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好叫我長毛嫂 我有名有姓㗎」

更新時間 (HKT): 2021.04.04 02:00
■同為社民連創黨成員,梁國雄(左)與陳寶瑩(右)多年來並肩爭取民主。

【本報訊】與長毛梁國雄同齡的陳寶瑩稱,被囚的長毛現時精神和身體都不錯,只是生日當天有點心情低落和感觸。令長毛記掛的不單止被打壓的民間組織、黨友,還有妻子陳寶瑩。提到兩人婚事,陳寶瑩提醒大家不要稱她做「長毛嫂」:「我有名有姓㗎嘛!」

「佢提我夜晚開燈瞓」

陳寶瑩說,近日令長毛最關心的是傳會被政府取締的民陣,尤其擔心社民連黨友、身兼民陣召集人的陳皓桓安危,於是他特意寫信為社民連黨友打氣,希望大家能「繼續撐住」。

擔心黨友、民陣,長毛又可會擔心不斷為自己奔波的妻子?陳寶瑩帶笑說:「佢(長毛)只係透過律師提醒我,夜晚要開燈瞓覺,因為間屋好黑,熄晒啲燈好黑,佢驚我夜晚起身,知道我個人論盡,又粗心大意,怕會踢親啲嘢。」丈夫的提點,她當然照做。

陳寶瑩與長毛的婚事保持低調。翻查資料,其實她早在20多歲,已因信奉托洛茨基主義而加入由長毛等「托派」組成的「革命馬克思主義者同盟」。2006年社民連成立,陳也是創黨成員,到2008年更成為長毛的立法會議員助理,直至2017年7月長毛被DQ。

她在今次訪問中未有多談兩人交往經過,但坦言由於自己與長毛都是馬克思主義者,認為婚姻制度本身就是父權和保障私有化的產物,「所以我覺得從感情角度,唔需要有一張咁嘅嘢限制住,我同長毛都有一個共識,但到咗一個冇辦法唔做嘅嘢,我哋都要做啦。」她坦言今次結婚主要是涉及「實務」考慮,希望能透過作為妻子的直繫家屬身份,可在長毛不幸被判入獄時有更多機會探望和提供支援。向來反對父權的她,又特別提醒不想傳媒稱她為「長毛嫂」,「你可以話我係長毛太太陳寶瑩,但你唔好叫我毛嫂,我有名有姓㗎嘛!」

陳亦呼籲巿民多寫信給長毛和其他還柙人士,可多寫輕鬆的資訊,她透露早前有朋友為足球迷長毛寄上足球新聞,「佢話睇到好開心」。她亦計劃為長毛送上中國古典詩詞,希望長毛能在獄中作詩解悶,近日亦為長毛送上英國作家奧威爾的小說,「佢話希望香港人可以睇吓奧威爾嘅《1984》同《動物農莊》,就會知道𠵱家香港光怪陸離嘅嘢,其實係好相似」。

■記者林俊謙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