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論 :民意靠邊站 民主被埋葬 (盧峯)

更新時間 (HKT): 2021.04.05 02:00

正當特區政府吹響宣傳「完善選舉制度」的號角聲之際,正當林鄭月娥大言炎炎說「完善了」的政制在宏觀上如何進步之時,多位歷年來以和平理性方式爭取民主自由的政界人士包括李柱銘先生被裁定「非法集結」罪成。還好,主審法官沒聽律政司的建議,不然他們已全數還柙,在復活節身陷囹圄,失去自由。香港在民主道路上的兜轉、曲折到現在的扭曲可真教人瞠目結舌,低迴感慨。

政改諮詢變解說 市民聽訓

還是民主黨前主席、正站在鐵窗邊緣的何俊仁先生看得透澈,他在判決前的專訪中,說到自己身負四宗案件,已有入獄的心理準備。他還說:「我做咗(民主運動)咁多年,都仲未需要坐監,都好好運啦;任何一個地方,投身民主運動嘅人,點會唔使坐監?」

何俊仁先生的話說來坦然,不卑不亢,也符合歷史與現實。回看過去百多年來中國志士仁人為爭取「德先生」來臨,含冤下獄者不知凡幾,受傷以至被殺的同樣無數,大家還記得1989年天安門民主運動的血迹吧。在距離香港不遠的緬甸,民選領袖昂山素姬被緬甸軍政府推翻,再次被囚在家,還隨時可能再面對長期軟禁、監禁;那些努力保護民主政體的緬甸人民、學生更是傷亡慘重,目前至少有500人被殺,包括大批年輕人及兒童。從這些現實與歷史經驗看,爭取建立民主體制就如何俊仁先生所言從來涉及重大代價,包括受威嚇、鎮壓、失去自由,甚至是血的代價。

儘管血與淚的教訓在預期之內,但香港近一年來發生的事還是令人痛心與沮喪。泛民主派元老、中生代、年輕手足相繼為民主自由付出沉重代價,換來的是對民主自由的全方位打壓,是從體制及選舉設計上想方設法消滅民主成份,堵塞民主發展之路。以往政制原地踏步已教香港市民難過不忿,今天北京及特區政府要港人硬食民主大倒退,還說甚麼新體制更平衡、更進步。這騙得了誰呢?

別的不說,單看香港巿民的角色與參與已比四十多年前遠遠不如。當年基本法草委會制訂條文包括選舉制度,曾隆而重之成立基本法諮詢委員會,就不同方案及具體條文進行幾上幾落的雙向討論,各種方案並陳,不同理念比拼,對民意的重視清楚可見。這一回的「完善選舉制度」出台前固然沒有諮詢,出台後的本地立法過程同樣沒有諮詢,有的只是林鄭政府掛在嘴邊的「解說」。甚麼叫「解說」,那就是你不明白我教你的意思,這當然跟林鄭政府那種”I know best”(我無所不知)的倨傲態度十分配合,市民及民意在過程中沒有任何角色,只剩下聽訓的份兒。這不叫倒退真不知還有甚麼字詞可以形容。

雙普選路線消失 中央話事

此外,1990年定稿的《基本法》附件一、二(即特首及立法會選舉方法)雖跟民主政制距離甚遠,但它至少有朝民主政制發展的想法,並定下明確時間表與路線圖。以附件二有關立法會選舉安排為例,90年訂立時列明立法會逐步增加普選成份並朝全面普選的方向前進,直選議席由20席逐步增加至30席,藉以取代小圈子為基礎的選委會議席。附件還設定立法會可在第三屆後改變組成方式,由特首主動啟動政改再透過五部曲包括向人大常委會備案,就能有序讓立法會邁向全面普選。

「完善了」的選舉安排即新的附件一及二又如何呢?它把原附件向普選目標邁進的基本想法及條文一筆勾銷,充滿小圈子色彩的選委會議席不但佔新立法會的多數(比直選議席多一倍),而且數目及比例可能長期維持到2046年,沒有任何減少以至取消的安排。也就是說,邁向雙普選的時間表及路線圖從憲制文件中消失了。另一方面,政改五部曲沒有了,特首及香港失去了啟動政改的主動權,一切由中央政府話事,即使民意要求如何強烈也不管用。

單從宏觀角度看已可知道今次「完善選舉制度」將令香港政制回到上世紀80年代前,並且長期凍結。林鄭及她的官員們不管如何「解說」都難以說服市民相信今次政改不是民主大倒退,更難以說服市民未來香港立法會選舉仍是民主選舉。

盧峯

周一至周六刊出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