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國」作為對抗民主的疫苗(林海)

更新時間 (HKT): 2021.03.30 02:00

上周,針對歐盟就新疆少數民族人權問題對中共實施自六四事件以來的首次制裁,北京當局展開了連番反擊,先是推出針對歐盟人員的反制裁措施,後透過共青團及喉舌在網絡上煽動起「我支持新疆棉花」的愛國主義浪潮,令這一棉花風波由官方層面迅速擴大至民間。除了包括新疆人在內的內地明星一如以往地跟着主旋律站隊表態外,也有港台藝人的加入,而且這次不是簡單轉發個微博、嘴上說說了事,更加上和參與杯葛新疆棉的歐美服裝品牌中止合作、中止代言的實際行動。一時之間,內地網絡上抗拒歐美「污名化」的民族主義情緒高漲,與楊潔篪早前訪美的「中國人不吃這一套」、華春瑩的「今天的中國不是120年前的中國」遙相呼應。如今「八國聯軍」有了、「慈禧太后」有了、「義和團」也有了,不禁令一些人揣測,120年前的劇本,是否會以某種形式重演一遍?

當然,今天的中國的確不是120年前的大清,清政府既沒有足以威嚇外敵的核彈、航母,掌權者對整個世界的認識也不如今天的中共。縱然中共在對內專權專制、對外自大傲慢的態度上與晚清保守派十分相似,基於時代與技術上的差距,也要比晚清保守派稍為強一些。除非最高領導徹底地失去理智,120年前動刀槍與列強兵戎相見的一幕暫時也不會出現;畢竟假如中共真的有了對外戰爭的信心和決心,去年就大可對印度出手收復國土,而不是打完灰色地帶的拳頭架後便各自退避。

收放自如的民族主義

目下中共的軍力令歐美不欲主動動武,中共也未敢主動動武,中外爆發熱戰的風險仍不算高。而對於國內民族主義情緒的操控,中共則要比清政府高明許多。相對於清廷對義和團運動的發展態度反覆,時而封禁、時而默許,處處被動且方向不明,中共掌控民族主義民粹的收放自如堪稱「大師級」。當官方有需要時,網上可突然湧出大批風向言論,逼迫人人表態、個個表忠;當官方不需要時,事件也可隨之降溫,不會引致失控。且看網上聲討外國者眾,但真的到了要去那些歐美店家示威的一刻,警察便馬上到場將其驅離,總之「Everything is under control」。因為專權者最愛掌控一切,也最怕對事物失去控制,脫軌的情況必定不會被容忍。若說當年的拳亂是清政府和義和團之間種種互動所產生的結果,今天的民族主義狂熱則只有被動的受中共一方操控;黨可以拆教堂,平民未經授權,卻是萬萬不可。正如香港保釣人士縱將五星紅旗插在釣魚台上,也一樣不為黨國待見。

說到底,此次「支持新疆棉花」的劇本,與去年的「美國肺炎」、前年的「支持香港警察」大同小異。近年中共作為與普世價值的衝突越發尖銳,前年香港反修例運動、去年武漢瞞疫、今年到目前為止的中外對抗,都在拷問着中共政權的正當性。美國有鷹派一改過去40年避而不談的態度,開宗明義要改變中共體制,而楊潔篪則在阿拉斯加表明中共政體絕對不能被動搖;此間要害在於最有能力影響中共統治權的一群——中國老百姓。為此,中共必須牢牢掌握內部話語權,以化解來自外部的種種影響。每逢中外出現嚴重衝突之時,操弄起一波「愛國」民族主義民粹,對抗外部普世價值,便成了其保護政權的「疫苗」。而此等民粹熱潮來去匆匆,效期不長,因此必須像流感疫苗一樣定期「接種」;只是這次是新疆棉花,下次未知要支持/反對的,會是何人何物?

林海

傳媒工作者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