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美國基建計劃看香港思維落伍(梁啟智)

更新時間 (HKT): 2021.04.07 02:00

美國政府推出兩萬億美元基建計劃,期望在早前通過兩萬億抗疫救市方案後再下一城。基建對很多人來說是沉悶的題目,難以引起社會關注,美國許多基建因此長年不獲重視,日久失修。在香港,基建和「大白象」是等義詞,多年來政府花費巨資興建各種實際用量總不達標的跨境運輸建設,讓人感到是獻禮工程多於解決實際需要。基建曾經是香港的驕傲,現在比較美國和香港的基建計劃,卻發現香港政府的思維已遠遠落後。

翻看美國最新基建計劃的詳細說明,立即見到理念上的基本分別。在很多人的眼中,基建就等於大型建設,規模是以使用的鋼筋和混凝土重量計算的。美國的基建計劃卻包含大量「人力資源基建」的內容,視美國人本身為美國最重要的基建,直接投資在美國人的身上。

不只有投資鋼筋混凝土

舉個例,在兩萬億預算當中,有四千億是用來支援照顧者的,讓有特殊需要的老人和傷健人士得到居家或社區照顧,佔預算的五分之一。在現屆美國政府眼中,興建高鐵是基建,興建老人中心也是基建;後者建成後拍照未必好看,不能用來當政績工程,卻可於社會中產生結構性的影響。試想想,許多有特殊需要的老人和傷健人士現時要由家人全職照顧,他們本身不是專業醫護,缺乏支援下亦十分吃力。如果能改由專業的照顧服務承擔,首先創造了就業機會,原本的照顧者也可被釋放出來做自己想做的工作,被照顧者也獲得更好的照顧,是一個三贏措施。香港不時出現照顧者不堪負荷,爆發倫常悲劇的新聞,卻未見香港政府以同樣的思維高度去正視問題。

當我們把對基建的理解從磚頭擴展到社會投資,則很多香港近年出現的基建爭拗會變得無謂。回想當初高鐵撥款爭議,有所謂的建築業界代表聲稱支持興建以保障工人就業,引來反方批評為何不把預算用來興建公屋,則更多建築工人可以受惠。美國的基建計劃就包括了提供一百萬個資助出租單位和五十萬個資助出售單位,還投放一千億興建和翻新公立學校;對,起公屋起學校也是基建,不是只有修橋補路才算是基建。

就算把我們的目光限於修橋補路,同樣見到香港和美國的視野之別。在美國的基建計劃當中,處處可見對應氣候變化的超前部署。計劃包括投資一千七百億於電動車市場,包括設立五十萬個充電站,將全國最少兩成的校巴改為電動車,並推動坐擁數十萬車輛的聯邦政府車隊全面轉為電能。計劃又包括提升各種公共設施,包括電網、道路、鐵路,以及糧食供應抵禦極端氣候的能力。反觀香港,面對氣候變化下颱風越來越猛,我們卻要在海中央填一個「明日大嶼」出來。

香港沒有能人嗎?為甚麼同樣是搞基建,香港的目光遠遠不如美國?有網民戲言香港搞基建不是真的為了投資未來,而是要找個理由讓國企發財。就算拋開此等陰謀論,倒得承認港美兩地對中國因素確有截然不同的理解。在香港,中國大陸是配合的對象,不少香港的跨境基建都是相對應深圳的總體規劃來運轉,引來「被規劃」的批評。在美國,中國是競爭對手,基建是保持競爭力的基礎。畢竟如果本身國力不保,只顧對中國增加更多壓力只會顯得外強中乾。在白宮推銷基建計劃的文件當中,僅在引言就兩次提到中國,內文又多次強調來自中國的競爭,反映危機思維。文件稱,基建計劃是為了回應美國現時有兩大挑戰:氣候危機和專制中國的野心。

回頭想,中國因素在港英時代也曾經代表危機,並推動了大量惠澤至今的基礎建設。六七暴動後,港英政府明白到如果香港社會不穩,中國大陸就會藉故在香港引發動盪,終結他們的管治。70年代以來,大量的城市和制度建設,包括公屋、地鐵、免費教育,還有廉政公署等,都是在此危機意識下建立起來的。

今天的特區政府就沒有這種危機感嗎?在他們的眼中,中國大陸當然不是危機的來源,但香港也不是沒有危險,他們會和你說所謂的外國勢力如何搞亂香港。不過,他們的應對方法卻不是檢視自身不足,固本培元。相反,他們撥了八十億港元搞國家安全,搞維穩產業鏈。他們不是沒有危機感,而是他們選擇以打壓回應。

面對危機,我們該如何應對?我們可以選擇治標,也可選擇治本。兩條路,哪一條才能達到長治久安,清晰可見。

梁啟智

時事評論員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