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新聞台攝影助理採訪佔旺遭警暴 向警索償今開審 自言事後受失眠驚恐幻覺困擾

更新時間 (HKT): 2021.04.08 18:35

Now新聞台工程人員李小龍2014年在佔旺區採訪期間,突遭警員搶走鋁梯,隨後反遭指控襲警被捕。李小龍其後入稟向警方索償,案件今於區域法院開審。李今供稱當晚事發後曾致電公司報告及999報警,並向報案中心自言「跌低咗俾警察撳住,俾佢哋喺度打、踢、搣」。另外李亦透露,事發後一直受失眠、驚恐和幻覺所困,至今仍需定期見精神科醫生及臨床心理學家,並要服用藥物。

原告李小龍由資深大律師林孟達代表,被告一方則為代表警方的律政司司長。大狀於開案陳詞指,所有呈堂片段均只見原告曾用手拿著鐵梯,站在攝影師背後,不曾用梯襲警,反而有警員拉倒原告在地上。

片段顯示警員將對其他示威者的情緒發洩在原告身上

大狀續指,警員供詞只單純否認所有的襲擊指控,被告一方亦無呈堂片段顯示原告曾襲警並須遭制服,因此認為被告無合理辯解或正當理由支持於案中制服原告。原告一方亦認為片段顯示警員將對其他示威者的情緒發洩在原告身上。大狀另指出,原告當時曾被拘捕和羈留,但警方由始至終均無起訴他任何罪行。

庭上播放片段顯示,警員當日在山東街推進,當時於Now新聞台任攝影助理的原告偕同攝影師,從警方防線的右方走上前拍攝,其間遇上推進中的潘姓督察。畫面所見,原告曾單手捉緊鋁梯,阻擋警員靠近,但及後遭潘拉扯倒地。潘之後與其他同僚將原告制服在地上,一群配備圓盾的軍裝警員亦隨即上前築起人牆,阻止他人靠近和拍攝。

有Now新聞台記者見狀指著原告並向警員表示:「記者嚟,記者嚟。」但遭警員無視並阻止靠近。之後原告被警方帶上行人路查問,其間原告曾撥打電話,又對拍攝中的鏡頭謂:「影晒㗎!我冇郁手㗎!」

原告出庭作供 強調從無反抗

原告今庭上供稱,當晚工作時攜有由Now新聞台發出的記者證,亦有由立法會和政總發出的記者證。原告強調,被制服期間從無反抗,之後有警員把他從馬路上扶起並帶到一旁。

原告供稱,因當時正進行直播,故第一時間致電負責調配人手的同事,表示自己「俾人撳低咗,我俾人打」。他接著致電999報警,自言被警察打。庭上播放原告的報案錄音:「我係新聞採訪人員,我跌低咗,俾警察撳住,俾佢哋喺度打、踢、搣。」接線生應要求為原告召喚救護車,其間原告表示自己頭部和骨頭疼痛,全身熱燙。後來醫療報告亦顯示他的臉部有傷。

原告又供稱,事發後一直無人告訴他已被捕,直到3小時後在錄影會面期間有律師到場,他才得悉自己被捕。2015年底,原告獲律政司致電告知,將不會就案件提出起訴。

事後需接受精神科醫生及臨床心理學家治療

原告提及事發後需要接受精神科醫生及臨床心理學家治療,亦需要服用安多酚藥物。他同意治療對他甚有幫助:「原本好多時會產生恐懼、幻覺,見完佢哋(醫生)嗰段時間,相對心情平和啲。」精神科醫生亦在原告「最鑽牛角尖」時,提醒他家中還有妻子和兒子,如此年輕不應終日受困於擔心的情緒。

原告特別提到事件令他經常躲進房間獨處,亦令他和家人的關係變差。他透露:「我同太太關係好疏遠,好瑣碎嘅嘢我都會發脾氣。同我個仔都好少互動。發生事前,我哋好開心,成日同佢玩。」

盤問下,原告承認有時為了追趕新聞點,會到人多的地方,但堅稱「工作咗咁耐,好少推到人」。被告一方指出,原告的職責有時因要確保鏡頭不受阻擋和保護攝影師,需要張開雙手阻擋他人;原告則指在跑動態新聞時,會盡力保護攝影師,但不會阻擋別人從鏡頭前經過。

原告明早繼續接受被告一方盤問。

據入稟狀指,原告於2014年11月25日晚上約9時在上海街遭警員毆打及非法禁錮,導致身體多處受傷和出現創傷後遺症。他於2017年入稟,向被告律政司司長索償。

【案件編號:DCPI1635/19】

-----------------------------

蘋果初心不變!26周年「撐蘋果Tee」預售:

你的優惠訂購海外訂購按此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