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行期間包圍疑似拍攝便衣女警 女教師男社工等3人禁錮罪成還柙候判 官指跡近批鬥

更新時間 (HKT): 2021.04.01 16:25

前年7月7日九龍區大遊行後,有女子在旺角被群眾懷疑是拍攝在場人士的便衣女警,遭包圍及要求刪除影片,事後三名男女被控非法禁錮及非法集結等罪。案件審訊期間,被告社工供稱當晚只為分隔女事主和市民,至於被告女教師則辯稱只為弄清女事主有否拍攝現場人士,故此才充當和事佬調停。惟區域法院法官練錦鴻今裁決指在場人士所為接近批鬥,不接納兩名被告的辯解,批評女教師實是助紂為虐,而被指非禮的廚師則可能是為了討便宜或羞辱女事主而犯案,裁定三名被告罪成。

練官將三名被告還柙至5月4日,等候背景報告以及事主創傷評估報告後始判刑。練官亦明言,目前尚未有判刑取向,惟判處三名被告監禁的機會相當大。

三名被告依次為男廚師黃子隆(32歲)、男社工吳睿哲(24歲)以及女教師蘇瑋善(26歲)。他們同被指於2019年7月7日在旺角山東街與西洋菜南街交界非法囚禁女事主X,並於同日同地與其他不知名人士參與非法集結。黃子隆另被指事發時非禮X。

官裁決指夥同犯罪原則與本案沒直接關係 庭上卻詳細講解相關判詞

練官宣讀裁決前指出,上訴庭上周已在另案判詞中解釋「夥同犯罪」原則,對相關原則作出更清晰闡釋,但指該案與本案並無直接相關之處,問控辯雙方可有補充。雙方均表示沒有。

其後練官裁決處理非法集結罪期間,卻提及上訴庭在「赴湯杜火」暴動案中解釋的「夥同犯罪」原則,指個別被告是否在場並非他們應否負上刑責的唯一指標。如果有其他證據證明被告曾在幕後發號施令、提供資金或物資、公佈警方佈防、鼓勵或宣傳示威等等,即使被告不在場,也要與其他在場被告負上相同刑責。

練官續指,即使各被告的角色不同,但只要控方成功證明他們曾達成共同協議,就要負上相同刑責。控方不需要證明他們曾達致正式協議,相關協議可以由一時衝動下的言行達成。

公共場所拍照並非犯法行為 不能因此強留事主或出言侮辱

練官裁決指女事主X現年30歲,身型嬌小,比一般香港女性纖瘦。X當時可能有拍照,其行為或許不智,而她面對別人指控後的失控反應,更引起在場人士的疑心。不過,現場是公共場所,即使被拍攝者有點不悅,拍照並非犯法行為,更不是強行留下X、要求她出示手機內照片,以至出言侮辱X的理由。

即使X真的是女警、抑或是在場人士真誠相信她是女警並認為她當時打算拍攝示威者外貌以作搜證,練官認為搜證工作不犯法,亦不是強留X並凌辱她的藉口。

練官指在場人士的行為接近批鬥,眼見X是「弱女」,於是把對執法人員的不滿宣洩於她身上,所謂質疑X盜竊和打人,不過是要掩飾他們不法行為的藉口。

綜合現場片段、八達通紀錄、閉路電視片段以及DNA證供等,練官指足以證明黃子隆案發時身在現場,並曾觸碰X的乳房,又頂著X的下體。心智正常的人,均會視之為非禮。練官又指,黃的體型比X龐大,現場也有他人控制X,他不需要作出上述動作,唯一推論便是他故意如此做,目的可能是為了討便宜或羞辱X,而兩者都構成猥褻意圖。

接納社工真誠相信事主為女警 但指說法只為逃避罪責

練官直指,旁觀者會認為X是遭受禁錮,而她的失控行為激發在場人士獸性,令他們粗暴地強行留下X,並要求她交出手機,當中黃的角色最為吃重。練官也提及X轉身打黃的一幕,但指這不過是反抗不法行為的正常行動。

練官表示,在場人士事前未有協議,惟有人指摘X錄影後,各人便合力制服她,但此舉並非出於懷疑她是女警,而是認為X勢孤力薄,令他們覺得可以欺負此人。

另外,次被告吳睿哲審訊時自辯稱,當時以為X是襲擊市民的警員,於是希望她澄清,並舉高雙手,以免與X接觸。至於高呼「人鏈」及「圍住」,吳則稱他不希望有人捉住事主,也希望分隔事主與其他市民,並保護市民。

不過,練官質疑吳並無對X作出實質指控,也沒有目睹X犯下任何事情,他供稱的所為也與現場片段顯示完全不相符。練官接納吳真誠相信X是女警,而此舉並不犯法,但他並無法律基礎強留X、要求他澄清及出言侮辱她,認為其說法強詞奪理,文過飾非,藉其說詞逃避罪責。練官也謂,吳甫出現便指摘X和呼籲群眾包圍X,行為是挑撥和製造紛爭。

女教師以「我哋」形容在場人士 官指反映各人抱著相同心態

至於第三被告蘇瑋善,她供稱目擊X被指搶劫,於是上前調解。練官裁決指,片段的確看到蘇一度為X拉好上衣,但在蘇出現時,X已被黃及另一女子拉扯,並彎身90度,實不需要蘇在場幫忙。蘇在黃箝制X期間加入,表面上是勸說X服從不合情理和不符法律的要求,實際上是協助他人箝制X。

練官亦質疑,蘇表面上是希望為事情降溫,語氣較平靜地要求X交出手機,並一再解釋為何要X留下;但以當時情況而言,蘇不可能不知道眾人質疑X是女警而包圍她。練官又指,蘇所謂的調解並非要求群眾開路讓X離開,而是著X聽從群眾不合理、不合法的要求。

現場片段可見,蘇曾說「你係咪影咗我哋先」、「我諗大家擔心嘅,係你影咗啲大家唔想出街嘅樣」、「我哋都想放你走」等等。練官認為蘇以「我哋」形容她與在場人士,反映他們抱著相同心態。

練官指蘇的行為並非調解,而是助紂為虐,認為她不可能不知道群眾集體凌辱落單的X,並非因她被指搶劫所致。練官也批評蘇聲言有正義感,在目睹他人猶如行使酷刑般拉扯X時卻沒有制止,也沒有就現場情況作基本查詢,更沒有勸阻群眾爆粗侮辱X,認為蘇當時並非真心調解。

【案件編號:DCCC893/19】

-----------------------------

蘋果初心不變!26周年「撐蘋果Tee」預售:

你的優惠訂購海外訂購按此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