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若驊追殺示威者 去年覆核宗數遠超前兩年總和 :協助法庭不犯錯

更新時間 (HKT): 2021.03.23 18:26

政權為追殺參與示威者,經常透過覆核刑期,要求法庭加刑。律政司長鄭若驊指,去年律政司提出17宗覆核刑罰申請,數字是前年逾4倍之多,覆核案件全數與反修例示威及暴力罪行有關。

鄭若驊稱覆核刑期是要協助法庭避免犯上可導致上訴的錯誤,聲稱律政司「不偏不倚地秉行公義」。有律師批評律政司向法庭窮追猛打,圖以極高罪名狙擊被告,預期情況將會持續。

去年覆核申請數目超過18及19年兩年總和

鄭若驊今日在網誌指出,去年律政司共提出了17宗覆核刑罰申請,16宗均與反修例引發的示威及暴力罪行有關,律政司在15宗的覆核中獲判得直。

律政司去年的覆核申請較以往飆升,相較於2018至2019兩年,律政司向上訴法庭分別提出6宗及4宗覆核刑罰申請。

外界認為,律政司覆核是要追殺針對政權的抗爭者,但鄭若驊卻指,覆核是因為律政司要協助法庭判處適當刑罰,及避免犯上「可導致上訴的錯誤」。她稱,若律政司發現「刑罰並非經法律認可、原則上錯誤、或明顯過重或明顯不足」,會向上訴法庭申請覆核刑罰。

鄭形容律政司的責任很大:「必須要確保時刻以同等的尺度、不偏不倚地秉行公義,繼續以專業精神履行職責」。

何俊仁:反映往後「量刑通漲」將持續惡劣

鄭若驊指,上訴法庭在多宗案件重申判刑原則,包括終審法院已指非法集結即使涉及低程度暴力,也可判監,認為把非法集結分為暴力和非暴力,是沒有道理;在場人士基於壯膽而一同作案,甚至干犯其他罪行,會加重罪行的嚴重性;她指被告年輕或個人背景的因素,在判刑時考慮的比重極其有限,甚至微不足道。

她續指,年輕人在裁判法院認罪後被定罪,雖可獲減刑,但仍留有案底,她認為,被捕者的律師有法律責任告訴他們案件證據的強弱,亦必須提醒他們一旦罪成所面對的法律後果。

本身是律師的民主黨前立法會議員何俊仁向《蘋果》指,身邊有不少法律界人士形容,今年律政司的覆核刑罰申請數量,遠超前兩年的總和,反映往後的「『量刑通漲』將會持續、惡劣」。他形容,現時律政司的覆核刑罰等同不停向法庭「施壓、窮追猛打」,以不合比例的刑罰、極高罪名狙擊被告,務求要法庭判以重刑。

過去一年建制派屢次批評法庭就抗爭案判刑「過輕」,要求設立「量刑委員會」加重刑罰,港澳辦副主任張曉明也以「司法改革」為名針對司法機構,終院首席法官張舉能本年1月上任時表態否定設立「量刑委員會」的建議,強調量刑屬司法職能重要一環,由法官獨立履行。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