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歲女童虐殺案 繼母曾向丈夫表示「睇佢前面就憎佢後面」

更新時間 (HKT): 2021.03.26 17:44

5歲女童疑遭生父及繼母虐待致死案,今於高等法院續審,繼母繼續自辯。控方盤問時指,繼母曾於微信向丈夫形容「睇佢(女童)前面就憎佢後面」,繼母今解釋只是抒發情緒,因面對女童覺得壓力很大。控方續指,兩童曾表示想搬回舊居,但繼母漠視他們意願,繼母今承認兩童的確不願意跟自己回家,男童稱欲回祖母家,女童則指「夜晚想去McDonald’s瞓」。

案發於2017年8月至2018年1月,首、次被告分別是女童Z及男童X的親父及繼母,女童Y為次被告的親生女兒,兩被告均否認謀殺Z。

控方今向繼母指出,一家搬進新居後不久已經討厭兩童,而且對他們的憎惡亦與日俱增。繼母不同意。

因為乖巧 從未以下流字眼形容親女

控方直指,繼母曾以極之下流的字眼形容不是親生的兩童,繼母承認「係,我讀書少」,但她只是表達情感。她指友人及同事均「粗口爛舌」,不過她與家人有共識不會在小朋友面前說粗口。控方再指繼母從未使用下流的字眼形容親生女兒Y,她則解釋因為Y乖巧。

被告夫婦多次於微信表示「想殺咗佢」,繼母解釋只欲表達情感,不會付諸實行。她承認曾表示「同佢哋出街影衰晒」及「討厭(Z)到一個點」,解釋因兩童曾推跌店舖內的物件,Y卻從未如此。至於「睇佢(Z)前面就憎佢後面」一語,繼母解釋是抒發面對Z時壓力大的情緒。

繼母曾告訴密友,丈夫連續打X多達295下,她今稱從未親眼看見此事,因丈夫打X時她沒有參與,她只聽到幾十下的藤條聲,「一定冇二百幾下咁多」。控方問X當時是否哭喊、尖叫,繼母同意。控方質疑為何無人出手阻止X被打,繼母辯稱有站在X後方以表情示意丈夫停手。控方直指繼母說謊,因訊息顯示她當時都有下手打X,繼母最終承認。

她承認控方所指,兩童曾表示欲搬回舊居,但她認為兩童是以此威脅自己。控方指出繼母從未將兩童的意願告訴奶奶、小叔及大伯,繼母解釋當時只覺得兩童不情願跟自己回家,X更明言「我咪返阿嫲度囉」,Z則指「夜晚想去McDonald’s瞓」。

稱有自殺念頭但沒有行動

繼母早前供稱,母親因交通意外而患上抑鬱症,需定時覆診及服藥。控方指繼母自言亦有抑鬱症狀,可是卻從未就醫或服藥。繼母同意,指起初並不覺得自己有精神問題,但案發後就情緒問題求診,才從主診醫生口中得悉自己患有抑鬱症。

控方指她根本從未有自殺念頭,她稱有想過但沒有行動而已,控方追問其自殺計畫,她直言曾想過燒炭、鎅手或吊頸。控方追問指,當她被轉往小欖精神病治療中心時未曾向精神科醫生廖清蓉提及此事,但她堅持有此對話。

控方其後談及其母,即是第三被告。控方指繼母曾於微信告訴丈夫,母親「係咁打係咁打,但對佢(Z)嚟講好似搲痕多啲」。繼母解釋母親欲令自己息怒,曾打Z手掌,並安撫自己稱「打咗啦」。

辯方覆問時問繼母,是否經常與朋友說粗口,她則稱只得一個朋友。辯方讀出繼母向丈夫發出的短訊:「但首先係阿哥唔好再話走,我好記仇㗎,佢再講我唔睬佢」、「我同佢傾完」、「阿哥講到喊」,繼母庭上解釋X曾表示想回祖母家,「講到好似想離家出走」,她遂與X講道理,X聽罷激動落淚,為自己的說話感到後悔。辯方又提到繼母曾表示「我打到佢仆街,除咗個頭」,她解釋Z的臉經已跌損,故沒有打頭。

案件周一續審。

【案件編號:HCCC28/20】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