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埔非法集結案罪成料判囚 官:警員用性命作賭注制服疑犯 不應離地批評濫用武力

更新時間 (HKT): 2021.03.30 16:03
被告巢廷堅

網民前年11月發起連日三罷及「晨曦行動」在各區堵路,兩男分別被控非法集結、違反蒙面法及無牌管有彈藥等五罪,案件早前審結,裁判官陳炳宙今裁定被告所有罪名成立,還柙候判,並強調現階段唯一判刑選擇是即時監禁。對於辯方批評警員制服案發時年僅17歲的被告時,以警棍毆打他的身體,實屬使用過份武力,陳官明言不同意,強調警員有血有肉,「制服疑犯的每一分每一秒,警員正在以自己性命做賭注,任何人都唔應該坐在冷氣房內,脫離現實地批評佢使用過份武力」。

兩名被告依次為現年18歲的西廚學徒蘇偉成及28歲倉務員巢廷堅,他們被控於前年11月13日在大埔太和路參與非法集結,以及在身處非法集結時使用蒙面物品罪。此外,兩人亦就涉嫌管有的物品被控,首被告涉管有士巴拿、鉗及一包膠索帶,被控管有非法用途工具罪;次被告則涉管有四個已使用的催淚煙彈彈殼,被控無牌管有彈藥罪。

官指被告辯解有違常理屬天方夜譚

首被告自辯時供稱,當晚他原本偕兩名友人大埔中心傾談,其間傳來聲響和催淚煙氣味。他們討論了一小時後,下樓查看。惟陳官指其證供不合理,認為既然衝突與他們無關,根本不用花一小時討論,而且在平台觀察,視野更好。陳官直指,首被告的說法有違常理、牽強及堆砌,不會接納他只是到大埔中心一帶看熱鬧。

陳官亦不接納次被告的說法。次被告供稱,他因撿拾催淚彈小彈頭才到現場。惟陳官認為任何正常合理的人都知身處警方與示威者之間很危險,不會把自己置身如此險境,直言有關證供是天方夜譚,完全不可信。

警方遭遇致命危險 只用最低武力

對於辯方早前批評,警員劉智斌制服首被告時使用過份武力,以警棍毆打其身體,陳官指出,當晚有人使用汽油彈等致命武力,警員必須盡快制服疑犯,否則或會遭其同黨攻擊,強調「制服疑犯的每一分每一秒,警員正在以自己的性命做賭注,任何人都唔應該坐在冷氣房內,脫離現實地批評佢使用過份武力」。判斷警員是否使用恰當武力時,不可忽視他也是有血有肉的人。

陳官認為,當時警員在沒空間或時間細想的情況下,決定毆打首被告的身體,做法無可厚非。即使首被告身上有瘀傷,亦是他反抗的自然後果。況且法庭認為警員只使用了最低武力,不相信首被告有受傷。

警察證供同被批荒唐矛盾

至於警員23911林瑞宇供稱,案發時次被告在他面前急步行過並捽眼,表現慌張,又指若果沒有違法的話,受催淚煙影響時應會「企定定捽眼」,而不會「一邊行一邊捽」。陳官直言警員此說法「荒唐之處有目共睹,毋須再多作討論」,認為林的證供不持平,故不會接納次被告被捕前曾經奔跑或急步走的說法。

對於辯方質疑督察葉浩明不是彈藥專家,故不能接納其證供,即次被告撿拾的涉案彈頭是催淚彈小彈頭,陳官認為,葉具有研究催淚彈燒痕及重量的豐富經驗,法庭可信賴其知識。然而,葉的證供自相矛盾,一再表示政府化驗師才可確認小彈頭曾否盛載化學物質,反映他沒信心確認證物屬於催淚彈小彈頭,故法庭亦不會接納其證供。

不接納拾彈頭作裝飾之說

然而,陳官認為辯方說法也有矛盾,因辯方不爭議警方當晚發射多枚催淚彈,卻不同意次被告撿拾的小彈頭來自催淚彈。當晚警方發射多枚催淚彈,現場煙霧彌漫,而次被告攜帶的防水袋內有4枚涉案小彈頭。陳官推論,涉案小彈頭來自當晚警方發射的催淚彈,次被告將它們放在防水袋中,唯一合理原因是使小彈頭降溫。

陳官表明,不相信次被告聲稱撿拾涉案小彈頭作裝飾之用的說法,因它們是警方財產,次被告沒權擁有或改變用途。根據有關條例,涉案小彈頭明顯符合「彈藥」的定義,故裁定次被告面對的非法管有彈藥罪成。

陳官續指,案發時兩被告均穿着黑色衣物、頭戴鴨舌帽,並分別帶着防毒面具及口罩。陳官強調,自己不是坐在象牙塔內,根據其人生經驗及常識,一般非法集結示威者均會穿着相同衣着及裝備,故唯一合理推論便是當晚兩被告均身處太和路約100名示威者當中。

逃走反抗 猶如用行為自認犯罪

陳官補充,穿著黑衣並不等於參與非法活動,但兩被告在非法集結發生後短時間內便在附近遭警方截獲,無法抗拒的推論便是他們有份參與非法集結;加上首被告逃走和激烈反抗,更是「用自己的行為承認自己的罪行」。陳官續指當晚有防撞欄被拆除,亦有雜物堵路,首被告攜帶士巴拿、鉗和索帶,不會是巧合。

至於違反蒙面法,陳官指當時沒爆發疫情,一般市民不會戴口罩,兩被告卻分別佩戴口罩及防毒面具,相信是為了阻止警方識別他們的身份,遂裁定罪成。

官:拾彈頭滅煙削驅散威力 間接危害警員

辯方求情指,首被告原本在西廚學院攻讀課程,希望可繼續學業。辯方強調,沒證據證明首被告曾作出掟汽油彈等暴力行為或者曾使用涉案工具。案發時他年僅17歲,只因年少無知而在社會氛圍影響下犯案,希望法庭考慮索取懲教院所報告。

至於次被告,辯方呈交由其母親、上司、中學老師等人撰寫的多封求情信,指他腳踏實地,性格文靜低調,不會做出過激行為。辯方指催淚彈小彈頭不可重用,亦不含有毒或爆炸性物料,沒有殺傷力。惟陳官質疑,次被告將催淚彈放在水中,阻止它繼續釋放催淚氣體,對警方驅散示威者有負面影響,反映其參與程度高。

辯方強調,催淚彈小彈頭不會危害他人。惟陳官反駁指,次被告的行為會間接危害警員,「原本最多辛苦完一輪就冇事,冇危險性存在」,但一旦催淚彈失效,警員或需與示威者肉搏。辯方則回應謂,次被告僅撿拾了極少部份的小彈頭,對警方的驅散行動影響不大。

陳官將案押後至下月15日判刑,等候為首被告索取勞教中心及教導所報告,但強調現階段唯一選擇是判處即時監禁。

【案件編號:FLCC914/20】

-----------------------------

蘋果初心不變!26周年「撐蘋果Tee」預售:

你的優惠訂購海外訂購按此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