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島區行街地盤工藏士巴拿被控 警員庭上加證供辯稱:口供精簡回憶清晰

更新時間 (HKT): 2021.03.23 18:10

去年5月24日網民發起反對國歌法及港版國安法的遊行。地盤工疑因沒有檢查日用背包便與胞妹及其男友往港島區行街,遭防暴警截停搜查時被指藏有士巴拿、剪刀及索帶,終被控管有物品意圖摧毀或損壞財產。案件今日在東區裁判法院開審。辯方質疑拘捕被告的警員在庭上作供時加插口供,警員則辯稱「落口供需要精簡」。辯方同時又展示被告被捕時雙手反扣的照片,與警員作供時聲稱搭住膊頭不同,警員承認「有機會我記錯」。

被告陳鉑朗(24歲),控罪指他於去年5月24日在金鐘夏愨道行人路近海富中心行人天橋管有兩把士巴拿、一把剪刀及一包索帶。

現時駐守黃大仙軍裝巡邏三隊、當時駐東九龍機動部隊第二連的警員19171朱文鴻作供指,當天下午在政總一帶進行反罪惡巡邏,在距離約15米外見到被告與一男一女迎面而來。被告迴避與他眼神接觸,低頭加快步速。朱看見其背囊裝載物件甚為沉重,於是上前截查,及後以藏有工具可作非法用途罪名拘捕被告。

辯方盤問朱時,問當日為何將編號反轉,朱稱踏浪者行動中,有警員被起底並遭公開個人資料,故高層為求前線執勤更為安心,決定以行動編碼取代警員編號,而其當時的編號為G24/1。

辯方指出,朱在去年5月25日的證人口供及記事册中均無記錄「被告加速步伐」,朱同意,解釋因為口供需精簡,而今天回憶更為清晰,因此在庭上作供時加入相關部份。

被告被捕現場沒有衝突發生

辯方大律師又指,朱當時並無向被告查問往何處行街,也無問過他居住地點,而是被告在錄影會面中透露後,警員才在自己的口供紙上記下,警員不同意。辯方又指,朱當時將被告的物品全攤在地上,要被告站立一旁近15分鐘,並在攝錄時要求被告除口罩,大聲講出姓名。警員也不同意。

隨後,辯方呈上一疊相片指出,被告被拘捕時遭索帶反扣雙手,並非警員所稱「搭住膊頭上警車」,警員閱畢承認「有機會我記錯,可能同記憶有少少出入」。警員同意當時因「思疑相信」被告與灣仔銅鑼灣一帶的非法行為有關,因而作出拘捕。

根據雙方同意事實內容指,朱於當日下午三時許,以藏有工具可作非法用途罪名拘捕被告,被告當時戴上黑色口罩,身穿藍色短袖、黑色長褲,而從其黑色背囊中搜獲一件印有「GWONG FUK HEUNG GONG SI DOI GAK MING」字樣的黑色T恤、黑色風褸、膠手套、紅色急救包及涉案的證物等。

控方曾查看當日各區發生衝突並上載到網上的97段影片,均無發現被告,而建築業議會核實被告為註册人士。

辯方指出,當日警方處理的18宗案件均在銅鑼灣與灣仔一帶,與拘捕被告的位置有一段距離。而警方翻看的片段均無被告身影,只是作推算而拘捕起訴。

自辯稱當日到香港公園替胞妹婚紗照試位

被告出庭自辯,自言從事地盤墨斗平水工作,至今已有3年。陳在庭上將涉案證物與搜獲物品逐一解釋,直指有日常工作上的用途。他稱,胞妹與其男友已拍拖9年,從網上見到香港公園拍攝的婚紗照,於是決定當天前往該處試位。由於平時沒有「執袋」習慣,午後便隨手攜同日常返工的唯一背包出門。

辯方呈上當日被告下車後沿途拍攝相片的時間記錄,最後一張相片的時間與警員聲稱見到被告的時間遲上6分鐘,而截停地點亦有出入。陳又不同意警員描述他「耷頭加速」,並指自己的背包「輕巧」不覺重量,同時亦推翻警員作供時與其對答的內容。案件押後至5月7日續審。

【案件編號:ESCC2300/20】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