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怕鴉雀無聲」
高壓政權下 陳寶瑩堅持撐住

更新時間 (HKT): 2021.04.04 02:00

【本報訊】昔日京官來港就政改「宣旨」,總會見到社民連「長毛」梁國雄示威的身影,梁因參與民主派初選成為47名被捕民主派人士之一,還柙至今,早前港澳辦副主任張曉明來港交代閹割香港選舉,首位到場示威的變成長毛多年戰友、也是其髮妻的陳寶瑩。帶着47人家屬和港人身份,陳寶瑩覺得港人在高壓政權下不能鴉雀無聲,「正如其他巿民嚟撐上庭、聽審、送車、寫信,呢啲所有嘢,對囚友本身有個鼓勵作用,你亦令到香港其他人覺得,我哋仲有啲人願意可以撐住」。

記者:林俊謙

長毛被還柙逾一個月。陳寶瑩在社民連總部、長毛的座位上接受本報專訪時回憶,今年1月長毛被警方以國安法拘捕,完全是始料不及,因為國安法列明,顛覆國家政權須用上「非法手段」才屬違法,而民主派初選卻是完全合法的行為,35+計劃的內容亦完全根據《基本法》賦予的權力去做。

隨之而來,令陳寶瑩最為震驚的是警方2月要求53位因初選被捕的民主派提早報到。她記得長毛提早報到前與友人最後一次聚會,向來「硬淨」的她不禁落淚,「我記得食飯時,有朋友話唔使擔心,話警察同林卓廷講,只係要兩個鐘頭佢就可以返屋企嘞。雖然我哋口講『警察嘅嘢都好信?』但老實講,聽到呢個講法,個心係鬆一鬆,所以有餐安樂茶飯食咗。你話係幾可憐,少少嘅希望……少少嘅希望都想𢲡住,好似救命草咁……」

「我哋企出嚟呢個訊息好重要,正如巿民嚟送車、寫信,對囚友有鼓勵作用,亦令其他人覺得,仲有啲人發聲。」

長毛與多名民主派人士不獲保釋,被還柙逾月。陳寶瑩坦言至今不明白法庭批准保釋的準則,認為國安法已完全扭曲過去申請保釋的程序,對被捕人和處理相關案件的法官都不公道,而更不公道的是警方至今未能提供犯罪證據,「咁咪即係未審先判?呢個仲要已經唔係第一單,快必(譚得志)、傑斯(尹耀昇)全部都係咁。終審法院話冇違反無罪推定,但現時你係要人坐監喎,如果無罪,點解要受罰?」

陳寶瑩認為,今次政府處理47人案的方法,動搖港人對司法制度的信心,「現時成個香港都出現一種情況,就係總之佢口大,佢話乜就乜,變咗係冇道理可言。所以我有時都同法律界朋友講,即使你點樣熟讀法律,或者幫佢(被捕人士)諗好多嘢,佢根本可以唔需要點樣解釋,總之佢就判咗」。

陳寶瑩自言,她除了是47人案的家屬,也是一位香港人,正如當年波蘭被共產黨鎮壓,香港人和公民社會未來在高壓政權下最重要是繼續「做應該要做嘅嘢」,「我哋企出嚟呢個訊息好重要,正如其他巿民嚟撐上庭、聽審、送車、寫信,呢啲所有嘢,對囚友本身有個鼓勵作用,你亦令到香港其他人覺得,我哋仲有啲人願意可以撐住,盡我哋嘅能力,喺一個咁有限嘅空間入面去發聲」,「我最怕嘅就係鴉雀無聲,因為你一唔出聲,咁呢個所謂嘅(社會運動)下坡就會直滾落去」。

她相信即使政府透過國安法和限聚令等惡法令港人無法發聲,社會矛盾還是無法消除,「2019年區選,已經顯示大部份、起碼六成香港人係支持民主、支持五大訴求,大部份香港人都係企喺民主嗰一邊。𠵱家佢夾硬用呢啲強制方法令我哋收聲,但個矛盾冇解決到,無論係經濟、或者政治嘅矛盾。呢個咁嘅壓力煲,我哋唔知會幾時爆發」。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