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殺女童案 辯方:繼母被妖魔化

更新時間 (HKT): 2021.04.01 02:00
高等法院

【本報訊】5歲女童疑遭虐待致死案,生父及繼母被控謀殺,控辯雙方早前舉證完畢,昨於高等法院結案陳詞。控方指,生父與繼母案發期間持續虐待及疏忽照顧女童,導致她免疫系統受損,細菌感染下患敗血症致死。辯方反駁稱親父只有中五學歷,不知未能及時帶女童求醫會引發一連串後果,強調本案只是一家人性格不合造成的悲劇;又指大眾文化總愛將繼母描繪成邪惡的化身,但沒有人本性邪惡,繼母始終愛兩童,只是不懂得如何當一個好母親。

案發2017年8月至翌年1月,死亡女童Z及在生胞兄男童X的親父及繼母,均否認謀殺Z。第三被告為繼母的母親,她否認虐待Z及X。女童Y則為繼母的親生女。

控方結案陳詞指,繼母及親父於案發期間持續虐待及疏忽照顧Z,包括連續數日讓Z捱餓,更綑綁及打她,令Z的免疫系統器官胸腺體積較常人細小,削弱免疫力,繼而細菌入血染上敗血症死亡。Y曾供稱父母「隔日打」Z及X,又指二人與兩童「飛高高」及「扮超人」時,享受懲罰兩童。

稱父學歷低不懂遲求醫後果

雖然繼母自稱患抑鬱,但被捕後推卸責任予兩童親父,故未失去抑鬱患者缺乏的判斷力。第三被告面對虐兒罪,她明明可阻止女兒及女婿體罰兩童,卻選擇袖手旁觀。

辯方陳詞承認親父以錯誤方式管教兩童,但解釋他原意是好,反問一個中五學歷的普通人,怎會曉得因未能及時帶Z求醫,會導致她的免疫系統受損繼而致死。辯方認為本案只是因家人之間性格不合造成的悲劇,形容案中成人與小童間的僵持,最終由Z臨死時一句遺言「媽咪,我好驚呀」戛然而終。

辯方續指,繼母需應付繁重工作,難以管教兩童,卻要日復一日面對上述困難,她看見Z經常「搣焦」才會綁着Z。雖然她沒有帶Z求醫,但她每天均會替Z洗傷口,若完全不在意Z,大可讓她就此離去。辯方反問陪審員,若繼母不愛Z,為何會為Z付出:「難道繼母的行為只是出於純粹的憎恨嗎?」辯方認為,無人本性邪惡,繼母愛着X及Z,只是不懂得如何當一名好母親。聆訊今續。

案件編號:HCCC28/20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