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2警方中信亂射催淚彈岑子杰提司法覆核 官指「有得打」可改以其他形式處理

更新時間 (HKT): 2021.03.24 12:56
警方前年6.12以催淚彈夾擊和平集會,市民爭相逃入附近的中信大廈躲避,險釀人踩人。

政府前年無視百萬人上街抗議送中惡法,堅持於6.12二讀,引發激烈衝突,警方動用橡膠彈及催淚彈等武器對付示威者,就連已獲發不反對通知書的中信大廈和平集會,也遭催淚彈夾擊,導致群眾恐慌走避。民陣召集人岑子杰早前提出司法覆核,要求法庭裁定警方當日實屬使用非法武力。高等法院法官周家明今頒下判詞,指申請人提出有關警方施放催淚彈驅散群眾決定侵犯和平集會自由等理據有合理可爭辯之處;惟案件涉及事實爭議,申請人如欲繼續訴訟,法庭批准他們在14天內提出申請,將案件改以其他民事訴訟形式進行。

申請人包括時任民陣召集人岑子杰和參與當日中信集會的市民楊國明,答辯人則是警務處處長與律政司司長。

周官在判詞中裁定,拒絕受理申請方的部份理據,包括質疑《公安條例》中有關警方驅散集會權力的條文屬於違憲以及無理限制和平集會自由、警方當天禁止民陣舉行集會的做法是越權或違法等等。

至於申請方指當天發射催淚彈的決定構成非法武力、對和平集會自由構成無理限制,因而違反《基本法》、《人權法》、警方內部訓練守則以及《警察通例》等,周官認為相關理據有合理可爭辯之處,亦有合理勝訴機會,惟有關部份涉及事實爭議,法庭不可能根據現有證據作出裁斷。

周官表示,如果與訟各方希望繼續訴訟,他會批准申請人根據《高等法院規則》第53號命令第9(5)條規則,在頒下判詞14天內提出相關申請,將案件改以其他民事訴訟形式進行。周官亦指,如果申請人希望提出申請,他會進一步指示相關事宜以書面進行。

周官曾指司法覆核並非處理事實爭議的合適程序

周官早前在記協針對警方妨礙傳媒採訪的司法覆核案裁決中表明,案中若涉及事實爭議,事主一般可以循民事入稟追討,司法覆核並非處理事實爭議的合適程序。

周官今在判詞中指,處理警方6.12行動有否違反若干原則,需要解決多項事實爭議,包括示威者和警方在立法會「煲底」的衝突、民陣集會是否分屬兩個集會、警方發射催淚彈前有否給予充足警告、又有否讓群眾採用清晰安全的路線離開、身處中環和金鐘的暴力示威者可有混入民陣集會之中,以及警方能否分辨兩批示威者並作出拘捕等等。

周官指出,申請人一方指警方行動違反多項條文的理據,有合理可爭辯之處,而所涉條文包括《人權法》及《公安條例》中有關警方使用武力限制的條文、《刑事訴訟程序條例》中有關拘捕疑犯時行使合理武力的條文、《警察通例》以及警方的內部武器訓練守則。

周官亦引述早前記協與市民挑戰警方在反修例示威中連串行動的案件,指司法覆核申請中的證據一般以不經盤問的誓章形式提出,並非解決事實爭議的合適方法。

官自言沒空間裁定《公安條例》相關條文違憲

周官續指,本案問題在於他應否拒絕受理申請人挑戰警方施放催淚彈的理據,而著申請人以其他民事訴訟方式控告警方、抑或是著申請人根據《高等法院規則》第53號命令第9(5)條規則,申請將案件改以藉令狀開展訴訟。周官表示未有就《高等法院規則》聽取各方陳詞,故此不應未給予申請人提出相關申請便拒絕受理部份理據。

不過,周官也表明案件不涉錯誤解讀或引用警方內部訓練守則以及《警察通例》,亦認為警察投訴課欠缺獨立性,監警會的調查權亦有限,兩者均顯然缺乏足夠權力給予申請人所需的濟助,故此申請人尋求司法覆核並無濫用程序。

至於《公安條例》中警方驅散集會權力的條文是否違憲,周官指出合法集會的自由並非絕對,條文施加的限制具備充份法律基礎,亦認同政府一方引述蒙面法上訴判詞指,警方行使酌情權限制集會自由的權力合憲。基於上訴庭在蒙面法一案的觀察,周官自言沒有空間裁定《公安條例》的相關條文違憲。

對於申請人亦質疑警方當天禁止集會的做法濫權或違法,周官指岑子杰在事前不足24小時提出舉行集會,而警方禁止民陣繼續舉行集會,沒有違反《公安條例》相關條文。

政府早前陳詞強調集會是勇武派的庇護所

申請人一方早前指,警方有責任區分暴力示威者與和平守法示威者,亦要保障守法無辜的示威者行使集會示威的憲法權利。而警方驅散行動是否合法,則需視乎行動前有否警告市民,並確保警告成功向市民傳達。

根據警方訓練守則,若以催淚彈驅散,會導致群眾更憤怒,理應嘗試採取其他方法,發射前亦必須確保群眾有合理的逃生路線。但警方當天卻直接向人群發射,違反一貫守則和《公安條例》對使用武力的限制。

代表申請人的資深大律師李志喜又自言試過面對催淚彈,指催淚彈會令人失去視力和方向,造成恐慌,反問這樣做是為了懲罰市民、抑或遵照警方守則。

政府則回應指要考慮案發整體情況,岑子杰在6月11日煽惑公眾「全民總召集,包圍立法會」,翌日果然有大批示威者響應號召。及後示威者開始衝擊警方防線,由於警方於2016年旺角騷亂中沒有使用催淚彈,造成大量警員受傷,故在6.12當天決定發射催淚彈作驅散。

政府強調,集會是勇武派的庇護所,暴力示威者隱沒於大批示威者當中,警方根本無從入手拘捕。警員當時正面對一群有敵意的示威者,安全受威脅。而岑子杰當時在台上呼籲市民參與民陣集會,揚言民陣會支援任何感到疲倦的市民、或者任何因為香港而受傷的人。政府認為所謂「因為香港而受傷的人」明顯就是指「勇武派」,而民陣集會當時正為勇武派提供庇護。

【案件編號:HCAL2670/19】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