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歲女童虐殺案 親父被揭疑摩打手極速打仔295下 得悉女兒嘴角流血建議妻子改打腳底

更新時間 (HKT): 2021.03.24 16:04
高等法院

5歲女童疑遭虐待致死,其8歲胞兄亦受虐,兩童的親父及繼母被控謀殺等罪受審。親父今繼續自辯,控方向陪審員讀出父母間的對話,內容圍繞如何懲罰兩童,包括狂打數百下、連續數日捱餓、整晚綑綁,以及用凍水淋女童等。繼母曾指親父「用摩打手極速打」兒子二百多下,又曾對親父形容女童謂:「佢塊面好瘀喎,你打到佢好重手?」親父答:「幾㗎。」繼母又曾向親父指女童「嘴角流血」,他卻建議繼母「打佢腳底」。對於女童讓老師知道她被打,親父坦言「覺得好煩」,因事後老師會見他及繼母,警告他們不要體罰,卻對女童的行為問題視如不見。

本案首被告為女童Z及男童X的親父,次被告則是兩童的繼母,第三被告是次被告的母親。案發於2017年8月至2018年1月,首兩名被告均否認謀殺Z。第三被告則否認四項虐兒罪。

繼母自言打仔「打得幾厲害下」 親父辯稱其實「好就著」

根據兩被告於案發時段的微信對話,繼母曾投訴Z弄濕廁所及未能扭乾毛巾,提議「搵膠紙黐住佢個嘴,當晚冇飯食」。親父回答:「Good. OK.」繼母又曾指打X「打得幾厲害下」。親父今解釋即使繼母口稱打得嚴重,但其實「好就著」,又指繼母「壓力來自打嗰下」。

親父有錄音指「今晚返嚟殺咗佢」。他今庭上解釋當晚曾帶X下樓傾談,並處理好X及繼母的衝突。惟控方指出,當晚親父曾要求繼母讓X挨餓,以及「 除曬佢啲衫」。當控方問親父為何需要如此體罰X時,法官黃崇厚要求控方將案情聚焦於女童Z。

控方遂提及繼母投訴Z不受教,向親父指Z「嘴角流血」,他卻建議繼母「再打佢腳底」。控方質問Z的嘴角正在流血,親父卻完全沒有問及此事,反而叫繼母打Z的腳底;親父辯稱指繼母及後稱不會再打Z。

繼母曾投訴男童愚蠢稱「好想殺咗佢」

及後控方再指,繼母曾投訴X愚蠢,稱「好想殺咗佢」,而對話內容顯示X曾被罰抄220次,父母更協議X每寫錯一個字,就打他一下。繼母更問親父有否打X的小腿,親父表示只打了手臂。控方問X被打時是否在哭,親父同意。翌日親父勸繼母「放佢啦,成嘴血」,親父同意有此對話。

控方轉而讀出繼母與密友的訊息,繼母抱怨被X抓傷手,故親父打了X共295下作懲罰。親父稱對此事沒有印象,但即使繼母表示「用摩打手急速打」,事實上沒可能打二百多下。

控方續指,親父曾建議以凍水淋Z。當時繼母問他:「個屎忽鬼有冇洗頭?」親父回答:「我同佢講咗,佢一激親你我就用凍水幫佢沖涼。」又指「佢一嘈就由頭淋落去」。親父解釋最終沒有用凍水淋Z。繼母亦於短訊問Z:「係咪想你爸爸返嚟打六百下?」親父今否認,強調只是「嚇吓」Z。他憶述案發時段最多只連續打過Z二、三十下。

女童整天捱餓僅得一包奶充飢

繼母又於2017年9月16日稱沒有向Z提供食物,親父亦稱「睇佢餓得幾日」。親父庭上解釋,15日曾讓Z飲奶,控方追問:「即係前一晚Z冇嘢食,得一包奶?」親父答:「應該係。」控方又指親父連續數日讓Z餓肚子,他向繼母表示擔憂:「餓咗幾日,再餓就驚佢個胃壞。」親父解釋曾吩咐繼母「唔好餓咁多」。

繼母曾向親父投訴指Z上學時哭,又問:「佢塊面好瘀喎,你打到佢好重手?」親父答謂:「幾㗎。」親父解釋或是用拖鞋打Z造成,控方直指是否毆打次數太多,所以忘記造成傷口的原因,親父否認。控方指因Z讓老師知道她被打,故兩被告感到憤怒。親父坦言「覺得好煩」,因事後老師會見他及繼母,並警告他們不要體罰,卻對Z的行為問題毫無回應。

控方指出,兩名被告於上述兩日向Z施以一連串體罰,包括淋凍水、罰跪、餓肚子及毆打,是有意圖令Z身體嚴重受傷。聆訊繼續,繼母今午將作供。

【案件編號:HCCC28/20】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