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聞追Click︱麻雀館經理趕老千有特別方法:唔會嗌打人㗎

更新時間 (HKT): 2021.04.11 00:03

電影中的麻雀館,都是煙霧瀰漫、龍蛇混雜;現實中麻雀館的磨砂玻璃門掩蓋着麻雀的碰撞聲及雀友的身影,為這個行業加添幾分神秘感。究竟香港為何會有麻雀館?麻雀館又如何捉老千?《蘋果》就請來入行多年的麻雀館員工為大家講解。

麻雀館內有不少員工,包括經理、檯面、後生、女工等,各司其職。女工及後生,通常是負責招呼客人,斟茶遞水,或代客人買餸等。入行數年、於香港麻雀娛樂公司任職檯面的康仔就指,他的日常工作有二:一是戥腳(湊人數),二是「抽水」。

由於麻雀館並非全日滿座,亦有不同賭額供雀友選擇,找人「戥腳」就變得重要。康仔謙虛地指,自己打麻雀「比較出色少少」,經熟人介紹下入行,平日會「戥腳」和客人打牌,「可能一日贏幾萬蚊,當然亦都有試過一日輸幾萬」。「戥腳」輸贏會否影響薪金?康仔笑說「輸贏都係公司嘅」,故「戥腳」時若輸了麻雀亦不會黑面,「啲客贏咗係靠佢哋本事」。

檯面的另一個工作,就是「抽水」。一般麻雀館會在雀友贏到的賭金中,收取5%金額,統稱「抽水」。大家對麻雀館的形象,每檯也會掛起一塊寫有注碼的膠牌,若有雀友食糊,檯面便會依照注碼金額按比例收錢。收錢後會將金錢轉交另一名職員,並換取代表等定金額的膠籌碼,再將籌碼放進麻雀檯旁的鐵箱,拍打一下注碼膠牌,整個抽水過程便告完成。

麻雀館有顧客,亦不難發現老千。入行30多年的香港麻雀娛樂公司經理禮哥就指,自己作為經理會巡場,發現生面口的客人便會多加留意,不少老千會「鬼鬼祟祟周圍望」,他便會離遠暗中監視。而老千一般的出千方法,不外乎「攞多棟牌」、「詐詐諦諦喺櫃桶玩吓玩吓收埋一隻」。

禮哥指,每次發現不妥便會要求老千離開,「我做咗幾廿年都唔會話嗌打人㗎!」而是對老千說「樓下有人搵你,你出一出去啦!」老千聽畢亦會識趣離開。近年老千已經越來越少,加上全店裝上過百閉路電視,若有懷疑可立即「睇play back」,老千更難逃脫。

要數麻雀和麻雀館在港的歷史,就要由香港開埠前說起。香港歷史研究社「港識多史」創辦人Godfrey指,當年麻雀尚未普及,在港華人的賭博活動通常為番攤或字花,開埠後不少廣東人來港,亦將麻雀帶來香港,而一班人打麻雀的地方,就是麻雀館的雛型。

Godfrey指,最初港英政府對賭博立場不強硬,但至1867年,就訂立《維持社會秩序及風化條例》,港督有權承招賭檔,儼如賭博合法化。但因此安排對當時治安有所影響,政府便在1871年收回此條例。

不過當年麻雀並無被完全封殺,一是打麻雀若不涉金錢,可屬「遊戲」;二是當年華人認為洋人可「玩啤牌」,華人亦理應可打麻雀。到1930年代尾,麻雀館在油尖旺越開越多,同時帶來幫派、高利貸等問題,取締麻雀館的聲音再次冒出,但相關討論因1941年香港保衞戰而停下。

最終港英政府於戰後再次討論是否應限制麻雀館經營及引入發牌制度,於1956年要求麻雀館向警務處申請牌照才可經營,有說因麻雀一副有144隻,政府便發144個麻雀館牌照,而由於當時法例上禁賭,故麻雀館的英文名稱就改為「Mahjong School」。

Godfrey指,時至今日,不少麻雀館均引入「跑馬仔」打法,只有「碰、槓同食,就無得上,以賭博性質好強,快打完一鋪為目標。」

-----------------------------

蘋果初心不變!26周年「撐蘋果Tee」預售:

你的優惠訂購海外訂購按此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