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8未經批准集結案 爭議在於條例有否違憲「遊行」抑或「疏散」

更新時間 (HKT): 2021.04.01 09:27

前年8.18「流水式集會」案,李柱銘與黎智英等泛民人士被控組織和參與未經批准遊行,今日裁決。案件是反修例運動中少數被檢控的大型和平活動,引伸對《公安條例》未經批准集結罪的法律挑戰。

案情指,民陣原擬於前年8月18日在維園舉辦抗議警暴集會,並由維園遊行往中環,以及在遮打道集會。警方只批准維園集會,禁止後兩者。

8.18當日下午3時,各被告拿橫額帶頭下,群眾在雨中結隊離開維園,和平地行到中環,其間呼叫「我有權遊行」等口號。

「遊行」還是「疏散」?

辯方力陳,民陣所做的是安全疏散群眾,不是遊行,事前已公佈會找議員帶市民行到港鐵站。當日維園人滿為患,附近港鐵站同樣多人,有列車飛站,「遊行」疏散有合理辯解。

控方反駁,被告以「流水式集會」掩飾政治遊行,沿用被禁止的路線,民陣叫人塞爆維園,雨中帶人遊行去中環,途經港鐵站卻沒解散。

「流水」與「潮水」

辯方說,民陣和警方事前分別預告,會安排「流水式」或「潮水式」人流管制,案發當天民陣告訴群眾道路已開,可以離場,警方也沒異議,被告可能認為「遊行」疏散是得警方同意。

控方則指,遊行被禁止的消息獲廣泛報道,而「流水式」和「潮水式」並非同一回事,疏散可用鄰近維園的港鐵站。

「帶隊」不等於「組織」?

辯方又指,帶隊不等於組織,拿橫額可以是識別用途,多名被告不是民陣成員,只是參與活動。

控方說,安排路線便是組織遊行,根據「共同犯罪」原則,每人可扮演不同角色。

違憲挑戰一:罪行條例違憲

未經批准集結罪最高判監5年。辯方認為,和平行使集會權利不應受刑事制裁,要求獲得警方批准並無合理目的,5年罰則過重,有「寒蟬效應」。

控方認為,終審法院2005年已裁定遊行規管制度合憲,不能再爭議。和平活動隨時演變成暴力,要著重控罪的預防性質。過去有大量集會遊行,證明沒有寒蟬效應。

違憲挑戰二:執法檢控違憲

辯方質疑,警方沒有協助疏散維園群眾,依靠民陣安排疏散,沒有警告阻止,一切順利,8個月後卻秋後算賬,檢控被告,並不合理。

控方反駁,違法就可以起訴,不能說和平就不能檢控,否則罪行形同「無牙」。警方當日沒有干預遊行或拘捕人,違憲執法無從談起。

被告依次為黎智英、李卓人、吳靄儀、梁國雄、何秀蘭、何俊仁、梁耀忠、李柱銘與區諾軒。各人共同被控組織未經批准集結及明知而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罪。

其中梁耀忠承認明知而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罪,另面對的組織未經批准集結罪則留在法庭檔案,不予起訴。至於區諾軒則承認兩罪。兩人今將透過大狀求情。

【案件編號:DCCC536/20】

-----------------------------

蘋果初心不變!26周年「撐蘋果Tee」預售:

你的優惠訂購海外訂購按此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