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場示威案兩青年非法集結罪成還柙候判

更新時間 (HKT): 2021.03.25 14:50
案發當日機場客運大樓爆發警民衝突,防暴警一度拔槍指向示威者。

市民前年8月在機場發起「黑警還眼」行動,其間有警員聲稱遭示威者襲擊,因而拔槍示警。事後兩名男子被控參與非法集結,案件早前在區域法院審結。法官郭啟安今裁決指,比對控方片段及相片後,認為兩名被告案發時均身處現場,與其他激進示威者起哄及集結,進而包圍警車及堵塞交通,裁定二人罪成。郭官將兩人還柙至下周三,屆時他們將與早前承認暴動罪的另外兩名被告一併接受判刑。

本案共有四名被告,其中廚師高穎康(25歲)及清潔工麥幸雄(24歲)否認於2019年8月13日至14日在香港國際機場1號客運大樓第8層離境大堂外的暢航路參與非法集結。

至於社區主任邱文勁(32歲)及港鐵技工葉文亮(25歲)早前已承認在2019年8月13日於香港國際機場一號客運大樓第八層(非禁區)2號區內,連同其他身份不詳的人參與暴動。邱葉二人早前已求情,還柙候判。

根據截圖及被告手機內片段確定兩人身處現場

辯方於審訊時不爭議案發當晚機場外有示威者阻礙救護車和警察車隊前進,並以雷射光照射車上警員,以及攻擊和損毀警車等,惟質疑控方的片段及截圖不足以證明高或麥有份犯案。

辯方陳詞時批評控方片段並不連貫,畫質也不清晰,控方指稱是高的男子亦曾離開鏡頭;加上該男子的衣著與其他示威者相比之下分別不大,辯方認為法庭不能認出片中男子是同一人,遑論認出那人就是高。

惟郭官裁決時指,任何人都知道閉路電視鏡頭當時並非拍攝任何特定人士,所以不同片段出現不連貫的情況,實在正常不過。

負責從片段中辨認高及麥的警員15971審訊時供稱,他以兩名被告被捕時的所在地開始,回溯搜尋兩人的身影,再根據他們被捕時的衣著、隨身物品及容貌等特徵來確定其行為和身份。辯方質疑警員沒有觀看兩名被告被捕後的片段,導致他限制了所看片段涵蓋的時間,影響認人的準確度。

惟郭官認為,除非警員15971未能在不同片段中找出控方所稱男子的行為,否則要求他觀看二人被捕後的片段,並無任何意義,質疑辯方說法建基於假設,不切實際。

郭官指,涉案閉路電視片段受鏡頭位置、角度和距離所限,大部份內容均未能清晰拍到片中男子的容貌,惟傳媒片段是近距離拍攝,因此能清楚拍攝到拍打警車、扶起行李手推車、以及與他人堵塞交通的人的外貌。

郭官根據片段截圖,自行比對片中男子是否同一人,進而比對高被捕後在警署拍攝的照片,再決定控方片段中的男子是否就是高。 他在作出比對後發現,控方片段中的男子無論身高、身材、髮型、衣著等,均與高相同,二人除了佩戴口罩的分別外,根本就是同一人。

而關於辨認麥的身份,郭官指關鍵之處在於麥的手提電話片段內容,與控方片段所見有男子用手機拍攝現場的情況相同。郭官強調,示威者在現場拍攝並非違法行為,但正如控方所言,如能確定拍片者就是麥,法庭便可由這一幕出發,留意控方所稱的片中男子是否便是麥。而他看片比對後,確認兩者是同一人。

裁定高與其他示威者均非常厭惡警察

至於高和麥在案中所為是否構成非法集結,郭官裁定高與其他示威者均非常厭惡警察,他們出於共同目的,一心旨在於現場製造混亂、阻塞交通,不讓警車以至救護車離開機場。郭官亦不認為高如辯方所言用手格擋途徑的警車,而是蓄意拍打警車,以宣洩對警察的不滿。

麥則被指有份向警車投擲樽裝物品。郭官裁決指,即使沒證據顯示有關行為是否導致警車損毁、或是令車上警員受傷,但在當時的環境,有大批人群集結在離境大堂內及對開行人路上,就算當時沒有即時的嚴重暴力事件,但亦可以肯定有關行為是挑釁警方,隨時令示威者的不滿情緒升溫。

辯方質疑單憑麥在片中的動作,不能斷定他曾指罵警員和指揮示威者,麥有可能是在指揮示威者讓路給救護車通過。郭官則反駁謂,辯方說法忽略了呈堂片段所顯示的情況,以及和各環節的綜合效應。若法庭只單獨考慮個別情節的一些截圖,做法未免武斷。郭官認為綜合觀察當晚片段後,得出的結論是當時大部份示威者之共同目的,就是要阻止暢航路上的救護車及警車離開機場。

郭官又表示,辯方硬說麥指揮示威者讓路,實在於理不合,亦與麥投擲水樽及指罵警察、以及示威者堵路等行為顯得格格不入。

被告被捕後頭頂破損流血 身體灼痛要沖身50分鐘

大律師鄧子楷為高求情指,高於案發後已辭去廚師職位,並在母親的麵店幫忙。雖然他因牽涉本案而感到大壓力,情緒亦轉差,但他亦有向社工尋求心理輔導。高擔心將來無人照顧母親,因而感到自責,日後會三思而後行,以合法方式表達意見。

辯方又指,高拍打警車時沒有使用其他物件,而且當時警車行進頗快,「我相信佢隻手會痛啲」,案中亦無證據顯示高擔當領導角色。高在案中所為雖然不當,但並非最嚴重,警車最終造成的損壞也與他無關。

至於麥姓被告,審訊期間,拘捕麥的警員湯梓祺曾供稱從沒對麥使用警棍或胡椒噴霧;惟麥抵達警署後,頭頂破損流血,上身及前臂泛紅灼痛,最終要在警署內沖身近50分鐘。麥的代表大狀關文渭求情指,法庭毋須就有關事件作出裁定,但希望判刑時考慮到麥事後受傷,經已「受咗一小小嘅教訓。」

郭官回應指,麥指稱被押返警署途中遭受不當對待一事,與本案裁決並無任何關係,故此裁決理由書沒有提及這一部份。郭官明言判刑時可考慮辯方求情的說法,但即使他這樣做,也不代表接納麥遭受不當對待的說法。

辯方又指,麥面對控罪的嚴重性,與裁判法院同類案件分別不大,但由於非法集結事件與暴動事件位處同一地方,故此案件才要轉介至區域法院審理。而根據上訴庭處理同類案件的趨勢,非法集結罪一般判監12至15個月。

郭官表示需時閱讀辯方呈上的求情信,將兩名被告還柙至下周三,屆時他們將與早前承認暴動罪的另外兩名被告一併判刑。

【案件編號:DCCC814/19、27、28/20】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