槍桿子裏面出香港政權(李平)

更新時間 (HKT): 2021.03.31 02:00

全國人大常委會剛通過的香港行政長官和立法會議員產生辦法,授權香港警務處國安處審查選舉委員會委員、行政長官和立法會議員候選人的參選資格,而且其DQ決定不得提起訴訟,即不接受司法覆核。從此以後,香港政權的主體——行政長官、議員的產生都受制於警權,似乎開了警權大於政權的玩笑,但其實,香港警權早已不歸屬於特區政府,而聽命於中共,這次的授權只是中共完成了槍桿子裏面出香港政權的「法定」程序。

槍桿子裏面出政權,是中共領袖毛澤東在1927年就提出的論斷,不僅是中共奪取政權的三大法寶之一(另有統一戰線、黨的建設),也是中共鞏固政權和黨內權鬥的不二法寶。與其相提並論的是黨指揮槍,只有掌握了槍桿子,才具備成為中共領導核心的資格。鄧小平沒有擔任過中共中央主席或總書記或國家主席,未在黨和國家領導人的禮賓名單上排首位,但他以普通黨員而非中央委員的身份擔任中央軍委主席,實際掌握了槍桿子,因此成為胡耀邦、趙紫陽背後的中共第二代領導核心。

而第四代領導人胡錦濤雖然兼任中央軍委主席八年,但被軍頭郭伯雄、徐才厚架空,槍桿子實際上不聽他指揮,他也因此始終未能正名領導核心。胡錦濤裸退後,習近平身兼中共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但頭四年只能擁有與胡錦濤同樣的地位——「以習近平為總書記的黨中央」,直到徐才厚、郭伯雄一病死一判囚後,才於2016年中共十八屆六中全會正名「核心」。如今,習近平掌控了槍桿子、刀把子、筆桿子,在黨內已沒有人敢公開向他叫板,近年最不給他面子的就是中美貿易戰和香港反送中運動,最終恐怕都要訴諸槍桿子,以保政權為名保住面子。

香港的槍桿子有兩支,一支是駐港解放軍,另一支是香港警察。中共迄今未動用駐軍介入香港事務,一方面是對國際社會的反彈還有顧忌,不到公然撕毀《基本法》的時候;二是殺雞焉用牛刀,對付行使集會自由、言論自由、投票自由權利的港人,動用裝備精良的警察足矣。

把追求真普選定為顏色革命

香港警察早已有相對於中國公安的「港安」之稱,在鎮壓反送中運動和執行港版國安法時更聽命於中共,不把林鄭政府放在眼裏,因此膽敢公然批評政務司司長張建宗,林鄭月娥也要討好警隊,公開宣稱她唯一可以倚仗的「就只有三萬名警察」,承諾不設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警暴。

如今,中共授權港安審查特首和議員的參選資格,顯示對這支槍桿子的使用已如臂使指,也是對其忠心的獎賞。試問,當今世界,有哪個國家的選舉會動用軍警審查候選人資格?北韓有嗎?而且,港安的DQ決定是不能提出司法覆核的。這何異於誰掌握槍桿子、誰的拳頭大,誰就可以操縱選舉。以警權限制選舉權、不容司法挑戰,這就是擴大了民主性?這就是依法行政、依法治港?單單是這一條霸王條款,就足以讓國際社會看清中共完結香港民主選舉、終結一國兩制的真面目。至於選舉委員會界別分配、立法會四三二制的陰謀詭計、輸打贏要,只是給假選舉打造傀儡政府、傀儡議會增加備註而已。

港澳辦的聲明說,惟有如此的選舉安排,「香港才能徹底消除外部勢力及其政治代理人策動顏色革命造成的風險,維護政治穩定和政權安全」。中共既然把香港人追求真普選定性為顏色革命,既然要全面推翻普選承諾、推翻一國兩制,祭出槍桿子以維護其專制統治已是必經之路。黨指揮槍、槍指揮政府、政府壓迫人民,而哪裏有壓迫,哪裏就有反抗,歷史總是這樣,因果循環,報應不爽。

李平

www.facebook.com/appledaily.liping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