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角警署附近遇警截查 女咖啡師暴動縱火罪成還柙 步入囚室前謂:幫我照顧阿爸

更新時間 (HKT): 2021.03.25 11:52

示威者前年9月在旺角警署外縱火堵路,事後一名年輕女咖啡師在現場附近一輛私家車上遇警截查,其間被指曾稱:「我頭先喺旺角警署出面X完差人,見到差人出嚟,驚咪走囉。」警方其後在她的背囊內搜出雷射筆。案件今裁決,法官姚勳智裁定女被告兩項縱火罪及一項暴動罪成,至於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罪,則因控方未能證明被告擁有雷射筆的唯一意圖是傷人,裁定脫罪。被告還柙候判。

被告蕭樂婷(26歲)今到庭聽取裁決,看來比以往聆訊時消瘦。她進入法庭前與男女親友擁抱,而進入犯人欄前,支持者紛紛為她打氣:「加油呀!撐住呀!你唔係一個人㗎!」被告被裁定罪成後,臨步入囚室時稱:「幫我照顧阿爸。」親友則大叫:「我會等你㗎!」有親友抱頭痛哭。

還柙至下月14日聽取辯方求情及作出判刑

法官又指控罪嚴重,會判處即時監禁,現索閱被告的背景報告,並將她還柙至下月14日,聽取辯方求情及作出判刑。

被告早前否認暴動、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及兩項縱火罪。她被指於前年9月22日兩度在旺角太子道西與彌敦道交界用火損毀他人財物,參與暴動,以及在荔枝角道無合法權限或辯解下管有雷射筆。

辯方不爭議當晚有人將植物及紙皮扔入火堆,但否認是被告所為;辯方亦爭議被告遭警方截查時是否如控方所指曾說話,以及所說的話是否出於被告自願。

法官姚勳智在書面裁決理由中指出,部份示威者前年9月22日晚上向在警署執行職務的警員照射雷射光,有人大聲叫囂及手持長雨傘與石頭,且投擲硬物及破壞警署。這顯然是在非法集結,破壞社會安寧。

部份示威者更兩度在太子道西恆生銀行外的馬路上用垃圾桶、垃圾、紙皮等雜物堵路及縱火。毫無疑問,在上述兩段時間已構成暴動的罪行。辯方對上述情況並無異議,只爭議被告有否縱火及參與暴動。

姚官續指,控方倚賴多個公開媒體的片段以指出被告確曾參與,主要是依賴片段中所顯示的女士與被告被捕後被拍攝到的外貌、衣著及裝束等來作比對。

控方亦倚重證人偵緝警員18785的辨認證供,該警員證人用上超過30小時,看過所有相關片段,指其中一名有份縱火女子是黑色頭髮、紮馬尾、馬尾部份為金黃色、戴有黑色半框眼鏡、身穿黑色長袖圓領外套、白色波鞋、鞋踭位置有綠色標記,以及後頸位置有黑色類似紋身。

辯方曾指半框眼鏡只是平常普通款式,黑色外套亦無特別之處,反而片段顯示該名女士衣領口邊緣有白色衣物,但辯方強調被告根本並無白色衣物;而且片段未能清晰顯示後頸的類似紋身,可能只是翻出來的衣物標籤。

官反覆觀看相關片段截圖確認被告參與行動

姚官強調,就辨認證供上,他必須非常小心謹慎,尤其是若單憑衣著作辨認,必須考慮其他人士也可能有類似的衣著。姚官續指,多張從片段得來的截圖顯示,該名縱火女子領口邊有著白色物體。被告被捕時身穿黑色長袖外衣,其領口內後頸的位置長約25厘米,有約1厘米闊的白邊,她所穿的外衣會隨著身體移動,領口位置也會移動,以致在攝影及其他燈光下也有機會可反照出這白色的邊,並非如辯方所述不會出現白色的衣物。

姚官比對被告被警方拘捕的照片及事發時的媒體片段,就片段中顯示該女士後頸位置的類似紋身,認為兩者無論怎樣看來也完全相符。而片段中該女子的金黃馬尾、眼鏡款式、衣著裝束、白色波鞋,以至背包款式等,根本與被告在被捕後被拍攝到的完全相符。

姚官不僅接納警員證人的辨認口供,自己亦反覆觀看片段及被告被捕後的照片,認為已有非常有力的證據,肯定兩度縱火及參與暴動的人正是被告。

姚官裁定被告先後把一棵植物連樹枝及紙皮掉進燃燒中的雜物堆,用以助燃,使現場火光熊熊,對在場人士隨時造成非常嚴重的傷害。被告參與非法集結,且毫無疑問破壞社會安寧,縱火及堵路使道路被阻塞,被告曾參與此暴動是實實在在的,裁定被告兩項縱火及一項暴動罪成。

至於雷射筆,由於環境證供等均未能指向被告管有雷射筆必然是有傷人意圖,裁定她面對的一項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罪名不成立。

【案件編號:DCCC234/20】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