,但陳母介入,指事件揭穿會影響他的騎師和練馬師事業,最終被告沒有報警。陳對此大加否認。

後來因陳母不喜歡被告,陳建議被告搬離怡翠花園單位,並要求被告將她於怡翠花園的三分一業權轉回給他母子,但他否認答應付她10萬元,作為她有份支付的首期和在物業上的花費。

1985年,陳自言與被告在旺角一帶睇樓,經地產代理介紹涉案的碧佳閣一個物業連車位,他認為單位處於沙田馬場與他經常前往的尖沙嘴中間,於是決定購買。

惟被告一方指他根本沒有參與搵樓,連物業買入價58萬元也不知情,臨時買賣合約上只有被告的簽署,只是因為被告沒有工作和收入證明,要靠向陳借名辦理按揭,才會將陳的名字加入樓契,實質上買樓訂金、律師費以及每月供款均全部由被告負責。

陳柏鴻聲言供款是由他以澳幣和美元定存戶口的利息支付,但被告一方稱他未能提供1985至1991年間的轉數紀錄,陳多番表示「太耐唔記得」、「我好多戶口,點樣運作我唔記得」。

【案件編號:HCA1158/17】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