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院指國安法凌駕《裁判官條例》 煽動罪毋須於高院審理 快必考慮司法覆核

更新時間 (HKT): 2021.04.09 15:44
法官陳廣池
(資料圖片)

人民力量副主席「快必」譚得志被控去年多次擺街站及遊行期間引發他人憎恨和藐視政府,他早前質疑區域法院無權審理其發表和串謀發表煽動文字等八項控罪。法官陳廣池今宣讀決定,指國安法列明危害國安罪行可由本港各級法院處理,《裁判官條例》中有關叛逆及煽動等罪移交上級法院的限制與國安法原則不一致,故此裁定有關限制無效,區院有權處理本案。辯方在陳官宣判後表示,需時考慮會否提請司法覆核,申請將案件押後至本月19日,獲陳官批准。

陳官宣讀決定時先表示,今次爭議對《裁判官條例》附表2的效力影響深遠,甚至比辯方申請終止聆訊更為重要,質疑控辯雙方均低估其重要性。陳官又指,國安法除了第64條外,沒有其他條文為法律字詞提供定義,而國安法又規定人大常委會具備解釋權,故此他不宜對國安法條文作權威性詮釋,他只是針對今次申請作出裁斷。

快必除了被控發表煽動文字及串謀發表煽動文字等罪,也面對在公眾地方作出擾亂秩序行為,以及煽惑他人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等罪,當中無一以國安法起訴。惟控辯雙方早前討論區院是否有權審理煽動罪時,一度提及國安法。

辯方資深大律師戴啟思早前指,根據終審法院就黎智英保釋案頒下的判詞,煽動罪屬於危害國安範疇罪行;而國安法第41條列明,涉及危害國安罪行的審判應以公訴程序進行。戴啟思續指,根據《裁判官條例》第88條及附表2,煽動罪只能移交至高院審理,質疑裁判法院轉介本案至區院的決定無效。

陳官質疑,如果煽動罪屬於危害國安罪行,但人大常委會卻又不讓區院審理煽動罪案件,屬於荒謬情況,更何況根據國安法,危害國安罪行不只涉及條文內的分裂國家、顛覆政權、恐怖活動以及勾結外國勢力罪。陳官認為,這能解釋為何國安法第45條指出,本港裁判法院、區域法院、高等法院及終審法院均應按照特區法律,處理危害國安罪行的法律程序。

陳官質疑辯方取態有內在矛盾,指若然裁判法院轉介本案至區院的決定無效,而區院亦無權審理本案,為何區院法官又有權處理案件轉介事宜。陳官亦質疑,早在本案與去年在裁判法院進行轉介之前,辯方便應著手反對;現在辯方要求他處理司法管轄權一事,便暗示區院有權審理煽動罪,否則辯方應該在其他場合提出此事。

陳官表示,根據辯方說法,煽動罪從簡易程序罪行變成可公訴罪行,辯方也改變了《裁判官條例》附表2的地位,亦改變了條文立法原意,認為辯方說法奇怪。

至於控方強調,法例並沒有列明煽動罪可循公訴程序檢控,故此該罪只屬於簡易程序罪行。陳官質疑控方沒有留意到煽動罪對上一次修改已是上世紀70年代的事,國安法則是去年6月才實施。

陳官也表示,國安法凌駕本港法律,《裁判官條例》附表2也應遷就國安法處理危害國安罪行的範疇;區院有權審理煽動罪,符合國安法第一章「總則」的精神,亦符合需要廣泛及靈活詮釋法律條文的原則。

最終陳官表明會採取與控辯雙方不同的角度和處理方法,認為煽動罪屬於危害國安罪行,亦屬於可公訴罪行,但國安法列明危害國安罪行可由本港各級法院處理,當中包括區院,《裁判官條例》中有關叛逆及煽動等罪移交至上級法院的限制與國安法原則不一致,故此裁定《裁判官條例》相關條例無效。陳官裁定,裁判法院轉介本案的決定有效,區院有權處理。

《裁判官條例》第88條規定,可公訴罪行可移交區院處理,但附表2第III部所指明的罪行類別除外;附表2第III部包括「《刑事罪行條例》第I及II部的任何罪行」,涵蓋叛逆及煽動意圖等罪。

【案件編號:DCCC927、928、930/20】

-----------------------------

蘋果初心不變!26周年「撐蘋果Tee」預售:

你的優惠訂購海外訂購按此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