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親女生性 繼母:Z不受教

更新時間 (HKT): 2021.03.25 02:00
■除女童生父外,同被控謀殺的繼母昨亦出庭自辯。

【本報訊】除女童生父外,同被控謀殺的繼母昨亦出庭自辯,哽咽承認對女童的死要負起最大責任,「佢點錯都好,佢只係五歲大嘅小朋友」。她指丈夫的一對子女不受教,親女兒則「好乖好生性」,處處為她着想;惟當談及親女稱死者被拋上天花撞到發出「碰碰」聲時,她則指女兒「比較鍾意認叻、誇大」。

次被告昨午出庭自辯,稱當年帶同三名子女搬到母親家中居住,是希望小孩能開心成長,有完整的家,惟最終未能如願以償,因搬家後要面對管教子女等問題,令她壓力很大。

對於兩兄妹的傷勢,次被告坦承所有傷痕均是自己及丈夫用藤條或拖鞋毆打而成,她指兩兄妹不聽話,「鬧又鬧過、講又講過」。提到女童Z的死,次被告哽咽謂「對Z我要負起最大嘅責任」,稱Z只是五歲大的小童,自己則是大人,故要負責任。

談及證供時卻指親女「認叻」

次被告承認只打過親生女兒Y一次,被問及為何有差別對待,她稱Y很乖,不需她操心課業;讚Y「好多時會為我着想、為我諗」,並會替母親處理微小的困難。次被告續指,Y明白賺錢的辛酸,會選擇較便宜的擦子膠。另一方面,她指替Z洗澡時「嗌極佢都唔肯郁」,即使哄也沒用,「拖佢佢喺度嗌」,要花很長時間說服Z,她才願意洗澡。次被告稱發現Z右膝後方的潰瘍後,曾用消毒藥水清洗傷口;Z身上縱橫交錯的藤條印,則是丈夫用藤條造成。她稱Z死前一個月沒打過Z。

早前證供顯示,Z於死前一日曾玩「飛高高」,次被告則建議丈夫將Z的頭撞上天花板。次被告昨解釋丈夫只是抱着Z腋下,手掌有時會離開Z身體,「會有少少離一離手,只係離開一啲啲」;而撞上天花板只是說笑。對於Y供稱Z被撞到發出「碰碰」聲,次被告解釋當時有模仿「碰碰」聲,Y或有所混淆,又形容Y「比較鍾意認叻、誇大」。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