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安法首宗高院聆訊不設陪審團 被告唐英傑提司法覆核 指律政司決定不法不當不合理

更新時間 (HKT): 2021.04.08 14:58
唐英傑

23歲青年唐英傑去年7.1駕駛插有「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旗幟的電單車,涉在灣仔撞向警察,被控煽動他人分裂國家及恐怖活動罪,成為首名國安法案件被告。案件已定於6月23日開審。律政司早前引用港版國安法第46條,直接發出證書指示本案毋須陪審團審理,由三名指定法官組成「審判庭」,打破過去百多年本港司法沿用的陪審團制度。唐英傑透過律師團隊提出司法覆核挑戰,指陪審團制度保障刑事法合乎公平公正,被告免於暴政侵害;惟律政司的決定剝奪《基本法》及普通法所保障的權利,律政司卻未有對此作出解釋,亦沒有給予被告爭辯的機會。

司法覆核申請由資深大律師戴啟思、大律師黃瑞紅及陳碧琪,以及伍展邦律師行代表提出。

強調並非針對國安法條文是否合憲

申請書開宗明義指出,國安法第46條關於陪審團的條文是否合憲,並非今次司法覆核訴訟的議題。今次申請,是針對申請人唐英傑受《基本法》及普通法保障的權利遭行政決定剝奪,無法在原訟庭接受法官聯同陪審團的審訊,惟律政司司長卻未有就此作出解釋,亦沒有給予申請人爭辯的機會。

申請書及後指出,本案議題無關檢控決定或審訊地點,也並非挑戰原訟庭的決定。而且國安法第46條也未有排除司法覆核的可能,並非如第14條般列明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作出的決定不受司法覆核。問題是如此例外安排究竟要如何運作。

根據申請書,今年2月5日控方向申請人發出證書,以「保障陪審員及其家人的人身安全」及「若本案設有陪審團,將有損害司法公正的危機」為由,指示本案毋須陪審團審理,惟律政司司長未有就相關意圖通知申請人。

案例訂明原訟庭案件須由陪審團審訊

申請書指出,《基本法》第86條列明「原在香港實行的陪審制度的原則予以保留」,第87條則列明「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刑事訴訟和民事訴訟中保留原在香港適用的原則和當事人享有的權利」。而根據蔣麗莉案例,法庭已指出可公訴罪行一是在高等法院由法官及陪審團共同審理,一是在區域法院由法官獨自審理;如果選擇在原訟庭處理案件,便須由陪審團審訊。

另外,基於國安法第46條並無特別作出說明,故條文應根據普通法規定及原則執行,就如終審法院處理黎智英國安案保釋聆訊時所確認的一樣。

申請人強調並非要爭取由陪審團審理的權利,而是一旦律政司司長選擇或被要求在高院原訟庭審理本案,申請人便有權利接受陪審團審訊。

國安法審訊三名法官如何達成裁決仍屬未知數

對於陪審團制度的特點及價值,申請人逐一列舉。比起由單一或多名法官審理,陪審團可讓被告享有由同等地位人士作出的不同裁決。陪審團制度亦可讓被告有五次機會反對陪審員人選,確保陪審團由被告相信不會針對他的人選組成。

另外,陪審團裁決不用提供理由,容許他們有更大獨立度,比起法官更有能力裁定被告無罪,讓平民百姓面對法律壓迫時,更能抗拒暴政,令刑事法律符合常人心目中的公平公正。

此外,陪審團須達成一致或絕大多數決定,才能達致有效裁決,這是法官裁決難以取代的優勢,尤其是國安法審訊究竟是要三名法官達成一致裁決抑或只需簡單大多數,仍屬未知數。

社會或認為法官離地及傾向政府

除了被告個人權益,陪審團制度亦對維護司法公正很重要,加上法官或會被視為傾向政府及離地,社會更易接受陪審團裁決。

申請人提出三點興訟理據,指律政司司長處理程序不當、不合法,以及不合理。申請人面對權利被侵害以至可能承受的刑罰,律政司司長既未有給予被告申辯機會,司長本人亦無提出足夠理據,甚至沒有上訴機制,實屬程序不當。

另外,律政司司長亦曲解及誤用相關條例,只以國安法第46條本身條文作理據,未有進一步交代詳情或細節,亦未能提供證據證明陪審員受威脅或司法公正受損,司長的決定實屬非法。

此外,考慮到所有相關情況,包括被告的權利、控罪的嚴重程度、陪審團受干預或威脅的可能性甚低等因素,律政司司長甚至未能提出表面證據支持其決定,故屬不合理。

根據港區國安法第46條,對於高等法院原訟庭進行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案件的刑事檢控程序,律政司司長可基於保護國家秘密、案件具有涉外因素或者保障陪審員及其家人的人身安全等理由,發出證書指示相關訴訟毋須在有陪審團的情況下進行審理。凡律政司長發出上述證書,高等法院原訟庭應當在沒有陪審團的情況下進行審理,並由三名法官組成審判庭。

【案件編號:HCAL473/21】

-----------------------------

蘋果初心不變!26周年「撐蘋果Tee」預售:

你的優惠訂購海外訂購按此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