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牢如上學 革命者大學記

更新時間 (HKT): 2021.04.02 02:00
■由街頭示威的「雄仔」到活躍議會內外的「毛哥」,梁國雄激烈抗爭路線始終如一。

以一頭長髮成為大眾標記,人稱「長毛」的梁國雄,由港英年代街頭示威的「雄仔」,到主權移交後活躍議會內外的「毛哥」,由支持平反六四,到倡設全民退保、爭取雙普選,激烈抗爭路線一直未變,但挑戰制度底線令入獄成為「交學費」的政治歷練。隨着每次被捕罪成刑罰越加沉重,政權紅線亦越收越緊,長毛的命運儼如透視着港人爭取民主的代價不斷提高,《基本法》保障的自由亦遭全面肢解。

長毛在貧困破碎家庭長大,寄人籬下令他早悉世界沒有所謂公平,於是埋首書卷避世,讀馬克思、托洛斯基等滋養思想,也令長毛決定要支持受壓迫群眾。他在70年代更投身左翼社運組織「革命馬克思主義者同盟(革馬盟)」,也令長毛與其他民主派走上不同道路,成為第一代進入議會的激進左翼民主派。

歷年與牢獄「難分難解」

他自1979年起便與牢獄「難分難解」,刑事紀錄不斷累積,大部份與激進示威抗爭相關。2000年首度出選立法會飲恨,翌屆捲土重來,獲逾六萬票首晉議事堂,亦將激進風格帶入議會,挑戰制度底線,首次宣誓已「加料」高呼「為中國和香港的民主、公義奮鬥,竭力捍衞人權、自由」,惟北京使橫手對宣誓釋法,他亦被DQ。

議會內「梁國雄議員請你離開會議廳」早成常態,他並因而被控。來自街頭沒有忘記街頭,他聲援無數內地民運人士,諷刺是因參與民主派初選,今年初被政權以上述罪名剝奪自由,現時已身陷囹圄。表面作風激進,背後有情有義,2014年9.28佔中啟動,長毛在佔領區下跪央求群眾留下:「贏就一齊贏,輸就一齊輸!」選戰中他總全力撐其他民主派,讓大家一同入局。

雄仔變成毛哥,同時因抗爭觸犯的法律,罪名跟判刑已不成比例。他曾在獄中家書憶及初次出獄時前輩寄語:「革命者坐牢就等於上學,今天雄仔是幼兒園畢業」,其社民連黨友劉山青之後在內地被囚10年,長毛形容「終於上了大學」。今天「上大學」的是已屆退休之齡的毛哥,他仍繼續唸着陳獨秀的名句:「行無愧怍心常坦,身處艱難氣若虹」,既是其座右銘,亦一直問心無愧。

■記者袁楚雙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