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人誌:唔測唔知英文差 Miss Jane

更新時間 (HKT): 2021.03.28 02:00
■Miss Jane免費為網友急救「語癌」,義助計劃移民的港人通過IELTS大關。

十個人移民,九個去到彼邦要講英文,一個去搵蔡英文,可想而知這門國際語言多麼重要,大專講師Jane有見及此,免費教授英語會話,上月在facebook廣發英雄帖:「各位將會去加拿大嘅朋友,如果你想知道如何可以改善自己的Oral English或IELTS(Speaking Part),可以PM我做一次一對一測試,免費的。我會針對個別學習人士,講解其需要改善的發音和說話技巧,並且會給予評語。」

唔搞移民,唔知香港有好人;不說英文,不知聽到人頭暈,難得Miss Jane有耐性逐個把脈,她說:「幫一個人可能用半個鐘,不是很多時間。幫一個是一個,當他們知道方向,知道怎樣改善,他們就有目標。」

撰文:黃啟發

攝影:黃文邦

據說以前世間上只有一種語言,然而人類妄想興建巴別塔直達天廷,上帝就搞亂了他們的口音,令彼此語言不通;又據說英語在港實際用途少,有全國政協委員提議取消其必修科地位。學習英文似與上帝及政協打對台,但若閣下打算離開,就只好請兩位讓路。

英文第一用來應付移民後的生活,第二應對移民官,第三應考IELTS。如果昔日在港滿口英文是炫耀,今後就是必然;英文水平決定面試是成是敗,渾身解數還是渾身不自在;持BNO居英初期不用過IELTS一關,單說考試,這項服務對移民加澳等地人士更逼切。FB專頁《香港人DIY移民加拿大》不少group友擔心肚裏雞腸欠奉,求教英文怎樣學,IELTS怎樣考,移居當地不會說話怎樣好,Miss Jane看在眼裏,決意拯救移民潮蒼生。

出帖不過兩天,500多個like,80多人傳來私訊,60多人接受快速測試,她說:「你(記者)都可以做,形式就是他講一大段英文,10至20分鐘,若我覺得他講得不夠,就像考IELTS一樣向他發問。對答過後我告訴他哪些音不行,例如sh或r音,然後是連音的問題,一句句子的重音,一個字的stress。」她指連音是港人重災區,每每逐個音吐出,「譬如outdoor activities,不懂讀作outdoor-ractivities;譬如weekend讀作week-end,不懂week-kend,差少少已經差一、兩個grade。」

IELTS四張卷Reading、Listening、Writing、Speaking,後者會話容得下文法錯誤,只要句子意思不變,preposition、字後面是否加s,有沒有ed都不是致命傷;Writing則白紙黑字,是錯躲不過,比如網友回應Miss Jane的帖文,十之七、八寫上「PM pls」、「PM thanks」,有求於人卻要人家送上門,有冇搞錯?可能無品,也可能是時態出錯,他們大抵想說:「PM-ed」。也要注意passive voice、active voice,例句:「The police killed the suspect.」「The police was killed by the suspect.」搞錯不但扣分,police也不會放過你。

生命燃亮生命

命運無法自主,成績大抵能掌握,每人講電話30至45分鐘,確診「語癌」後依建議自我修行,可以覆診,回頭客不少。老師發現女人心急,男人慢熱,「很有趣,那60多人開頭九成女孩子,後來八成是男孩子。」年齡層面上也分開兩類人,一類四、五十歲專業人士,英語較流利;另一類不過二十來歲,阿姨我想努力了,「有些英文很流利,但grammar錯晒,有些因為我識廣東話才聽懂他們的英文說甚麼。」

網友心存感激,問Miss Jane何故幫人,答案就是生命燃亮生命,這位老師說:「一個人活在世上沒多大意義,但若你能啟發別人,令別人變成更好的人,我覺得這才是生命所在。人們需要了解自己的英文水平,我做得到就做,來幾多個做幾多個,有時間就OK。或者因為我是老師,有時學生心情不好,失戀、成績不好,半夜我也和他傾偈,我只是將這份愛心延伸開去。」

