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字咁淺:只怪你自己不合作(麥煒和)

更新時間 (HKT): 2021.04.09 02:00

電話響起:「李太,我是XX醫院余醫生,關於李先生最新情況,他昨晚中風入院後我們進行了緊急手術,已成功將栓塞的大腦血管打通。」(按:疫情期間公院設有訪客限制,醫護與家屬要靠電話溝通取代面談,親友探病也是透過視像通話。)

「余醫生,實在太好了,感謝你。」

「手術雖然成功,可惜李先生腦部仍出現了大範圍壞死,那或與先前的嚴重缺血有關,以後很可能永久殘障甚至死亡,請家人做好心理準備。根據紀錄,李先生患有心臟房顫(Atrial fibrillation,一種常見的心律不整及引致中風的風險因素),過往覆診醫生處方了口服抗凝劑(NOAC,俗稱薄血藥),理應可預防中風發生。」

「他已沒服用薄血藥一段時間了。」

「噫!你可知不服藥的後果有多嚴重?」

「醫生處方是自費藥物(按:公院處方大致分為通用藥物和專用藥物,部份專用藥物需患者在社區藥房自費購買),經濟上我們實在難以負擔。」

「十多元一天也難以負擔? 飲杯咖啡都不止這個價錢吧。」

「數十元一杯咖啡醫生當然飲得起,但我們打散工、住劏房的,頂多幫襯茶記套餐附送的咖啡,加兩元轉凍飲已十分奢侈。再者,我跟社區藥房確認過,你所說十多元一天只是薄血藥的來價,街坊藥房不同公立醫院,前者要自負盈虧,加上燈油火蠟、人工舖租(尤其舖租),為了生計只好把藥賣貴點,甚至貴過醫生你的咖啡。」

服藥不遵從(Non-compliance to medications)在臨床醫學中並非罕見,更是導致治療失敗的重要原因之一,我們往往會怪責病人不合作聽從指示服藥,然而,後者如此未必事出無因,譬如藥後感到不適故自行停服,或是處方過於繁複令他們無所適從,亦有擔憂副作用而擱置服藥的,個案中李先生便是因經濟拮据錯過治療,對以上種種理由未能配合醫學指示的病友,我們應多加體諒。

開出處方後,醫生有責任了解病人是否正確服藥或未能服藥的原因,我們要恰當地解釋治療期間可能出現的副作用及提供較溫和的選擇,必要時應安排經濟支援或直接資助藥物,這樣才能確保患者能夠配合醫學指示及得到應有的治療。

麥煒和 腦神經科專科醫生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