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求自由的港人,前途不在港(程曉農)

更新時間 (HKT): 2021.03.23 02:00

不久前,羅冠聰、張崑陽等數人發起聯署《2021香港約章》。這是香港民主派被中共強力壓制之下,海外港人堅持抗爭的一個行動。《2021香港約章》的第三部份題為「中國篇」,強調唯有結束中國的共黨專政,才能實踐民主自由的價值。這點出了香港問題的關鍵所在,即追求自由的港人,前途不在港,而在中國政治的變革;在大陸政治制度未改變之前,香港無法獨自實現真正的政治自由,更無法實現民主治港。

中港民主是命運共同體

香港被中國收回之後,多年來港人寄希望於中共能守一國兩制承諾,維持香港的自由和有限民主;民主派在立法會的空間裏一直努力維護一國兩制之下有限的選舉自由和民意表達。但近年來中共出於其國內政治的需要,逐步拋棄一國兩制,民主派的活動空間被擠壓,終將失去政治舞台。中共當年在大陸推行的先統戰、後獨家一統天下的手段,一步一步地施展出來。雖然國際社會反復譴責中共損壞香港人民利益,畢竟只是隔空喊話,而有限的經濟制裁既不能改變中共的做法,亦可能損及香港經濟。

香港追求自由民主的民眾,客觀上已經與大陸持同類訴求的民眾,與海外支持大陸民主化的華人,成了同聲共氣的命運體。六四後司徒華和支聯會對大陸民主運動的聲援和支持,曾形成一波同呼吸、共命運的高潮。此後,大陸民主運動被完全鎮壓,只在部份民眾心中留下火種;而香港民眾則轉而守護香港的有限民主。

最近,前立法會主席范徐麗泰聲稱,一國兩制中的兩制,說的是經濟制度,金融開放的制度,而不是政治制度;因為要改變政治制度,需要全國人大常委會決定。其言論之謬誤,是她假裝不懂中港制度的差別以及大陸經濟制度從1997年後正逐漸向香港的經濟制度靠近,中港經濟制度趨同態勢明顯;而香港唯一的獨特性就是,政治自由得以延續英治傳統,再加上民意代表的有限民主選舉,這才是中港政治制度的唯一差別。她所說的香港「金融開放的制度」,靠的不只是市場經濟,更建基於政治自由和新聞自由之上。

范徐麗泰的後半句倒是點出了香港現行政治制度的脆弱性。中共既然曾准許香港的政治自由和有限民主,當然也隨時可能收回承諾,近年來逐步收緊香港的出版自由,對港人開始政治清洗,直到最近改變民意代表的選舉方式,把民主派民意代表的活動空間壓縮到無足輕重的狀態。

從中共對國際法和國際規則的態度可以看出,它既然可以藐視國際海洋法,強佔南海的公海海域為軍用,也可以公然把知識產權國際公約踩在腳下,堂而皇之地盜竊美國及其他國家的知識產權和技術機密,那麼,中共對港的一國兩制承諾更是可能隨時推翻,唯一的盤算就是得失計較。

從中共把「崛起並控制國際社會」列為其國家戰略之後,去年上半年中共通過對美國的三項軍事威脅行動(即海軍到中途島演習、控制整個南海作為戰略核潛艇的「深海堡壘」、通過北斗衞星導航系統實現核導彈精準打擊美國),已經點燃了中美冷戰。去年夏天中美的夏威夷會談和剛結束的阿拉斯加會談均因中共公然挑釁美國而以崩盤收場。中共擺出與民主國家敵對抗衡的架勢,中國的前途現在已經國際化了。在這樣的背景下,香港的未來也成為中國前途國際化的一個部份。民主陣營在中美冷戰中贏得最後勝利之時,則香港的自由民主便迎刃而解。港人不單要關注國際社會與香港之間的互動,亦當注意中美冷戰的演進和美國對華政策的變化。

程曉農

旅美學者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