好老師網名Chan Jaanne,FB只此一家,歡迎私訊。她在帖文自稱「20年全職英語講師」,活像補習廣告,很有招客意味,其實分毫不取,網友不敢相信世上有免費午餐,記者也問她何故不收錢,「賺錢很大壓力,經常要計數,半個鐘頭幾多錢,『𠵱家九個字,我計你一個鐘!』你不覺得很麻煩嗎?而且講真不是很多錢,算啦,我現在又不用乞食。」

歡樂滿東華說為善最樂,你可能不信,但美國The Wharton School of the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教授Adam Grant也有此說,他更提倡Five-Minute Favor,每日用五分鐘幫人,而Miss Jane所花是五分鐘的倍數,「幫人有一種endorphin(快樂荷爾蒙安多酚),但幫甚麼才是key,跟你的expertise(專業)有關比較好,不要人人都幫人入信封。譬如你是一個記者,你的觀察力、敏銳度、語言能力都是你的強項,可以從中發揮你自己,so that你的talent不會浪費。」

所以她教英文,甚至想做IELTS改卷員,報酬不多,只求經歷,奈何改卷近乎全職,只好作罷,「我很着重life experience,我覺得人最好五年換一份工,但很可惜香港以至全世界,份工是base on你之前做過甚麼才請你。」這目標叫價太高,就是她本人也達不到,只好在校內廣泛教學,涉獵繙譯、Academic English、Business English、普通話、心理學,周身刀張張利,單說心理學,和記、富士康高層都上過她的課,學習欣賞90後員工,每堂學費2,000元,全歸校方,她贏得經驗。

話說她19歲時考大學壓力太大,患上抑鬱症,想到悲處尋死解脫,幸得家人窗下留人,終憑意志走出深淵,告別眼淚,決意做個快樂人,去年出書《21世紀完全快樂自由人攻略:掌握思想、財務、健康,做個百分百快樂的人》,筆名字悠,從思想自由、財務自由、健康自由教人活得瀟灑,今次訪問單說財務,「你要有passive income,不要投機,但要投資,因為錢會貶值,現在10元十年後剩下七個幾。」

有了passive income打底,工作為興趣不為生活,「我有些同事看見銀行戶口多個零就好開心,但不買東西,做到自己嘔血,真的嘔血入院,唔知為乜。」她說:「我們不同,經常好像活得不耐煩,去找新事物,去經歷,我自己就是這樣。我拍片都拍過,做過導演。」拍下五集《我們的90後》,YouTube找得到。

自由換取自由

只要Miss Jane老師乖乖讀個博士學位,升職可期,晉身教授行列,她卻與仕途過不去,「沒有人生目標才想升職,不知道自己想做甚麼就升職吧;沒有夢想才想升職,我們有夢想的才不想升,升我加少少,但我的passive income餅餅聲啦,係咪先?」道理這麼說,有人生目標就有自主權,跟着目標邁進;沒有人生目標就沒有自主權,渴望升職,將自己命運放在別人手上。

她甚至教學生,人生在世就是要玩,但玩要錢,便要工作,「人生要玩,玩的意思是有自主權,做自己喜歡的事,工作只是一個工具去幫助你完成你的夢想,但若你已經把夢想變成你的工作,你已經不需要再工作。」道理一字咁「錢」:「我不喜歡錢,所以我要努力賺錢!」

今時今日大家性命財產旦夕不保,夢想兩個字太奢侈,但若閣下夢想是遠走他方,則與自保不謀而合,天生一對,「我的夢想是做全職作家,住在我喜歡的不同國家,有新的inspiration(靈感),就可以寫很多東西,可以的話我甚至想在不同地方教書。」去年日本某大學開出聘書給她,可惜過得日本過不到武漢,疫情煞停一切,也許因此這位老師才有時間心力教網友英文,她另一個帖大抵在說別人也說自己:「我們的時代,就是有些人用自己的自由拿去換大家的自由。」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