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維園民主燭光一夜熄滅

更新時間 (HKT): 2021.04.02 02:00

判刑前約一星期,邀約李卓人重返維園這個令他孭兩罪之地,卅多年社運老將不無欷歔。「六四都係喺呢度舉行,民陣啲遊行起步,都係喺呢度。今年仲有冇?唔知道。」罪成後他將由香港這大牢籠,轉身踏入狹小的囚牆,64歲的李卓人說值得:「政權要打我哋,咪打囉!我哋已經喺香港歷史留咗百幾萬人流水式足印。」唯一令他放不下的,只有今年六四集會,「自己覺得人生裏面咁多年,好似有一年係冇咗一樣嘢──就係呢一點燭光」。

記者︰許偉賢

2019年的8月18日,民陣在維園舉行流水式集會反警暴,李卓人與何俊仁、李柱銘、黎智英等八人帶領群眾離開維園,「行到出去,天就落雨,好似個天都為香港流淚。」李卓人在維園內回憶當時一對對堅定的眼神,北京一個重鎚,打散了港人走了多年的路:「我痛心嘅地方係,可能此情不再,因為唔知幾時先可以再出現大家逼爆維園嗰種力量,香港人幾時先可以再行返出嚟表達?」

國安法生效後,警方零批出集會,香港如李卓人所言,形同被人勒着咽喉,港人活在恐懼中,他因為幾項過往都能獲發不反對通知書的遊行集會活動,孭上九宗罪;圍繞的雖是「煽動」、「組織」、「參與」這三個詞六個字:「其實所有罪都係同一樣嘢,就係我哋喺警方禁制遊行下,行使公民抗命權利。」

8.18案罪成,最高可判監五年。也許要與家人暫別,李卓人仍是一臉從容,自信囚牢中「頂得住」,「點樣過日子呢?咪睇書、唱吓歌」,還打趣說:「希望返出嚟時,可以去返30年前嘅磅數。」他直言:「我唔會好似陳健民咁,苦修一段時間再入去⋯⋯𠵱家都係如常生活中,當然心理上最緊要覺得要平靜地去接受。」他深信「坐監,都係一種抗爭,坐監,係唔會磨滅一個人嘅意志」。

如常生活就是對極權壓迫最好的應對。判刑前倒數一星期,身兼職工盟及支聯會核心的他,續為兩組織事務奔波打點,上周四(25日)在六四紀念館接受外媒訪問,「香港實在出現太多『離譜嘢』……幾件大事夾埋嚟睇,國際傳媒睇嚟,香港仲有乜『一國兩制』?」同時穿梭於法庭與監倉,除了自己要上庭,周一(29日)到法院支持因初選案被捕的社民連梁國雄及岑子杰,「我都會好掛心Carol」。Carol就是吳敏兒,同樣為工運熱心的女將。

無論多麼坦然,李卓人仍有一樣東西放不低──六四集會,「我係有啲歉疚感,(今年或)冇得行出嚟,變咗要交畀支聯會其他常委去承擔責任,係有啲傷感,覺得人生裏面咁多年,好似有一年係冇咗一樣嘢──就係呢一點燭光」。雖然市民今年能否進入維園點燭光,仍是未知數,甚至盛傳支聯會面臨被取締,但李卓人希望,無論風有多大,雨怎麼打,港人仍然可將平反六四之光,薪火相傳,縱使當時,他可能抬頭不見天日,仍可默想牆外點點燭光。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