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奕迅慘變「儍仔」?(潘小濤)

更新時間 (HKT): 2021.04.09 02:00

內地「搜狐新聞」報道,清明節假期首天的4月3日,河北省石家莊市有大批年輕人,在被制裁的Adidas專門店外排隊等待入店掃貨。有中國網民留言稱,其所在地區Adidas店也有不少顧客,同時有人表示其附近Adidas店只有零星顧客。很明顯,今次抵制H&M及Nike等外國品牌的結局,極可能虎頭蛇尾。

《環球時報》等官媒上月24日起突然高調批評H&M及Nike等幾個外國運動及時裝品牌,作為BCI(Better Cotton Initiative,良好棉花發展協會)成員,去年聯署抵制新疆棉花的聲明,激發國內愛國網民怒火。起初幾日,部份城市的網民紛紛到這些外國品牌專門店外,呼喊口號及舉牌抗議,甚至阻撓顧客入內購物。與此同時,逾40名國內及台港影視明星發表愛國聲明,跟這些品牌割席,取消合作或代言。彼時,《環球時報》還對明星們的義舉表示讚賞。一時間,杯葛這些品牌聲勢似乎十分浩大,以致MUJI及HUGO BOSS都有點驚惶失措,一時支持用新疆棉,一時又表明不用新疆棉,而H&M、Nike、Adidas等品牌部份分店也一度要暫停營業。

可是,不足一星期,這股怒火還未被徹底煽動起來,《環球時報》又急急走出來為事件降溫撲火,稱有人在藝人還沒反應之前就激烈謾罵,推動「加速主義」,早年抵制事件出現極端行為,最終國內店家受損。其總編輯胡錫進更說「我不希望我們的社會涉及大眾生活領域的『政治正確』是密不透風的,留下一些縫隙是必要的」,言下之意,不應強迫、強制他人表態抵制這些外國品牌。

此外,《人民日報》也加入降溫行列。在抵制外國品牌浪潮中最受惠的是國產波鞋品牌,不僅銷量上升,還掀起炒風,一對李寧牌波鞋在網售平台叫價最高近十萬元,人民網財經評論就指摘部份炒鞋客趁機轉戰國產球鞋市場,興風作浪,為大發橫財而扔掉倫理、突破底線。文章強調鞋是用來穿的,不是用來炒的。完全是不懂鞋市的離地文章,沒收藏價值的鞋能炒起來嗎?有些鞋是用來穿的,但有些是用來炒的,兩者本來並行不悖,官媒卻混為一談,是無知還是想為事件降溫呢?在中國,被炒賣的貨品多的是,官媒卻不哼一聲。

事實上,這波抵制外國品牌只是一場虛火早就有迹可尋。在愛國怒潮還在發酵時,有網民發帖指LVMH集團也是BCI會員,還強調法國奢侈品中似乎只有LVMH集團參與抵制新疆棉花,但當時就有不少中國網民留言替LV護航,稱「是成員,但沒發表聲明就可以」、「不要像Nike、H&M主動發聲明就好」、「這次這個範圍真的太廣了」,還有人在LV官方微博留言,稱「希望(LV)別抵制新疆棉花了,不然真的沒衣服沒包穿了。」其間,Nike、H&M等推出折扣優惠,同樣吸引大批顧客,完全不像正在抵制這些品牌。

抵制爛尾 表態得不償失

如果今次抵制行動爛尾收場,最悲劇的當然是那些極速割席的明星,特別是陳奕迅,在事件初期他就立即宣佈與合作逾十年的Adidas切割,有報道指他或要賠償6,000萬元予對方。即使他毋須賠償,又或涉及金額較少,卻是最高調及最受矚目的一人,也因此被台港歌迷唾罵,日後國際品牌與他合作的可能性必大降。如果抵制事件最後草草收場(這是極可能的),變成徹頭徹尾的鬧劇,作為主角的陳奕迅等明星既賺不到名聲、提升不了印象,更損失大量金錢,是事件大輸家。而急不及待撲出來與Burberry切割的葉劉,也好不了多少,同被譏為事件的「儍仔」。這是不懂玩中國政治的代價。

Nike是中超、中國國足、中國籃協、中國田徑協會的贊助商,抵制新疆棉事件後,中國足協和職業聯盟籌備組也表示「高度關注」,並緊急召開內部會議,會後譴責Nike的「錯誤行徑」,保留「進一步處理與Nike合約」的權力。可是,報道此事的中國《足球報》未幾就將文章下架,而中國足協之後亦沒再表態,中國籃協更一直保持沉默。嘴巴說漂亮一點,合作變低調一點就可以了,這是典型的上有政策、下有對策,誰會像E神那樣動真格!

潘小濤

資深傳媒人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