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歲女童虐殺案 精神科醫生指繼母患有嚴重抑鬱症 有文獻顯示會自動康復

更新時間 (HKT): 2021.03.29 16:00
精神科醫生蔡永傑

5歲女童疑遭生父及繼母虐待致死案,案件今於高等法院續審。辯方傳召曾為案中繼母作過精神評估的精神科醫生作供,指繼母案發期間患有嚴重抑鬱症,例如每天均會就家務及管教子女等問題向丈夫訴苦,又自言想死甚至「全家一齊死」等。雖然繼母從未就抑鬱症求醫,但醫生指有文獻顯示,有患者會自動康復。

辯方傳召精神科醫生蔡永傑作供。蔡曾任青山醫院法醫精神科副部門主管,現為私人執業醫生。他自言曾為案中繼母作精神評估。他知道另一名精神科醫生廖清蓉曾兩度為繼母作精神診斷,而他只作出一次診斷;但蔡指繼母首次會見廖,是因還柙期間出現適應問題,廖未曾問及繼母關於案情的問題。蔡於案發3年後會見繼母並撰寫報告,其後廖就蔡的報告二度會見繼母。

蔡自言曾一共花約18小時,檢視繼母及丈夫的微信對話。廖的評估較著重與繼母的談話內容,惟蔡強調兩被告的微信對話能準確反映繼母案發時的精神狀態。

蔡診斷繼母曾三度抑鬱症發作,首次是她12歲被人強姦後,當時她年齡小,不懂求助,又不想母親擔心,並覺得自己愚蠢,害怕別人不相信自己,故此「將所有唔開心同抑鬱收埋」。她事後情緒持續低落,經常缺課及發噩夢,常夢見被強姦時的情境,又不斷想自殺。校方留意到她鎅手,遂轉介她見社工。她整整一年陷入抑鬱,直到中三綴學。

醫生指繼母或因病錯判子女導致如此對待兩童

蔡續指,繼母得悉前夫有婚外情後,再度抑鬱症發作,並持續一年至年半。繼母於案發期間,再因繁重的家務、加上照顧子女時倍感壓力,引致第三次病情發作,而今次復發病情嚴重,例如容易煩躁、哭喊,感到強烈絕望及無助,更會喊叫及打牆,而且胃口不佳,難以呼吸,以及「想死同埋全家一齊死」。另外微信對話顯示,她會「火燒心」及頭疼,顯示她的精神狀態受到嚴重困擾及失衡。

廖曾指出繼母積極維繫社交生活,但蔡對此說法並不認同,指繼母的微信對話內容圍繞照顧小朋友、做家務及感到不開心。繼母每天都會向丈夫訴苦,雖然她偶爾會說笑令自己開心,但對話內容主要申訴生活上的困難以及情緒問題。蔡總結謂:「我睇唔到佢社交活動同普通人一樣。」

對於繼母曾於微信表示「我有啲想摙死自己的感覺」、「一家六口齊齊燒炭算數啦,快靚正」,蔡指繼母覺得無助,自覺處於困局中。至於廖指繼母未曾有實質的自殺計畫,蔡認為繼母曾於微信要求丈夫「如果我真係有咩事,幫我睇住阿媽同阿B,要照顧好佢哋」,其「托孤」行為顯示她非常絕望。對於繼母從未就抑鬱症求醫,蔡指有文獻顯示,有患者會自動康復。

另外,嚴重的抑鬱症病患者會有認知問題,例如是非不分、自制力減退,「好惡咁對人」;繼母難以控制自己脾氣,容易錯判子女,認為子女與自己「鬥氣」,加上兩童後期抗拒及不服從,繼母才會如此對待兩童。

辯方精神科醫生:越愛錫就越有期望

控方盤問時質疑,廖認為抑鬱症患者會對生活各範疇失去興趣,但繼母並非如此。蔡表示廖的說法理論上正確,但有個別例子顯示患者會在某方面出現沉迷,例如有青少年會沉迷打機。

至於抑鬱症患者會自動痊癒的說法,蔡補充指廖首次會見繼母,是就其適應問題作診斷。根據蔡於小欖精神病治療中心的經驗,若對方並無自殘風險,就會盡快讓他離開,故當時無人知道繼母究竟是否經已痊癒。

控方指繼母曾要求丈夫「你要打一鋪過打夠佢(女童Z),唔係佢要返學,散唔切啲傷勢」,如此是否證明繼母仍然有判斷力。蔡答謂繼母可能只是挖苦女童或者意氣用事。

對於廖醫生又指出繼母不帶女童求醫,以及讓她停學,是因害怕被人發現女童的傷勢,控方直指廖認為上述兩件事證明繼母仍有判斷力。蔡回答稱醫學上不會以二元角度判斷患者,即「有」或「無」判斷力,而是根據程度診斷;例如繼母不會在所有範疇上均有判斷能力,尤其在她持續受困擾的事情上。

控方續指,對話顯示繼母曾有意讓女童連續數日捱餓。蔡回答謂繼母未必能分辨女童是鬥氣抑或飢餓,因女童是不願意吃飯。蔡續指「越愛錫就越有期望」,若對方經常令她失望,她會變得激動及以粗口表達憤怒,如此並非不可理解。

案發於2017年8月至2018年1月,首被告及次被告分別是女童Z及男童X的親父及繼母,兩人否認謀殺Z。第三被告為繼母的母親,否認虐待X及Z。

【案件編號:HCCC28/20】

-----------------------------

蘋果初心不變!26周年「撐蘋果Tee」預售:

你的優惠訂購海外訂購按此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