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誰仇恨亞裔?(一劍飄塵)

更新時間 (HKT): 2021.04.08 02:00

最近在美國紐約、舊金山等地,出現多起亞裔被攻擊事件。引發了又一場全美國的人權進步運動:反對仇恨亞裔。身為亞裔的我,當然不甚感激涕零落花流水:看看,美國種族歧視如此嚴重啊,還是需要左派的進步主義。

由這幾起亞裔被攻擊事件,簡單歸納就很容易得出「歧視亞裔」的結論。但這顯然只是小學生的數學水平。可悲的是,美國教育界事實上已經倒退到數學都要被視作「種族歧視」的地步。這可是西雅圖學區正式的官方教育大綱的說明。所以,絕大多數美國人只會簡單地歸納統計,也就必然。但事實上,相對於美國2,000多萬亞裔,這種案例並不算多。比每天被汽車撞倒的亞裔,少得不能再少。所以,我雖然享受了這波來自左派的「進步關懷」,但我的理性告訴我:僅僅憑這幾起案件,就說甚麼「反對歧視亞裔」,實在是不符合統計學。

而提及種族歧視,不就是白人歧視有色人種嗎?但最近的幾起攻擊案,疑犯沒有一個是白人!倒是以深色人種居多。我這只是舉出事實,不涉及我自己對於各個種族的認知。看看,連我這一貫膽大妄為的,在牽涉到種族問題上,都不得不「政治正確」地先給自己脫罪,而不敢肆無忌憚。可見美國的言論自由,已經淪落到如何地步。顯然,即使簡單的歸納法,至少也得出一個結論:對亞裔的歧視與美國傳統的「白人歧視」無關。而如果我們更深一步研究這些案例,就會發現,那些疑兇基本都有前科,有的人本身就是屢犯。而這類案件,也都發生在民主黨佔據絕對控制地位的大都市。

這類城市的共同特點就是:都支持BLM運動,也都大幅削減了警察經費。我們是不是應該想想:這種攻擊現象,也許只是因為大街上的行兇作惡之徒更多了的緣故呢?我們是不是更應該反對削減警察經費,更應該呼籲嚴懲犯罪行為?以我們洛杉磯為例,今年頭三個月,警察逮捕的殺人犯相比2020年同期增加了45.2%,相比2019年同期增加了91.5%!是不是觸目驚心?這其中有多少是慣犯,我就找不到統計數據了。但顯然,在這些因為支持BLM運動而減少警察經費的大都市,犯罪率大幅度上升。當然,根據目前的數據,也無法否認不存在歧視亞裔的現象。但至少應該調查清楚,其他族裔被攻擊的現象有沒有增加?還應該公佈,這些攻擊亞裔的罪犯的背景。只有這樣深入分析,才能真正滿足統計學的幾個要素。但顯然,在一個認為數學都是種族歧視的國家,這樣的要求顯然也是政治不正確的。而實際上,亞裔的數學成績普遍比其他族裔好。這種對於數學的詆毀,難道不是典型的對於亞裔的歧視嗎?

平權法案就是種族歧視

馬丁路德金當初的名言:我有一個夢,有朝一日,我的四個孩子將生活在一個不以膚色而是以品行來評判一個人優劣的國度裏。如果放在今天的美國,這句話就是政治不正確,就是種族主義。以品行評判一個人的優劣,那怎麼行呢?特定人群的孩子,品行當然應該低劣!這才是今天民主黨這些左派政客骨子裏的想法。所以,看起來民主黨政客無所不用其極地幫助特定族群,而事實上,是他們已經先入為主地認為這些族群低劣,只有獲得特殊照顧才可以適應社會。難道這不是公然的種族歧視?

隨着民主黨政權的上台,未來的美國將是一個更加種族歧視的國家。這種歧視將遠比街頭小混混推倒一個華裔老太太要嚴重得多。這種歧視,將成為國家制度性的歧視。實際上,美國廣為人知的平權法案,就是一個種族歧視的法案。比如大學錄取,憑甚麼要照顧特定種族,而不是僅僅根據個人的能力和品行擇優錄取?這種在平權法案保護下的錄取方式,耽誤了多少華裔學子?所以,作為亞裔反對種族歧視,應該反對的是這種制度性的歧視。

一劍飄塵

旅美作家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