滙基校長最大考驗 移民潮捲走良師 
「國安教育下 要守住專業」

更新時間 (HKT): 2021.04.10 02:00
■滙基書院(東九龍)校長鄭建德指學界面對移民潮,最重要是穩住教學團隊質素。夏家朗攝

【本報訊】自反修例運動以來,社會動盪持續至今,政權對教育界的整治更造成災難,對任何一位校長都是投身教育以來最嚴峻的考驗。面對國安教育洗禮,校園移民潮已由學生蔓延至教師。直資學校滙基書院(東九龍)校長鄭建德形容,未來教育界能否穩住教學團隊維持教學質素,順利過渡移民潮將是重大考驗。向來標榜探究自主學習的滙基,外界最另眼相看的是校友不乏學運領袖,包括學民思潮創辦人黃之鋒及林朗彥。滙基曾經被批鼓勵學生抗爭,鄭建德回應此話題時分外謹慎:「一直也有家長問我關於學民思潮,我不覺得是學校系統培養,若大家不欣賞他們,我亦不覺得是學校責任。」

記者:羅惠儀

香港正面臨史無前例的移民退學潮,加上經濟環境不明朗,要收學費的直資學校勢將面對更大的收生壓力。鄭建德指,若果直資學校在過去平順的十年建立「品牌」及具特色的課程,總能承受今次風浪,該校今年度開始,已有首批考英國普通教育文憑高級程度考試(GCE A-Level)的理科課程畢業生,提供文憑試以外另一升學途徑;初中可修讀日文或法文為第四語言,並須修讀英國文學,鞏固語文基礎。

中學去年起提早公佈自行分配學位階段正取生名單,學生須於下周一最後決定是否接受直資學位。坊間有指新制不利直資中學收生,鄭建德說,非一條龍的直資中學最受影響:「對我來說確實困擾,取錄的學生水平(學術成績)分別不大,不過『出出入入』人數增加,增加行政工夫。」

滙基書院(東九龍)取錄164名中一生,至今大約40人「抽飛」,即取回《家長承諾書》和《小六學生資料表》的正本,「我又不覺得是(收生)壓力,只是增加很多行政工夫」。

對鄭建德來說,今年更實在的難題也是整個教育系統面臨的挑戰——通識殺科,加上國安教育推行。過往直資學校致力營造開放學術空間,鄭至今仍堅信教師會秉持專業操守:「如果連教師的專業也喪失,也不要講教育。這是最後一道防線,就算課程怎改,教師也有專業處理。」

他舉例說,歷史科教師在教學歷程中自有判斷,而非憑單一教科書授課:「(書本)對歷史的分析,是否等於全部?還是仍可從教科書以外有補充資料,平衡比較單一性討論?接下來,一定說『紅線』在哪裏,你是否害怕?我覺得老師若持平地將事情分析,讓學生討論,局長也如此說『你要多角度思考』。」通識科的課程內容只是媒介,惟精神不變,「當談到國家哪方面需要有進步,我又不相信如此教學生,便算不愛國,能夠教到學生看到國家哪方面需要進步,將來的社會,真是屬於他們,可以貢獻祖國!這都是愛國教育吧!」

反修例運動至今年半有多,記者問鄭建德這是否從事教育以來最嚴峻的一頁,他點頭稱是:「真心的,的確是。那種衝擊很兩極,並且當中沒有橋樑,不能溝通,各走極端。我兩邊也想罵,不論推動社運,去到傷害人命、身體;另一端則用高壓手段壓制,兩邊越走越遠,南轅北轍。」

他反對校內舉行政治活動,應持平尊重不同政見者;當學生在校外參與政治活動,他放心不下,與教師陪伴監察學生,反而被批「變相」鼓勵抗爭,「年輕人的激情會跳過所有步驟,成年人需要幫助他們思考周全,(例如其行為)是否合法。(若果)他們仍然(要)做,便要提醒須承擔後果,最後不要後悔。」正是因為與學生有商量、開放討論,反修例運動以來該校才能相對平穩過渡。

說起在囚校友黃之鋒、林朗彥,受訪時一直知無不言的鄭建德變得小心翼翼。他憶述,之鋒學業成績不算出色,唯獨通識不俗,早培養閱讀習慣,「真心的,我掛念他們。每次食飯見面傾偈,很掛心他們……不同社會運動參與,他們自身的安全……但是否學校培育令他們成為社會運動領袖?我從不在這個位叨光,看成學校的功勞或責任」。

「音樂椅」效應下,不少留港家長意圖「插班」名校,過去該校每年各級共約20人退學,今個學年至今增至60多人,大部份為移民,只有少數轉讀國際學校;鄭建德笑對退學潮,仍未打算在社交平台賣廣告,「是否觸動我,要着力吸納轉校生?又沒有」。滙基一般只在新學年取錄轉校生,今學年則中途取錄約三名有兄姊同校的插班生,方便家長在疫情下照顧,「中途收生確實不浪費資源,不用加學費已補充財政需要;不好處是插班生的適應、情緒要關顧更多」。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