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潔篪們的底氣來自美國的墮變(何清漣)

更新時間 (HKT): 2021.03.30 02:00

3月27日,緬甸軍方大肆屠殺示威民眾,近90人死亡,成為該國2月初民主抗爭以來最血腥的一天,歐美各國紛紛譴責。關心緬甸局勢的人士,深感西方國家對中國的壓力同樣處於邊際效益遞減狀態,在緬甸、新疆問題上,雖然國際抗議聲不斷,但中國半點也不退讓,原因何在?

這原因,3月18日阿拉斯加會議給出了答案:中美雙方實力發生了變化,尤其是中方認定美方軟實力在2020年急劇跌落。如我這種僑居美國的人指出美國政治衰變,哪怕事實確鑿,總有聞者不服氣。現在,總算有左派也不能忽視的機構與人物出來批評,這個機構是自由之家,是1941年世界極權主義盛行時成立的NGO,多年來一直承擔向外推廣民主與監測民主的責任;人物是《華爾街日報》前總編傑拉德.貝克。

自由之家在3月22日發佈的特別報告中指出美國民主倒退的三大問題:有色人種遭遇的不平等對待、金錢在政治中的不當影響、黨派對立和極端主義。對BLM問題的理解是美國左派政治正確之首,自由之家的反省也落此窠臼;但後兩大問題確實是美國政治當下的嚴重弊端。它所提出的幾大改進方法明顯有政治立場偏向,例如提出改進選舉的方法是要將2020年民主黨實施的H.R.1方案中收割選票的方式法律化,只會加劇美國國內的政治矛盾。

美國民主面臨危機

我希望自由之家能夠反省美國民主,原因有二。一是該機構曾資助過一著名項目,針對已經民主化的發展中國家所做的「去民主化研究」,最終成果就是美國著名的政治學家、被譽為「21世紀社會學之父」的查理斯.蒂利一生學術的顛峯之作——《民主、民主化、去民主化及其相互依賴關係》。書中列舉的去民主化有四個標誌:一、自由公正的選舉惡化,出現大選被操縱的現象;二、言論自由、新聞自由和結社自由權受到削弱,削弱了政治反對派挑戰政府的能力;三、法治對政府司法和官僚約束被削弱,司法獨立受到威脅;四、政府製造或過份強調國家安全威脅,以製造一種「危機感」。以上四個特徵在今日美國都具備。

二是整本書的全部資料來自自由之家多年的監測資料,並將自由之家對公民政治權利和公民自由的評判標準作為最終評價一個國家的民主程度。自由之家今次在發佈報告時特別指出:「別讓專制政權借此妄稱他們的制度更優越。」說明該機構承認美國民主面臨危機,但從其內容來看,我認為該報告未能像蒂利認識他國問題那樣,客觀地認識美國自身的問題。

3月22日,傑拉德.貝克在WSJ上發表評論〈西方文化精英正送出列寧所說的絞索〉。此文針對兩件事:3月17日美副總統賀錦麗在會見愛爾蘭總理馬丁的視像會議上強烈抨擊美國是個暴力和種族主義的國家,以及3月18日的中美阿拉斯加會談。由於當時美國國內未播放會談全部影片,幾天後美國人才發現美國被挫並被對方高調指摘民主有問題。文章開篇就問:「如果一個國家的領導人認為它的價值觀是邪惡的,那麼這個國家怎麼可能在意識形態鬥爭中獲勝呢?控制美國主要文化機構的人,以及現在的美國政府,一直在熱切地為中國劊子手製造意識形態的繩索,而且在過去一年裏他們已經加快了生產。」整篇文章非常尖銳地批評了美國左派的身份政治,直斥搶劫的BLM為街頭流氓。

自由之家與傑拉德.貝克的反思處於左右兩極,二者唯一的共同點就是都知道美國民主出現嚴重問題。這種對問題根源認知的嚴重分裂,正好說明美國民主處於不易修復的狀態。

美國軟實力嚴重下降導致國際社會話事不靈。正如傑拉德在文中所說,美國文化精英正在「將提升受害者身份的作為現代美國榮譽的主要象徵」——美國正在墮變為一個帶有馬克思主義身份政治特徵的社會,這也是楊潔篪們在阿拉斯加會議的底氣所在。

何清漣

旅美學者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