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道人生:愛上何桂藍(李怡)

更新時間 (HKT): 2021.03.29 02:00

好幾年前,看過HBO的電影《戀上海明威》(Hemingway & Gellhorn),講作家海明威與戰地記者瑪莎·蓋爾霍恩的愛情故事。在西班牙反法西斯內戰(1936-1939)中,全世界許多知識人都主動前往西班牙支援共和軍,在炮火連天的時刻,海明威、蓋爾霍恩和大群人在酒店大堂躲避,這時,轟炸聲中傳來一陣兒童哭聲,蓋爾霍恩立刻跑出酒店,不顧子彈橫飛循聲尋找,海明威叫她不住於是也追出去,她找到一個兩三歲的男孩在媽媽身邊哭泣,而媽媽在血泊中已喪生。蓋爾霍恩把孩子抱回酒店,海明威對她說,槍林彈雨你不應該跑出去;她說,不能夠讓孩子在媽媽的血泊身邊嚎哭。海明威神色凝重自言自語:這是我見到的世上最勇敢的女人。這一刻,他愛上了她。

早前,47人案在法庭申請保釋,有報道何桂藍在保釋申請陳辭中,說她可以接受任何具體的保釋條件,但不接受任何限制言論自由的保釋條件。她說這句話的後果是甚麼,相信她一定知道。網上有周小龍的回應:「何桂藍小姐,單憑你這句話,我已經愛上了你。」

時代真是不同了。1936年,最勇敢的女人是冒着槍林彈雨,去找尋一個哭泣中的小孩的女人;85年後,最勇敢的女人是不接受限制言論自由的保釋條件的女人。

現在是甚麼時代呢?我想了想,現在是「人人可以講,又人人不可以講」的時代。

人人可以講,意思是不需要專家,不需要評論家,任何人都可以告訴你社會多麼荒謬,都懂得批評那些掌權的大人先生女士們一本正經地講些自己都不相信的道理。比如就接種疫苗來說,專家說,本港要有約七成人打針,才能達致群體免疫,方可考慮放寬防疫措施。林鄭發文,說以現時的接種率, 恐怕要一段頗長時間才可以調整社交距離措施。眾所周知,目前只有科興疫苗提供,而政府專家委員會表示,科興整體有效率50.66%,若是變種病毒,則有效率只有約30%。即使全港人人接種,又如何可以達致群體免疫?

隨便舉這件事,就知道許多問題人人都看到。再就特首及政府團隊的民望連連插水來看,市上阿寶阿勝、不管黃絲藍絲,已經是人人都可以對時政提出大量批評意見了。只要具有普通常識,不須專家,也可以看出時政的荒謬。

但現實是「人人不可以講」,是指不能在媒體上講,哪怕只是社交媒體。國安法太多任憑解釋的模糊地帶,執法和司法太難以預期,越來越多看不見的紅線。禁忌從文字談話延伸到藝術,M+藝術館被指「侮辱國家尊嚴」、《理大圍城》紀錄片被官媒指「散播仇視國家情緒」,無法上映。近日自由亞洲電台訪問導演周冠希和獨立饒舌歌手JB,他們都提到因自由表達而受到打壓,感嘆禁語已是今日香港的現實,令創作人感悲哀。

許多語詞都不能說,「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願榮光歸於香港」不能說,連「香港加油」也不能說。若向中國大陸看齊,連自由、民主、法治、共產黨、小熊維尼、翠翠等都是禁忌,許多香港人或看不懂的諧音、怪字頻頻出現。「不可以說」只是掩耳盜鈴,自欺欺人,而「人人要說」的話不僅存在,而且會因禁言而在人們心中更澎拜。

不止是香港和中國,甚而美國和西方,左膠肆虐之下,也有了許多人人想說又不能說的「政治正確」的忌諱。

我享受過在港英的法治保護下,對仍然禁言的海峽兩岸指點江山、揮斥方遒,並樂見台灣的變遷。香港資訊最自由、創作最活躍的時代,俱往矣!今天,維護言論自由的人最勇敢,我也愛上了何桂藍。

www.facebook.com/mrleeyee

李怡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