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做愚民 醫護別港
「唔止想生存,係想生活」

更新時間 (HKT): 2021.04.08 02:00

【遠走異鄉】在公立醫院工作了近二十年的註冊護士May(化名),還有任職管理層的陳醫生(化名),先後帶着家人離開香港。本來不愁生計的他們,突然要為能否做回老本行而煩惱。然而,二人面對未知的前路仍要硬闖,只因香港已失去民主自由,寧願舉家出走,也拒絕留港做順民。醫生組織代表指出,公營系統中層醫生寧棄事業,在異鄉由低做起,反映覆巢之下港人的惶惶不安。

記者:陳沛冰

「我哋唔會接受做順民,如果淨係返工、放工、食、瞓、屙,都冇咩意思。有幾多唔公義事件都當睇唔到,我哋一家係唔接受。」原來要離開土生土長的地方,只是數分鐘的決定。去年傳出要推出港區國安法後,May立即致電移民顧問查詢,掛線後思索一會,轉身便知會丈夫及兒子「我都係決定一齊移民」,丈夫及兒子只回應一個「好」字,出走的決定「快過買菜」。

“我哋只不過係堅持緊一個冇錯嘅信念”

May認為移民一事不能再拖,當時英國未公佈BNO居留政策,於是向台灣申請專業移民,數個月後獲批,上月一家人落戶台中。May說台灣最吸引是仍有民主,可以選總統選市長,做得不好的可以罷免,才能令社會更好,不像香港只有假民主,看着不公義的事發生也無法反抗,「個政府自編自導自演,疫情處理差,醫療資源少,畀班差人、畀國家嘅不停加,但啲錢嚟自市民,係人都唔想交稅」。

過去一、兩年的遊行集會,May幾乎全部都參加,更不用說去年初醫護罷工。但現在香港瀰漫着一片恐懼,令人窒息,「着黑衫出街都驚畀差人問,問題係我哋冇做錯,只不過係堅持緊一個冇錯嘅信念」。May自己也是近年掀起的篤灰文化的受害者,曾經因為在社交媒體發表一個對政府不滿的帖文,便被人起底。她相信五年、十年後香港會完全赤化,香港人不可有獨立思考,不再說廣東話,她不能讓兒子變成愚民,「我哋唔係淨係想生存,係想生活」。

台灣醫院藥名全是中文,對於在港工作用慣英文的May,未必應付得來,所以她不打算在當地做護士。她與丈夫計劃做生意,但初到貴境仍需時間摸索,暫時未有決定做甚麼生意。「願意去付出願意做唔會生存唔到,至少唔會生活喺恐懼內。香港環境咁差,寧願一試,係一個出路,將來冇人知,可能台灣發展仲好。」港版2.28事件當中,47名立法會初選參加者被捕,李柱銘等九人又在8.18案中組織及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罪成,更令May確信移民的決定無錯,因為,香港法治已死。

逼不得已要移民,但May的心永遠在香港,「香港永遠都係我哋屋企,我哋唔會忘記,要走嘅人唔係要放棄香港,希望有機會再為香港做多少少嘢」。離港前May買了一些記載過去兩年香港所發生事件的書籍,希望有機會與台灣人分享這段歷史,令這段歷史不會因被竄改而消失,下一代不會因被洗腦而忘記。

與May一樣,陳醫生不想小孩活在充滿謊言的世界,相信極權整頓醫護界是遲早的事,「冇人一定倖免,你唔知幾時俾人摷返講過句說話,好似文革咁公審你」。呼吸一口自由的空氣,比甚麼都重要。

“唔想提心吊膽生活,講句嘢都要擔心好多嘢”

在公立醫院工作近20年的陳醫生,已屬於管理層,雖然已持有英國的執業資格,但也沒十足把握能在英國找到合適的工作,因為香港與英國醫療制度不同;即使找到工作,也要由低級職位做起,薪酬也較香港少一截。他已有轉行的心理準備,或自己創業做小生意。

不過,在放棄努力多年的事業,與能和家人在民主自由的環境下生活,他仍然選擇後者。「我對呢個地方好有感情,但呢個地方已經唔同咗,令人好沮喪,已經唔係以前嗰個制度,留喺度唔走又點呢」。法治只為政權服務,立法會沒有反對聲音,政權可為所欲為,「好難相信佢哋有乜做唔出,只會越嚟越差」。

陳醫生相信,醫護界將是政權下一個整頓的目標,自反送中運動,政府認為普遍醫護界是不聽話,拘捕參與義務急救的醫護。去年初疫症爆發,醫護發動罷工,只是現時疫潮未完,醫管局才扣薪了事,疫潮一過,政府一定大舉清算,無人可以倖免,「唔想提心吊膽生活,講句嘢都要擔心好多嘢」。政府引入內地醫生取代香港醫生,相信是數年內的事。

陳醫生本來打算數年後才移民,但香港形勢急劇轉變,家人擔心政府隨時禁止出境,女兒被謊言教育洗腦,考慮一段時間後決定提早離開。太太、女兒及家中兩老已到英國,他辭職後也會於本月到當地與家人滙合,向未知的未來邁進 。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