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被港英列為頭號危險人物 馮可立勉勵下一代:面對不平等不公義 發聲係應有之義

更新時間 (HKT): 2021.04.10 19:46

追尋公義是他一生最重要的事。前中文大學社工系榮譽副教授馮可立今早(10日)逝世,享年69歲。這名曾被港英政府列為「高度危險」的頭號人物,畢生奉獻給弱勢社群,為消除貧窮發聲、為改革基層醫療而吶喊。跟他相識半世紀,亦師也亦友的社區組織協會主任何喜華說,馮可立承傳給下一代,不止是知識,還有身教,「面對不平等、不公義,便要發聲,係應有之義」。

近年馮可立身體情況欠佳。何喜華上月曾跟他通電,知悉他最近吞嚥也有問題,醫生建議要長期插胃喉。他說,馮早年患有鼻咽癌,雖經電療後康復,但有後遺症,尤其是血管收窄,影響較嚴重,長年受困擾。他說,馮原本要做一項涉及血管的大手術,沒料到今早突然離世,「真係好意外」。

馮可立是何喜華的「伯樂」,一手把他拉進社協(SOCO),一做便40年。馮可立1974年在港大社會科學系畢業,第一份工是在慈雲山做社區工作,其後再於港大修讀社工碩士,1978年加入社協當主任,長期關注貧窮和人權議題,也為社會不公義發聲,結果成港英政府的「眼中釘」,被列入「黑名單」之首。

社協曾被列為高度危險的10個團體之首

港英政府於1978年成立秘密組織「壓力團體常務委員會」(Standing Committee on Pressure Groups),有多個政府部門參與,包括政治部。何喜華憶述,80代中流出一份機密文件,顯示該委員會將香港的壓力團體分成3類,第一類被列為「高度危險」,當中有10個團體,包括教協,社協則排行第一,「馮可立」三個字也在名單之首。

80年代的社協由馮可立領軍,港英政府的機密文件曾就當時社協的抗爭行動作詳細分析,形容社協是「社會的紅燈」,「社會上那裏有危險,就會有社協的出現」,但擔心社協無法控制群眾,恐引起動亂。1981年加入社協的何喜華憶述,當時馮可立是政治部跟蹤目標,後來索性「明跟」,每次有活動都派員「傍住」,「有時會講說話恐嚇你」,甚至利誘社協職員轉工。

儘管受港英政府打壓,何喜華記得,當時馮可立勉勵同事要堅持社工的信念,協助社會上弱勢的邊緣社群,「唔好因為社會壓力而動搖」。1988年馮可立離開社協,投身教育界,由何喜華接任主任一職,但馮仍有加入社協董事局及當主席。

入讀港大後受學生運動影響 矢志追尋社會公義

相識數十載,亦師也亦友。何喜華跟馮可立自小在西營盤長大,馮的家族開店賣玉石鐘錶,少年時生活無憂,其兄馮可強現時是香港政策研究所董事兼行政總裁。他記得馮可立說過,一生中對他影響最深遠是念港大時,受當時的學生運動影響及參與學生會活動,促使他畢業後當社工,「追尋社會公義係佢一生最重要」。

雖出身中產,但何喜華說,馮可立一直關注貧窮議題,認為非個人原因造成,是基於社會制度和社會不公義,所以他致力建構公平制度,改革社會不平等。何又憶述,當年馮患上鼻咽癌後,有感本港醫療制度的缺失和醫護人員的傲慢,影響病人權益,故多年來都推動改革醫療政策,這兩項議題,馮功不可沒。

組織艇戶到港督府遞請願信 非法集結罪成促成修訂《公安條例》

跟馮可立是大學同學的支聯會常委麥海華說,當年時值70年代,爆發石油危機,本港失業和貧窮問題嚴重,他跟馮和其他同學組成「失業行動組」,希望喚起政府關注,推動政策改革。他形容馮是「社會派」,思想開明但踏實,相信透過社會行動可改變社會,也會為中國探求出路。

令麥海華最印象深刻是艇戶事件,當時馮可立是社協主任,組織艇戶到港督府遞交請願信,被控非法集結,結果罪成兼留案底。他說,事件除引起社會關注艇戶問題,也反映《公安條例》限制和平遊行示威的權利,促使後來修訂《公安條例》。

身教學生明白社工的意義

由前線社工到執起教鞭,培育下一代,何喜華說,馮可立傳授的不止是課本上的知識,還有身教,讓學生明白社工的意義、公民的責任,「佢成日勉勵我哋,作為一個公民,要參與同關心社會,面對不平等、不公義,便要發聲,係應有之義」。

社協今日發文悼念,對該會董事會前主席馮可立離世感遺憾及悲痛,並感謝他過去43年來帶領社協倡議公平的社會政策,支援弱勢社群,建立公義和仁愛的社會制度,包括艇戶事件、爭取修訂《公安條例》及促進地方直選等,不但是本地社會運動的先驅,也對香港作出很大貢獻。

-----------------------------

蘋果初心不變!26周年「撐蘋果Tee」預售:

你的優惠訂購海外訂購按此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