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聯與作家出版《「佔中」透視》屈收美國錢被控誹謗 評協勝訴獲賠25萬

更新時間 (HKT): 2021.03.29 20:35

中聯辦控制的三聯書店2015年出版《「佔中」透視》一書,內容形容「佔中」是有外部勢力介入的顛覆運動,屬顏色革命;又指由資深傳媒人呂秉權牽頭成立的獨立評論人協會(評協)收受美國資助,選擇性報道,偏幫示威者等。評協同年入稟高等法院,控告三聯及該書作者余非誹謗。案件兩年前審結,高等法院今頒下判詞,裁定評協勝訴,下令被告向評協支付25萬元賠償。法庭同時頒下禁制令,禁止被告再發佈涉案誹謗文字。評協發聲明表示歡迎判決,認為還評協一個公道,保持評協清譽。

獨立評論人協會聲明表示,一眾會員不為五斗米而折腰,只會本着良知與風骨,獨立評論時政,秉筆直書,推動社會進步。聲明重申評協2014年成立時,已表明不接受外來捐款,從沒有收取外國金錢,不受外國組織支配,經費全靠會員會費、稿費、賣書和講座等收益。評協指社會要有良好言論自由環境,各方言論均要基於事實和查證。

三聯書店回應傳媒查詢時表示,對法院有關《「佔中」透視》一書的裁決表示遺憾,會仔細研究判詞,並諮詢法律意見。

被告為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及筆名余非的作家關秀琼。評協審訊時指,涉案書本內容指評協獲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NED)資助,在佔中期間選擇性報道,偏幫佔中示威者,影射評協會員是外部勢力的槍手,評論均帶有政治目的。

涉案誹謗段落分別在書本第58及111頁:其中58頁指出「呂秉權⋯⋯另一身份是由美國NED資助的獨立評論人協會的成員。⋯⋯親泛民立場鮮明,『佔中』期間選擇性報導事實,評論觀點偏幫『佔中』示威者」。而第111頁則寫明「⋯⋯中情局有『分店』,NED是其中之一⋯⋯NED,全名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國家民主基金會),表面上是非牟利機構,由美國國會撥款資助⋯⋯自1995年起開始資助本港的反對派組織⋯⋯」

被告的立場是,有關段落並非指出NED資助評協或評協及其會員因收受NED資助而變得不獨立,因為兩段文字是獨立的陳述,沒有關聯,縱使後者提及NED資助「反對派組織」,但並無指明是評協。

損害評協聲譽 令人質疑其核心價值

惟暫委法官許偉強認為,應假設一個「明理的讀者」(reasonable reader)會完整地閱讀書籍,當讀者看到第58頁所講的NED資助評協,自然有興趣想知道NED的背景,而第111頁正正就為讀者提供解釋,認為兩者有關。

此外,法官認為涉案書籍的要旨亦要考慮在內。該書其中一個要旨是,「佔中」是由美國政府策劃的顏色革命,故當讀者閱讀涉案段落時,必然得出NED自1995年起資助本港的反對派組織,而評協收受NED資助,從而撰寫偏幫示威者的評論。

判詞續指,被告並非以「內容真確」(justification)作抗辯理由,亦無質疑評協是否確實獨立,法庭毋須就此作出裁斷;涉案言論傾向損害評協的聲譽,令人質疑其核心價值是否受到影響,構成誹謗。

資料或來自「港人講地」 官指欠合理步驟核實

判詞接著分析被告的抗辯理由是否成立,包括「雷諾茲特權(Reynolds privilege)」及「受約制特權(qualified privilege)」。前者必須證明事件涉及公眾利益,而發佈者已達到負責任新聞作業的標準。以本案而言,亦即被告是否有作出合理的步驟去核實其消息來源,以及向評協作出求證。

次被告關秀琼作供時承認,她於2014年在互聯網看到呂秉權的一張相片,內容提及呂是評協會員,收受NED資助;惟她接受盤問時承認不知照片是誰拍攝、何時上載、以至內容出處等,並透露可能是從網媒「港人講地」下載。

法官認為,關秀琼所依賴的資料來源並不可靠。此外,關秀琼亦依賴評協會員區家麟所寫的文章《美國佬亡我之心不死,又如何》,但法官認為,文章以諷刺方式撰寫,區家麟作供強調從沒看過涉案相片或聽過評協收受NED資助等,看不到文章如何成為「可靠」消息來源。

此外,關秀琼指Jamestown Foundation曾接受NED資助,而評協成員之一林和立正是該基金會的成員;而評協成員同時是香港記者協會成員,記協則是國際記者協會成員,而國際記協又曾接受NED資助,認為他們有關聯。判詞反駁指,一來林和立並非Jamestown的會員,只擁有榮譽銜頭,而評協及香港記者協會是兩個獨立機構,看不到Jamestown或國際記者協會收受NED資助,如何可得出評協收受NED資助這結論。

三聯董事總經理及涉案書本作者作供自相矛盾

再者,三聯董事總經理李家駒及關秀琼作供時多次自相矛盾。李一方面稱只基於有限資源,「冇慣例做資料核實」,一方面則指「內容冇誹謗,唔需要核實」。而關亦有類似的矛盾說法,最終法庭不接納被告已做足合理工夫、負責任地查證資料。

至於「受約制特權」,判詞指出,若消息發佈者基於法律、社會或道德責任,發佈有關公眾利益的陳述,而受眾亦有需要知悉這些陳述,則可免除誹謗責任。

被告稱在加深對佔領運動的社會政治研究方面,自己和目標讀者都有利益。然而判詞指出,不能僅僅出於好奇或熱衷於某件事,就構成發佈誹謗論述的辯解,而要確實有個人利益牽涉其中,故同樣不接納這個抗辯理據。

評協索取100萬元賠償,包括一般損害賠償(general damages)、懲罰性賠償(exemplary damages),以及加重損害賠償(aggravated damages)。惟法官指出,加重損害賠償一般是針對原告的情感損失做出賠償,不適用於公司個體;至於懲罰性賠償,法官認為被告只是沒有採取適合的步驟去核實資料來源,不足以證明被告是故意或魯莽作出誹謗行為,且原告沒提出足夠證據證明被告因而獲得重大利益。

余非著作獲選好書 政府嘉許

判詞提到,直至2017年11月24日,被告共出版了3,000本涉案書籍,其中1,080本已出售。法官考慮相關案例、原告的聲譽地位、被告的行為、誹謗的性質、所造成的影響等因素後,認為適合的賠償為25萬元。

被告關秀琼筆名「余非」,生於香港,在中文大學主修中國語言及文學,副修中國音樂,後來獲中大碩士學位。資料指她曾赴英國修讀出版課程,取得碩士學位。關長期擔任編輯工作,業餘從事文藝寫作,著作曾當選「1999-2000年好書龍虎榜」十大好書,2006年獲頒民政事務局局長嘉許計劃獎狀及獎章。她亦著有《當代中國國情與政治制度(增補版)》、《當代中國國情與外交拓展(增補版)》及《雷鋒是怎樣煉成的:一個香港人的角度》等書。

【案件編號:HCA1438/15】

-----------------------------

蘋果初心不變!26周年「撐蘋果Tee」預售:

你的優惠訂購海外訂購按此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