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香港搞文革會成功嗎?(鍾劍華)

更新時間 (HKT): 2021.03.29 02:00

有了《國安法》,政權就像有了胡作非為的通行證,任何反對它的,都可用「顛覆國家政權」的名義來威嚇檢控;任何它看不順眼的,都可用「危害國家安全」名義來取締。

理論上,法治社會的所有法例,都應透過具代表性的民意機關來通過,也該有足夠的制衡機制以防止法例被濫用。沒有這些,任何被高舉的法律條文都只是暴政。更何況《國安法》所包含的內容,根本就與《基本法》的種種人權保障相牴觸,也不符合《人權法》的大部份內容。

北京情願一再推翻承諾,也不讓香港在民主體制上有所發展,看來就是不接受任何形式的權力制衡。到了今天,這種封建暴權傾向根本無從用任何文明價值來解釋,只能繼續以「社會主義」幌子來自說自話,又以「民族復興」作招徠。這樣其實迷惑不了多數人,只可以為少數嘍囉提供打邊鼓的藉口。

《國安法》內容空洞、概念模糊不清,卻可被權勢操弄,成為無所不包的萬能Key。加上制度落伍,讓特區政府及其打手以為可以予取予攜。北京也好,特區政府也好,現在動不動就指別人違反協議,但自己卻不斷濫用法律,漠視準則;不斷在世人面前暴露雙重標準,還憑甚麼去爭取支持。

倒退反動的力量最害怕就是進步與發展,因為他們根本跟不上步伐,也不能適應文明與進步。香港今天的局面,是這種反動力量不惜把香港拖回比半世紀前更不堪,所用的手段與曾被中共定性為「歷史錯誤」的文革沒有分別。

「政治過關」作風越吹越烈

過去幾星期,港人有機會親身感受文革那種氣氛有幾荒謬。博物館的展品曾有過專業的鑑選過程,現在卻因喉舌報章一篇充滿黨八股味的報道成為爭議;又因一位建制議員的言論,據說稍後便會有展品因此被抽起。另一方面,一個完全沒有傳媒經驗的官僚,竟在扮演「廣播教師爺」的角色,一再抽起專業傳媒工作者製作的節目。還有的是打着「專家」旗號的某些醫療隊伍中人,竟不惜把權勢的政治需要放在專業判斷之上。

這些行為,不是與文革時的政治審查及訴諸暴權的野蠻沒有分別嗎?港人對這些自然心裏有數。就算建制力量能提出甚麼似是而非的理由,其實都騙不到大部份港人。可是在另一方面,文革中的那種人人要向權勢交代,個個要政治過關的作風卻越吹越烈。特區高官及一眾建制奴才爭先恐後自不待說,公職人員要宣誓,就是要令更多人只能根據一言堂的標準來發聲。而突然間被翻炒的新疆棉花事件,變成充滿中國特色的抵制割席,只見一眾藝人自動投誠,那種醜態可說是香港大半個世紀以來未見!

短期而言,國際社會就算願意繼續為港人發聲,也很難直接干預。而港人肉在砧板上,要反抗就要付出沉重代價。不過只要大家都不欺騙自己,赤裸的謊言說上一千遍還是謊言,大家心底裏都清楚《1984》裏的「老大哥」,或者香港面對的「阿爺」是甚麼貨色。謊言可以欺騙眾人於一時,但肯定不可能永遠欺騙大部份人。在香港翻炒文革的手段不會讓今天發生的事變成正確,帝秦式的法律也始終保不住始皇幻想中千秋萬代的江山。

讓每個人從自己做起,活在真實,由自己周邊開始,大家都講真話,不要讓集團性的蒙騙行為及人人過關式的奴化表忠欺騙。大家都抵制欺騙性的言行,來自權勢的胡作非為便不會得逞,進步發展的力量也必然會扭轉反動與倒退的野蠻。

鍾劍華

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總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