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1三個月旺角被捕 官裁定自願招認 餐廳職員非法集結罪成遭還柙

更新時間 (HKT): 2021.03.26 13:21

前年太子8.31事件三個月,大批市民到太子站悼念,並在旺角聚集堵路,爆發警民衝突。餐廳職員被拘控非法集結及管有雷射筆,案件審訊時,辯方要求剔除被告招認錄影會面,指警員引導被告作出假招認。惟裁判官黃士翔今裁決時拒絕剔除,認為沒證據顯示警員引導被告招認,而且被告回答開放式問題時,可說出案發細節,不似造假,王官根據被告的招認裁定非法集結罪成,將他還柙至下月15日判刑,以等候索取背景及心理報告。

被告呂葆華(33歲)被控非法集結及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兩罪,指他於前年12月1日,在旺角彌敦道及亞皆老街交界參與非法集結,並管有一支雷射筆。被告今步入囚室時,有聲援市民向他打氣謂:「撐住呀!手足!」被告聞言回眸,緩緩點頭。

被告有讀寫障礙 但能閱讀及明白權利條文內容

審訊期間,辯方要求法庭剔除被告的招認錄影會面,指警員拒絕讓他見律師,並誘使他作出假招認。就此,控辯雙方均傳召了專家證人,分析被告招供的心理狀態。雙方沒爭議被告有讀寫障礙。

黃官今裁決指,控方專家的分析合理及中立,但辯方專家不夠獨立,非常依賴被告所述作為事實基礎,沒要求被告進一步解釋案發過程,全盤接受其說法。因此,法庭只會依賴控方專家意見。

辯方指被告容易受人影響,而且因為有讀寫障礙,不明白羈留人士通知書所述的權利。但黃官認為,這不表示被告會作出假招認,當控方要求他在庭上讀出有權找律師的相關條文時,他能閱讀及明白內容。

審訊時被告供稱,當其母親問警員可否找律師時,警員稱案件很簡單,不用找律師。黃官質疑當時被告亦在場,但他沒有進一步要求找律師,及後在盤問下才首次透露因當時警員不讓他說話,故這明顯不是事實。

因此,黃官不接受被告所說,他曾經要求找律師卻遭警員拒絕,裁定警員已向被告清楚解釋其羈留權利,被告清楚知道自己有權找律師,但他沒提出要求,而警員從沒威逼或利誘他招認。

管有攻擊性武器罪不成立

黃官續指,沒證據顯示警員曾教被告作答,或供稿讓他照讀招認。錄影會面顯示,警員提出開放式問題後,被告可回答細節,並非僅是確認問題,其表現不似正在作出假招認。黃官認為,被告的招認真實及可靠,雖有矛盾之處,但相關部份並不重要,故不會行使酌情權剔除其招認。

黃官指,根據被告招認,他事前因看到網民號召,故去現場參與集結,至警方開始驅散才離開。他當日戴上手套,是為了避免留下指紋,並在有需要時協助堵路。因此,被告明顯是非法集結的一份子,必然知道其行為破壞社會安寧,故裁定他的非法集結罪成立。

至於管有攻擊性武器罪,被告在錄影會面中表示,只打算用雷射筆照射警車,從沒打算照射或傷害警員。黃官認為,案發時被告身上沒有其他物品,而涉案雷射筆藏在袋內,不排除他確實不打算用來傷害警員,故裁定他罪脫。

被告指有白衫警向他表示「你係曱甴,唔使搵律師」

辯方求情指,被告已有悔意,並且積極反省,積極配合法庭社工,參與善導會提供的課程。而善導會表明,日後會繼續跟進被告情況,被告亦願意配合。

辯方指,案發當晚,大部份示威者均在旺角道聚集,被告身處的亞皆老街位置之集結暴力程度較低。當日被告抵埗時,現場已有人堵路,他沒參與或使用暴力,並於警方驅散時立即離開。此外,網民原本號召示威者去太子站集結,但被告去了旺角站,顯示其計劃程度不高。辯方強調,被告沒有參與組織、帶領或煽動事件,案中參與程度低。

黃官問辯方,若果依賴控辯雙方的專家意見,是否足以了解被告的精神健康問題。辯方認為,雙方專家的診斷已足夠,除非法庭欲了解被告的犯案動機及現時態度,便可考慮索取心理專家報告。

黃官最終接納辯方意見,將案件押後至下月15日判刑,等候為被告索取背景及心理專家報告,其間被告須還柙。

早前審訊時,辯方反對將被告的招認錄影會面呈堂,指被告曾要求見律師及家人, 但遭警員拒絕,其間有白衫警向被告表示「你係曱甴,唔使搵律師」。辯方指另有警員誘使被告謂「錄影時合作的話,好快就可以離開」,警員則否認。

【案件編號:WKCC2323/20】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