閹割選舉︱特稿︱直擊分區會討論骨灰花園「滿咗點算?」 街坊保長:成日講政治唔實際

更新時間 (HKT): 2021.03.31 16:51

全國人大常委會修改香港選舉制度,剔除選舉委員會中117個民選區議員席位,但在親北京陣營以區議會應「去政治化」為由護航之際,人大同時將156席由官方委任且同樣僅關注地區事務的分區委員會、地區撲滅罪行委員會及地區防火委員會代表加入選委會。突然由街坊保長升呢至有份選特首,《蘋果》直擊分區委員會開會情況,發現討論的大多是小社區議題,如增設咪錶、安裝欄杆、公園添置飲水機等,為何完全「去政治化」的分區委員卻可擔任特首選委?只要留意不少分區委員均是前年區選的建制敗將,北京「自相矛盾」目的,明顯是製造選票「內循環」。

記者 梁穎妍

民主派前年區議會大勝後,原本一人一票選出的區議員所產生的117席特首選委,勢由民主派奪得,但北京最終出手一刀切,全國人大常委譚耀宗稱區議會屬區域性諮詢組織,應「回歸初心」做好地區服務工作,但在踢走民選議員後,政府卻新增同為地區諮詢組織,多達156席由官方委任的分區委員會、地區撲滅罪行委員會及地區防火委員會委員會委員出任。

翻查官方資料,3個委員會成立的「初心」亦非涉政治。防火委員會成立目的是「推動、宣傳防火意識和教育區內居民防火安全的重要性」;撲滅罪行委員會職權範圍是「策劃、組織及統籌政府與市民合力協助香港警務處(警方)撲滅暴力罪行的活動」;分區委員會的職權包括推動公眾參與地區事務、就籌辦社區參與活動、社區問題等提意見,以及提供渠道討論關乎公眾利益事宜等,涉獵的地區事務較區議會更「細微細眼」。

先後列席4次分區委員會 多涉小社區民生議題

《蘋果》記者早前旁聽4個分區委員會會議,分別為荃灣東、深水埗西、元朗市及屯門東南分區會,發現列席的官方代表大同小異,包括康文署、食環署、警方及民政處,各部門會簡介該小社區內的治安、康體及環境衞生事務,討論事宜亦限於小社區的地區事務。

例如3月10日舉行的荃灣東分區會會議,有委員提問國瑞路公園有非亞裔人士違規玩滑板、三棟屋公園安設飲水機問題,較廣泛性議題則為食環署匯報綠色殯葬,身兼2016年特首選委的荃灣東分區委員林發耿詢問紀念花園撒灰「滿咗點算?」

本月23日舉行的元朗市分區會,討論事項包括大橋街市小販違法擺賣、建議增設咪錶位。同日舉行的屯門東南分區會絕大多數討論事項亦屬小社區議題,如友愛路違泊問題、巴士站外判清潔等。

受訪委員無不標榜「非政治化」

多名委員受訪時都標榜非政治化、重民生,前區議員、身兼2016年特首選委的荃灣東分區委員林發耿指,現時區議會變得政治化,偏離原意,但他同時形容分區會職能為區議會的「補充」,兩者職能沒有衝突,同樣關注地區事務。另一同樣身兼特首選委的前區議員、屯門東南分區委員會主席蘇炤成指,分區會比區議會更「貼地」,「(關注)地區嘅嘢,交通、環境衞生、小販管理等、區議會講整體嘅嘢呢……我不嬲注重地區工作多啲」,他亦關注舊屋邨人口老化、老人家過馬路安全問題,並批評區議會「成日講政治唔實際」,難以改善環境衞生等地區事務。

深水埗區議會主席楊彧質疑,親北京陣營以「去政治化」為由,將民選區議員從選委會剔除,但比區議會更專注更細範圍地區事務的分區會、防火及滅罪委員會委員,卻可擔任政治性選舉的特首選舉委員,「我都唔識點幫佢(政府)兜」。

去年政府打破慣例不委任民主派

而上述4個分區會會議中,只有深水埗西分區會獲該民政事務專員黃昕然及助理專員林滙川列席,其餘多由該區民政處聯絡主任出席並作報告,可見政府本身對分區會重視程度都不高;但前民建聯區議員、屯門東南分區委員會葉文斌指,觀察到政府態度有變,舉例指早前區內大型項目如屯門曾咀骨灰龕場等啟用都有邀請分區委員參觀,又指分區會委員包括社區重要持份者,「包括互委會成員、NGO機構或者學界成員」,故職能應提高。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民政事務總署打破慣例,並無委任任何現屆區議員加入分區會,但有過百名建制區選敗部獲委任,意味現時有機會擔任特首選委的分區會委員,不少本身是前區議員,甚至曾以區議員身份晉身特首選委會,但該些人在北京「挑選」下,轉了平台仍有機會再任特首選委。工黨東區議員麥德正形容,官方委任代表有份選特首的情況如同「內循環」,民主派參與特首選委選舉空間極細。

-----------------------------

蘋果初心不變!26周年「撐蘋果Tee」預售:

你的優惠訂購海外訂購按此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