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名青年涉旺角攜雷射筆伸縮棍 其中一人認罪候判 另一人自行抗辯

更新時間 (HKT): 2021.04.07 17:40
被告郭焯彥認罪候判。
(蘋果日報)

前年11月11日網民發起「三罷」行動,多區發生衝突,其間兩名青年涉在旺角管有雷射筆及伸縮棍,被控管有適合作非法用途工具罪,案件今於西九龍裁判法院開審。其中18歲男生不認罪受審,今無律師代表,坐上辯方大律師席,以英語自辯。另一名20歲職訓局青年學院學生則於審前認罪,辯方求情透露被告原本打算投考消防員,惟案件已令計劃無法實行,又指被告是受網絡及朋輩影響才一時衝動犯案。裁判官下令為他索取社會服務令等報告,保釋候判。

被告彭裕謙(18歲)及學生郭焯彥(20歲)同被控於前年11月11日在旺角彌敦道687號外管有適合作非法用途的工具,即各管有一支雷射筆,郭另管有一支伸縮棍。

案中首被告彭裕謙今身穿整齊黑色西裝應訊,佩戴深藍領帶及金色呔夾。今天甫開庭,他向法庭表示自己沒有法律代表,將自行抗辯,及後獲安排坐在辯方大律師席上。

裁判官香淑嫻指,法庭於早前的審前覆核將本案定為中文審訊,惟彭於本月1日才致函法庭申請改以英文聆訊,法庭未能趕及安排,故今天仍以中文審訊,並安排傳譯員協助被告。

彭不認罪受審,控方傳召拘捕彭的警員24931王家明(譯音)作供。王供稱當日清晨6時許乘坐警車高調巡邏,曾於旺角道近上海街看到有堵路障礙物。當警車駛至彌敦道近亞皆老街時,王看到彌敦道北行線的行人路上有三男一女。他們看到警車時低頭並加快腳步,往深水埗方向離開。

被告指遭警員插贓雷射筆

王因感可疑,故下車截查4人,其間在彭姓被告背包內搜出黑色雷射筆、黑色鴨舌帽、護臂、面罩及萬用鉗等物品,故以藏有工具可作非法用途及藏有攻擊性武器拘捕彭,彭一直保持緘默。

被告下午親自盤問王,王補充指在現場截查時,從被告背包搜出一件藍色外套,裡面裝有一支雷射筆和兩個萬用鉗。被告向王指出,王從無在現場測試過該支是否雷射筆,王則答謂:「係冇現場做測試,但我睇到佢係支雷射筆囉!」

被告向法庭陳述案情時則指,當時王從他身上或背包搜出的物品中,均無包括雷射筆。而當王完成搜查並將物品從地上放回背包時,則「somehow (以某種未知原因)」將一支雷射筆一併放入,然後將他帶回警署。後來王在警署內把被告背包及內裡物品放進透明證物袋時,被告才首次發現雷射筆的存在。

香官遂向被告澄清,有否親眼看到王在現場把雷射筆放進其背包,被告回答指沒有,惟他亦指當時因被數名警員包圍,受驚下沒有留意王把物品放回背包的過程。

香官代被告向王指出,他並無在被告背包中搜出雷射筆,亦在被告無看著的情況下把物品放回背包;王否認,堅稱:「我喺佢(被告)視線範圍內做,亦都有叫佢望住。」

另外,被告向王指出,當時搜出的萬用鉗是與鎖匙串扣在一起,王回答稱只記得萬用鉗是在被告背包內搜出,但忘記有否與鎖匙相扣。被告再向法庭指出案情,認為王曾在警車上把萬用鉗從鎖匙串解除,質疑王干預證物。聆訊明續。

曾打算投考消防員 現已深知不可能

至於本案次被告郭焯彥則於開審前認罪。案情指警員24931當時在郭的背包內搜出一支第4級雷射筆以及一支完全伸出時長達52厘米的伸縮棍。

辯方求情時透露,郭現年20歲,在青年學院攻讀商科基礎文憑,家中有父母和17歲胞弟。父母在求情信中形容被告自幼聰明、活潑開朗,又指被告今次是受朋輩和網絡影響,才以不當方式表達自己。胞弟亦於信中形容被告明白事理,惟有時行事較衝動。辯方另引述善導會社工撰寫的求情信,指被告曾打算投考消防員,深知現已不可能,但有志轉向商科發展。

辯方陳詞續指,被告受網絡影響,犯案並無完善計劃,亦不認識案中的同行者。辯方又指當日無暴力事件發生,被告亦不曾使用身上的雷射筆和伸縮棍。辯方重申,被告坦白認罪,有真誠悔意,亦曾因案件還柙兩個半月,望裁判官輕判社會服務令。

裁判官則認為案情嚴重,拘禁式刑罰絕對合適,但考慮被告過往並無犯罪紀錄,亦曾還柙一段時間,故下令先索取背景報告及社會服務令報告,押後至4月21日判刑,其間被告獲准保釋候判。

【案件編號:WKCC1002/20】

-----------------------------

蘋果初心不變!26周年「撐蘋果Tee」預售:

你的優惠訂購海外訂購按此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